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灰三兄弟,疫苗灭了俩,大师兄还能挺多久?

2019
10/31

+
分享
评论
疫苗与科学
A-
A+
关于脊灰你了解多少呢?赶紧来看看这篇文章吧!

10月24日是世界脊髓灰质炎日(脊灰日)。抱歉,陶医生孤陋寡闻了,刚刚才知道。

中文百度一下,发现最早提到脊灰日的,是盖茨基金会2016年10月发的新浪博客,之后才由世界卫生组织每年发文一篇提到这个纪念日。

为何以前很少提到脊灰日,直到最近3年才提呢?

因为人类对脊灰歼灭战已经到了最后的攻坚阶段,需要凝聚全球共识,一鼓作气消灭所有脊灰病毒,实现世界无脊灰的目标。

脊灰就是小儿麻痹症,导致儿童残疾的脊灰病毒有三兄弟,分别是Ⅰ型、Ⅱ型和Ⅲ型病毒,以下简称大师兄,二师兄和三师弟。

哈哈,脊灰三兄弟,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弟

就像西游记里的三兄弟的能力一样,脊灰大师兄(Ⅰ型病毒)本领最高强,目前还逍遥法外;二师兄(Ⅱ型病毒)就像八戒一样不堪,已经被消灭二十多年了;三师弟(Ⅲ型病毒)坚持到今年,也被消灭了,成为了今年脊灰日的最大好消息。

2016年5月,在全球消灭脊灰二师兄近20年后,世界卫生组织吹响了人类全面反攻脊灰的战役。当时,把脊灰口服活疫苗里的三种病毒(3价疫苗),去掉了二师兄病毒,变成了只含大师兄和三师兄的2价疫苗。

2016年5月,我国停用脊灰3价疫苗改用2价疫苗

2019年10月24日,在全球未发现脊灰病毒三师弟6年后,世界卫生组织近日宣布三师弟也已经被人类歼灭,现在只剩脊灰病毒大师兄了。

10月17日世卫组织宣布全球消灭脊灰Ⅲ型病毒

形势一片大好,是不是?其实不是,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9月16日,世卫组织召开脊灰国际传播的紧急委员会会议。委员会严重关切全球脊灰大师兄导致的病例激增情况:截止会议前,2019年全球脊灰大师兄病例达到73例,而2018年同期只有15例,主要是由于巴基斯坦持续爆发疫情。

世卫组织紧急委员会担心脊灰大师兄的国际传播

在巴基斯坦,需要不断开展脊灰疫苗的补种。卫生工作者如何“追捕”未接种疫苗的人呢?他们就是看孩子的手指上有没有标记,而不是看书面接种记录或在电脑里查记录。下图显示,接种人员给一名女童接种脊灰疫苗后,在其手指上用记号笔做标记。如果这位女童再被其他接种人员发现,就不必再接种了。

陶医生不得不说,这种标记的方式非常落后。手指标记虽然可以保存一点时间,但最终还是会褪色,之后就无法知道这个孩子有没有接种过,于是就会被再次接种再次标记。这样的循环目前看不到尽头,只有等全球消灭脊灰才能停下来。在这些国家,孩子接种十几次、几十次脊灰疫苗都是有可能的。

中国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中国的传染病法规定所有疫苗接种必须记录在接种证上,现在还需要录入电脑。一个孩子是否接种过脊灰疫苗很容易查清,如果再接种额外剂次脊灰疫苗是完全不可以接受的。如果硬要这样做,那就是把孩子的健康当儿戏。这种硬做,通常叫做强化免疫或补充免疫,只要你孩子没有漏种疫苗,就不需要接受强化免疫或补充免疫。

因强化免疫,这个孩子接种了10剂脊灰疫苗,其实只需4剂

那么,是不是把脊灰疫苗接种全了,就可以消灭脊灰呢?

答案竟然是否定的,成也疫苗败也疫苗,败在脊灰口服活疫苗上。

比脊灰大师兄明枪难防的,是二师兄和三师兄还魂式的暗箭。

还魂暗箭?此话怎讲呢?

长话短说,世卫组织宣布消灭的脊灰病毒二师兄和三师兄,是指在自然环境中的野病毒,这个确实被消灭了。然而,二师兄和三师兄还有一个被阉割的版本,就藏在口服的脊灰活疫苗里。

这些阉割版病毒通常不会让儿童生病,还可以让他们获得对野病毒的免疫力,这看上去很美。然而,活疫苗里的阉割版病毒有个缺点,还是会让儿童肢体残疾,只不过这个概率低至1/25万~1/42万,但肯定不为零。

在脊灰流行的年代,人们对于小儿麻痹症的恐惧超过对活疫苗风险的担心。活疫苗导致残疾的风险,也远远小于感染野病毒残疾的风险,所以公众可以忍受活疫苗的这个缺点。

但是,在脊灰即将被消灭的当下,活疫苗导致残疾的风险,实际超过了感染脊灰野病毒残疾的风险。活疫苗的这个缺点就变的非常致命,详见我写过的:史上最糟首例:脊灰疫苗先打针再口服,还是残了!

阉割版病毒极低的致残概率,这是个问题,然而更大的问题是:这些病毒竟然可以诈尸/还魂,重新获得武功,成为像野病毒一样严重威胁人类健康的衍生版病毒。详见我写过的:脊灰病毒诈尸了,就问你怕不怕?还好有补救措施

阉割版病毒还魂成衍生版病毒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只要其存在,就是人类消灭脊灰战役的最大命门。中国倒霉在体量太大,再小概率的事件,乘以巨大的基数,都会在中国发生。很不幸,脊灰病毒三师弟和二师兄的还魂事件,先后在中国发生了。

先来看三师弟还魂事件。2016 年8月19日,内蒙古正镶白旗疾控中心在一肢体瘫痪儿童的粪便中分离到脊灰病毒,经国家脊灰实验室复核,确认是脊灰三师弟衍生版病毒,患儿出院时并未恢复。

2016年8月内蒙古脊灰三师兄衍生版病毒事件

再来看看二师兄的两次还魂。

首先是2018年4月,新疆疾控中心在对乌鲁木齐市的污水监测中,分离到1株二师兄衍生版病毒,但没有人类感染该病毒的证据,虚惊一场。

2018年4月新疆脊灰二师兄衍生版病毒事件

然后是2019年5月,在四川凉山州的一名肢体运动障碍儿童粪便中,分离到1株二师兄衍生版病毒。这比新疆事件又进了一大步,病毒从污水到人类,而且导致了疾病(万幸的是,目前患儿恢复情况良好)。

凉山的二师兄衍生版病毒事件是一次重大事件,导致凉山当地以及新疆立即调整脊灰疫苗的接种策略,增加了安全有效的脊灰灭活疫苗剂次。

新疆紧急调整脊灰疫苗接种策略

现在的形势已经非常明朗。

不管自然界里的脊灰野病毒大师兄何时被消灭,活疫苗里阉割版的二师兄和三师弟病毒,都可以让脊灰歼灭战失败,所以必须革活疫苗的命,也就是用灭活疫苗全面替代活疫苗。

最近,我国时隔3年再次推出了让70后和80后门回忆满满的糖丸剂型脊灰活疫苗。然而,这仅仅是一种情怀而已,糖丸剂型活疫苗和现用的液体剂型活疫苗没有实质性区别,其导致肢体残疾以及出现衍生版病毒的概率是一模一样的。陶医生不觉得现在还有必要生产糖丸疫苗,但情怀可以有。

顾方舟爷爷发明的糖丸脊灰疫苗,其实该退休了

中国作为世界人口第一的基建狂魔,各种疫苗的产能在世界上都是杠杠滴。在打赢脊灰歼灭战的过程中,就应该开足马力,生产足够多的灭活疫苗,尽快鸟枪换炮替代活疫苗。

脊灰病毒大师兄还能挺多久?这问题其实不必care。

需要care的是:每一个中国孩子,都值得拥有安全有效的脊灰灭活疫苗。

中国疫苗企业,你们准备好了么?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