驰援随笔丨他的遗物中唯独少了我给他吃的那个橘子......

2020
02/14

+
分享
评论
浙江健康
A-
A+
这是一个让人泪目的故事……

谢得力是一名90后男护士,已经在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RICU(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上班五年多。

今年1月28日,他和同事共三人驰援湖北一线。谢得力说,为了减少感染风险,到达武汉的第二天,他就自行把发型理成了几乎光头。为了节省防护物资,工作时间由原来的4小时变成6小时。每天,从消毒、脱防护服,到整理衣服回到酒店,常常凌晨五点才能下班休息。

谢得力在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ICU护理病人

“你们的鼓励就是我的动力,我很好,发张自拍给大家看看”

“我能做的,就是做一个勇敢的正常人”“逆行而上,我们不孤单”

——来自谢得力的朋友圈

和谢得力(右)同批驰援武汉的温医大附一院副主任检验师杨建荣(左)温医大附一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欧阳金生(中)

这篇随笔,讲述了他在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重症监护室与一名新冠肺炎患者之间的故事。

前线随笔

2020/2/13

今天是来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第几天?已经算不清了……也根本没有时间计算。我像往常一样穿上防护服,这连体的纯白防护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虽然大家都说医护是伟大的,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之所以报名来到武汉一线,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我的职责,我应该做的。

1月22日晚,工作群里护士长发出了召集人员支援武汉一线的通知。说实话刚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抗拒的,因为不知道这个病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再加上武汉又是一个我很陌生的城市。但是,最后作为护士的责任感战胜了我内心的不安。1月27日下午,我接到护士长的电话,我将作为第二批支援队伍第二天马上赶往武汉。来不及跟家人道别,就踏上了去武汉的列车。

武汉,新的环境,防护服很重,眼罩视野狭小,起雾快,干活像云中取物一样。想办法,再克服……虽然看起来护士的工作微不足道,但是既然来了,我就决定对病人负责,做好每一个护理的细节。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名73岁的老爷爷。在无创机械通气的情况下,老爷爷吃力地对我说口渴,想吃橘子。原本在无创通气下,进食就是一个比较困难的操作了,更何况,老爷爷得的是新冠肺炎。打开无创呼吸机的那一刻,就意味着病人的飞沫和气溶胶的播散,表示大量的病毒一瞬间都从病人和呼吸机面罩里飞散出来,有极大的传染性,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操作。但是作为一名护士,我不能因为这样的危险,就无视老爷爷的要求。于是我选择一个适当的时机断开无创通气,采用氧气面罩给氧的方法,将橘子拿给爷爷吃。

吃一个橘子,对于我们健康人来说是再轻松不过的一件事情,但在这一刻对于我、对于这老爷爷,都是费力的。由于病毒的侵蚀,老爷爷吃橘子就格外费力,而我能做的只是在保证供氧的情况下,尽量满足他吃完这橘子。看着老爷爷一口一口地把橘子吃下去,我觉得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老爷爷不会说普通话,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与他之间的情感。即使呼吸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老爷爷也没有忘记对我说:“护士啊,你也吃点橘子。”虽然就这短短一句话,但我感受到了他的热情,也感受到了武汉人民的热情,更感受到作为一名医护人员的荣誉感。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总是嫌弃,为什么许多电视剧总是以快乐的结局结尾呢?就不能换一个套路?然而,这一刻,我多么希望结局是美好的。

第二天,由于病情快速恶化,老爷爷去世了。本来作为一个日常就在RICU工作的护士,生离死别对于我来说也并不算特别。但是在这一刻,我特别希望自己可以为他多做一点。在帮他的遗体护理的时候,我认真地帮老爷爷洗了脸,擦了头,用消毒水全身沐浴了下,摆好体位。拉上裹尸袋的时候,我在心里对老爷爷说:“一路走好,虽然这一刻没有家人陪伴在你的身边,但至少还有我。”老爷爷走后,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我看到昨天的那袋家属给买的水果唯独少了我给他吃的那一个橘子,那一刻,我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了,但我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弄花护目镜,因为监护室还有其他更需要我的人在等我。

人只有经历过才会有如此深情的共情,虽然不知道这场战“疫”还有多久,我期盼胜利那一刻早点快点到来,春已近,暖可期!

浙江援鄂医疗队重症组

温医大附一院RICU 护师 谢得力

来源: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