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医疗体系正在杀人

2020
01/14

+
分享
评论
中外医讯微信公众号
A-
A+
《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美国医疗体系正在杀人》,将其归因于美国“破败”的医疗保健体系。

《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研究报告显示,2014年起,美国人预期寿命出现下降趋势,为半个世纪以来首次。 《纽约时报》11月4日发表评论文章,将其归因于美国“破败”的医疗保健体系。

在《美国医疗体系正在杀人》一文中,文章开门见山,呼吁美国尽快进行医疗改革:将“由医疗机构控制下”的医疗体系,改革为“由政府控制下”的医疗体系。

作者认为,臃肿迂腐、官僚主义横行的的医疗体系只会让既得利益者受益,并不会有益于美国平民。他强调,破败不堪的医疗体系正在杀死美国人。

预期寿命半世纪来首降

1959年,美国人平均只可以活69.9岁,到了2014年,这个数字已经逐年上涨到79.1岁。 而就在这个全球医疗保健开销最大的国家,人均预期寿命的增长止步于此,随后的3年还连续下降,在2017年降到了78.6岁。

是什么逆转了这一近60年的增长趋势?

11月26日刊登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揭示,过去10年中,由于自杀、服药过量、肝病和其他几十种原因,美国25-64岁“黄金年龄段”人群的死亡率不断上升,导致美国人的总体预期寿命遭到了拖累。

报告数据显示,2010-2017年间,美国发生了3.3万例“额外死亡”,25-64岁人群的全因死亡率从328.5例/10万人,增加到348.2/10万人。其中25-34岁的青年人最为严重,全因死亡率增长了29%。 全因死亡率即“所有死因的死亡率”,是指一定时期内各种原因导致的总死亡人数与该人群同期平均人口数之比。

“美国人正以惊人的速度英年早逝,”《华盛顿邮报》报道评论道,“相比之下,其他富裕国家普遍在延长寿命方面取得了持续进步。”报道指出,美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在1998年开始落后于其他富裕国家,此后这一差距“稳步扩大”,专家将这种差距称为美国的“健康劣势”。

对于这种局面,上述研究报告的第一作者、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社会与健康中心名誉主任史蒂文•伍尔夫(Steven H. Woolf)警告称,在其他国家,工作年龄人口的死亡率都在下降,而美国“出了很严重的问题”。

有些(死亡)可能是由于肥胖,有些可能是因为药物成瘾,有些则归咎于于开车时被手机分心。” 伍尔夫说。 鉴于上述趋势的广度和普遍性,这位研究人员表示,“原因一定是系统性的,有一些根本原因,在许多不同的层面上,对处于工作年龄的成年人造成了不利的健康状况。”

另一方面,美国男性的全因死亡率仍高于女性,但报告指出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趋势——美国女性正死于一度在男性中更为普遍的疾病。

研究报告显示,1999-2017年,美国25-64岁的女性死于服药过量的风险增加了486%,同期男性的这一风险增加了351%;此外,女性自杀以及与酒精相关肝病的风险也相对增加。

阿片类药物泛滥

伍尔夫指出,有很多因素在作祟。阿片类药物的流行,是这些令人担忧的数字的主要驱动因素。阿片类药物是止痛效果最好的一类药物,能缓解患者疼痛,产生幸福感。但其唯一来源是罂粟,大剂量可导致木僵、昏迷和呼吸抑制。反复使用阿片类药物可引起机体耐受成瘾。

美国人口占全球5%,消耗的阿片类药物却占全球的80%。滥用阿片类药物给美国政府造成沉重经济负担。美国每年因阿片类处方药物滥用造成经济损失约785亿美元,费用涉及医疗保险开销、成瘾治疗、刑事司法调查等。

美国疾病防控中心的数据还显示,目前美国有200万人对阿片类药物有依赖,2016年约有130万人入院治疗。由于成瘾的父母无法照看孩子,每年有300万儿童不得不由亲属监护。

研究发现,在阿片类药物泛滥成为“全国性悲剧”之前,美国人均预期寿命的改善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放缓。美国政府数据显示,在1997年至2017年间,约40万名美国人因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而死亡。

上世纪80年代,一些学术文章认为,阿片类药物的成瘾性没有想象的严重,之后美国主要阿片类药物生产商承诺,服用阿片类止痛药不会上瘾,并大力推销。

阿片类药物的流行,其兴起可以追溯到1996年处方止痛药奥施康定(OxyContin)的问世。该药物的创始公司——萨克勒家族旗下的普渡制药公司,在大众眼中自然成为药物成瘾的“始作俑者”。

文章表明,普渡制药公司在推动美国医疗体系的过程中“异于寻常的”积极。普渡公司一直以来向医生、患者和保险公司示好,让他们相信奥施康定是一种新型阿片类药物,不容易上瘾,也不容易滥用。即使该公司并没有什么科学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随后,奥施康定的销售数量飙升。毕竟,对于医疗机构来说,向患者开止痛片治疗疼痛,比使用传统的物理疗法要划算得多。

不过,作者并未将责任全部推给向医疗机构兜售药物的制药公司。伍尔夫在文章指出,阿片类药物成瘾现象,与整体缺乏高质量、低成本的医疗保健服务有关。

高成本的美国医疗

《美国医学会杂志》报告指出,“中年人”(原文指23-64周岁美国人)死亡率上升幅度最大。与退休人员和许多儿童不同,“中年人”通常不享受政府提供的医疗服务,因此无法获得负担得起的医疗服务,只得选择成本较低的药片。

文章引述报告描述,“在提供全民医疗保健方面,预期寿命较高的国家比美国做得更好”,而且“消除了医疗保健的成本障碍”。“相比之下,在美国,成本是一个关键的障碍。”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高的两项医疗数据——“人均医疗开支”以及“医疗占GDP比重”。若将美国医疗行业看作是一个独立的经济体,它将是全球第五大经济体,排在德国之后,超过法国、英国、俄罗斯和巴西。

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经济体,美国拥有最先进的医疗技术,最前沿的诊疗方案,最优质的医学人才等。同时,美国的医疗绩效长期受人诟病:医疗费用全球最高,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已经达到18%,与此同时仍有15%左右人口没有任何医疗保障,人均预期寿命在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倒数第二。

一种相当流行的看法认为,美国卫生总费用之所以高达占GDP的18%,就是因为政府没有提供面向全民的社会医保,商业医保主导的体系必然因趋利而导致费用高企。

在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的医疗系统是个特例。与欧洲国家、加拿大、日本等发达经济体普遍建立覆盖全民的社会医保制度不同,美国政府主导的社会医疗保险集中于保障老年群体(Medicare)和弱势群体(Medicaid),工作人群的医疗保险则由商业保险机构提供。

《美国医学杂志》去年研究发现,在2000年至2012年间被诊断患有癌症的近1000万美国人中,有42%的人为了支付医疗费用而被迫倾家荡产。在这个高度工业化的发达国家,每年死于缺乏医疗保险的人数是44800人。

医疗费动辄几百上千美元,让美国的中产阶层生不起病,更有既买不起私人医保也买不起联邦医保的人,便只能望医兴叹。

如何改变?

破败不堪的美国医疗,正在残害美国民众的生命。这要如何解决?

文章建议,改革医疗体系势在必行,将“由医疗机构控制下”的医疗体系,改革为“由政府控制下”的医疗体系。即使部分工作岗位会因此减少。

“这是一个好交易”,作者认为,“因为这可能会改善现有困局:更多的人会因此负担得起医疗费用并继续健康生活”。 他直截了当,表示目前的的医疗体系只会让既得利益者受益,而其中部分工作岗位,则是在这些医疗机构过度开支过程中创造出的。

数据显示,美国人每年在医疗保健方面总共要支付大约5000亿美元的行政费用。也就是说,5000亿美元是用来支付账单和保险费用的,而不是用于实际的医疗保健。

这些成本明显高于大多数其他富裕国家。据1999年数据,每个美国人每年为医疗保健间接费用支付了约1059美元;在加拿大,人均花费是307美元。作者相信,两国差异在2019年会高得多。

文章总结,所有的过度开支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而迈向一个更高效、更公平的医疗保健系统将不可避免地意味着要裁掉许多行政工作。

一项研究表明,如果美国采用公共医疗融资系统,大约180万个工作岗位将变得没有必要。但医疗体系中的官僚主义必然会消除,间接成本也会降低。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