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逆行医生的千里“偷渡”之旅

2020
02/26

+
分享
评论
湖北健康
A-
A+
这名医生竟然搞“偷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朱彬:一名“偷渡”医生的千里逆旅

华山医院感染科张文宏教授接受采访时提及我院“偷渡”医生

1月30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盛赞了一位在他科室进修的武汉医生。疫情爆发后,这名医生毅然决定回到武汉,即便历经曲折,千里“偷渡”,还是义无反顾。节目播出后,全社会的目光都被这段曲折的逆行之旅吸引,大家都在问,他是谁?

经过多方查找,我们找到了这位医生。他就是我院感染性疾病科主治医师朱彬。通过他的叙述,我们全方位还原了这段历程千里的“偷渡”之旅。

1、“我要和大家在一起”

作为科室年轻骨干,当时朱彬正在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进修学习。原定计划是从去年12月到今年2月。但从12月底,他开始通过新闻媒体获悉武汉新冠肺炎的相关讯息,并且随着疫情的发展,朱彬敏锐地发现在协和感染科的工作群中,病房的压力与日俱增。同事们的工作强度逐渐增大,倒班频率逐渐增高,有的同事坚持带病工作,有的同事即便家人过世,也匆忙回来。他旁观大家在一线奋战,内心越来越煎熬。他有一个朴素的想法,那就是那些都是自己的老师和同事,关键的时候,他要和大家在一起。

朱彬当即向两边科室提出申请。华山医院感染科对他的申请表示了充分理解,当时就予以同意。可协和医院感染科的郑昕主任考虑到朱彬这次学习机会难得,对他个人的发展大有助益,还想让他坚持原计划,因此第一次并没同意。但随着疫情易发汹涌,协和医院扩充了发热门诊和隔离病区,又派遣人员支援定点医院,医务人员的工作强度空前加大。1月23号,朱彬再次提出申请,这次,郑主任同意了。

2、如何回去,这是个问题。

朱彬当即动身。可如何回去,这是个问题。如果在往日,从上海直飞武汉的飞机每天都有,高铁更是直达。他一天之内就可回返。可随着武汉封城令下,通往武汉的交通开始充满变数。在订票软件上查询到当天还有一班飞武汉的航班,他赶紧预定。但还没高兴太久,仅过了几小时,便发现航班取消。他试了试火车票,同样显示停运。他只好选择25号的同一航班。他不甘心,听说华山医院有赴武汉支援的医疗队,还想同时试试能否随队出发。但由于医疗队当天晚上即紧急出动,并未通过他的临时申请。他只好安心等待25号的飞机。哪知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到了24号晚上,临出发的前夜,航班再次取消。

没时间消化失望的心情,朱彬赶紧再想办法。有人告诉他可以先坐火车到武汉周边的城市,比如麻城或者信阳,然后再打车回来。他以为可行。可紧接着武汉便出台了机动车禁行通知。武汉的出租车出不去,外面的出租车也进不来。因此即便到了武汉附近,再进来还得另想办法。他灵机一动,想到到周边后,如果自己租车来汉,说不定便可行。在他看来,这大概是唯一的方法。成不成不一定,可必须试试。小城市不见得有租车服务,因此他首选飞赴长沙。

3、“因为我是一名医生,我要回去上班。”

1月27号中午,飞机落地长沙黄花机场。朱彬在动身前即在网上租好车,到了机场片刻没有休息,直接提车上高速。朱彬说,当时租车公司的客服发现他把目的地设定为武汉,还特意打过电话,询问原因。他回答说,因为我是一名医生,我要回去上班。

租车的费用是3000多块钱。朱彬当时只想尽快赶回,对费用的问题并没放在心上。但租车公司了解到他的情况后,主动免掉了所有费用。这让他感觉非常温馨,知道自己确实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因为提前做好了准备,让医院给他出了在职证明和调令,同时带好工作证。因此进城的路程相对顺利。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跋涉,27号下午五点,他回到了武汉。朱彬说,在那一刻,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期望又失望,在许多个焦躁等待的日子后,他体会到了很久没有的安宁与平静。他想,自己终于回家了。

4、“我会在武汉等你”

提出申请的时候,朱彬并没有告诉妻子。后来科室同意后,他想尽办法回来,同样对她保持沉默。其实妻子也是一名医务人员,那时正奋战在抗疫一线。他知道对疫情的凶险她比谁都明白,因此即便理性上同意,可能感情上却难以接受。1月27号,临上飞机前,他终于和妻子道出实情。哪知道她很平静地接受,似乎早就料到如此,说自己会在武汉等着他。这给他增添了无穷的勇气和动力。

5、“我回来了,可以安排工作”

回来路上的艰辛与波折,不管是家人还是领导,朱彬从没有主动提起。他觉得和一线的同事们相比,自己这些都不算什么。到了武汉后,他第一时间给郑昕主任打了电话,只是简单地告知自己回来了,可以接受工作安排。

从1月31号开始,朱彬正式加入科室排班。他负责在发热门诊坐诊,6小时一个班次。2月2号当天,朱彬从早晨8点坐诊到下午2点。自打上班后,朱彬就没有回家。休息的时候就近住在医院统一安排的宾馆中。一是防止交叉感染,同时也方便一有紧急情况可以及时赶到。

朱彬说,真的回来了,才发现情况比自己预期的还要严重。病人不但多,病情也很复杂。目前协和发热门诊是24小时值班。来就诊的患者普遍有发热症状,很多还合并呼吸道症状。病人一旦确诊,再去定点医院。一旦穿上防护服,朱彬必须6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否则一脱一穿就是半个小时,病人的诊疗就耽误了。他坦言,长时间闷在防护服里面,从生理到心理都是一种煎熬。

6、“我还在上海,你们尽管放心”

朱彬是山东枣庄人,父母还在老家。迄今老人们还以为儿子远在上海,避开了此次汹涌的疫情。朱彬说老人们已经非常担心,不想再增添他们的不安,因此并没告知自己已经回来。每次通电话,他都说自己还在上海,而且只负责普通病人,让爸妈尽管放心。

自打回来之后,朱彬就没有见过孩子。两口子都是一线的医生,他们害怕自己哪一天感染,对孩子不安全,因此早早就把小孩送到了岳父岳母家。即便再思念,也不见面。其实工作太忙,每天基本上连轴转,也根本没有时间。

7、“我为他感到骄傲”

郑昕教授是武汉协和医院感染科主任,对朱彬非常了解,对朱彬的回归并不意外。她说,朱斌平时就是一位认真负责,迎难而上的优秀医生。作为协和感染科的一员,他热爱自己的团队,有责任、有担当。郑昕理解他有家不能回,不能和同事们并肩作战的焦躁与不安。因为这段时间全身心投入到防疫一线,她也是头一次听说他回归背后曲折的故事,为他感到骄傲。她说,协和医院的医护人员就是这样一个战斗的集体,大家互帮互助,在这样的时候,不管是谁,没有一个人会往后退。

来源:武汉协和医院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