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杆 | 11年探路强基层 广东“花都模式”四大亮点值得借鉴

2019
09/20

+
分享
评论
健康县域传媒
A-
A+
9月10日,《健康县域传媒》记者跟随国家卫健委调研组来到广州市花都区,走访了花都区花山镇卫生院、花都区花山镇儒林村,切实感受基层医改“花都模式”的魅力。

记者:王营

来源:健康县域传媒

“村稳是基础,镇活是重点,区强是关键。只有区强了才能有更多的资源下沉,才能把镇、村带动起来。” 9月10日,国家卫健委举行介绍“广东深化县域医改典型经验和做法”的发布会上,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政府区长叶志良如是说。

十年磨一剑,砺得梅花香这句话形容“花都医改”再合适不过。2018年 “广东花都探索基层医改新路”案例荣获本年度推进医改、服务百姓健康十大新举措大奖。9月10日,《健康县域传媒》记者跟随国家卫健委调研组来到广州市花都区,走访了花都区花山镇卫生院、花都区花山镇儒林村,切实感受基层医改“花都模式”的魅力。

花都区位于广州市北部,全区总面积969.12平方公里,辖6镇4街,常住人口109.26万。近年来,花都区通过建机制、稳队伍、增活力,闯出了一条“区强、镇活、村稳、上下联、信息通”新路,进一步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性、可及性。

1

11年探路“一元看病模式”,

区财政每年兜底2000万

作为加强基层医疗卫生建设的标志性动作之一,花都区对全区192个村(居),196个村卫生站实行标准化建设,花山镇儒林村卫生站就是之一。“我们卫生站102平方米,包括候诊室、诊室、治疗处置室、值班室、预防保健室、消毒室、药房和卫生间。”花山镇儒林村卫生站站长、全科医生邱华告诉记者,196个卫生站做到了用房面积标准化、功能设置标准化和设备配置标准化。

在儒林村村卫生室门口,除了格外抢眼的宣传栏,记者还看到了一份“花都区农村卫生站免费治病(又称‘一元钱看病’)工作”告村民书。”

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儒林村卫生站

“本村户籍人员在本村卫生站就医,每次交纳1元钱挂号费,如当天复诊不再交挂号费;如需注射治疗,则再交1元注射费。其余免费(药品及检查)。”足不出村即可免费诊治一般常见病、多发病。

事实上,从2008年起,花都区就开始试点“一元钱看病模式”, 2010年起全面铺开。

对于花都区“防病不花钱、小病不出村、治病一元钱”的医改模式,很多人表示不理解,甚至认为“一元钱能把病看好?”“ 一元钱看病究竟能否持续?”对此,花都区卫健局医管科科长毛德新说,财政投入不能单纯从经济上支出了多少钱去衡量,从2008年该政策试点以来,花都区村卫生站药品耗材支出大概有1.7亿,但它产生的社会价值远远要比1.7亿大得多。

“近年来,花都区196个村卫生站,每年药品开支多在2000万元左右。一元钱看病改变了村民的就医习惯,小病不拖了,慢病预防了,做到早诊、早治、早筛,减少或降低并发症的出现,花费的医保资金更少,医保结余资金就更多。”毛德新说。

“那会不会遇到患者由三级医院回归基层康复后,开不到药的情况?”发布会上,叶志良表示,广州作为“4+7”药品集采试点城市,花都区2个医疗集团都在统一药品使用目录,积极参与广州药品集团采购平台采购,推进药学协作,增加慢病药品在基层的可及性,引导患者基层首诊。

“村卫生站使用的药品价格多集中在几元至几十元间,多为国家基药目录范围之内,而区级医院会开出一些进口药或者合资药,做到区镇村三级药品目录完全一致是不可能的。为了方便双向转诊,我们镇、村的药品目录先从高血压、糖尿病这两个慢病开始,逐渐趋于统一。”

据了解,2018年1-12月花山镇儒林村卫生站就诊4602人次,收到挂号费4602元,肌注费291元,使用药品和耗材费166428.14元,减免群众医疗费161532.14元。

02

镇、乡两级凭啥留住“金凤凰”

1999年毕业于广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的邱华是儒林村卫生站唯一的一名乡村医生,同时也是儒林村卫生站站长。

花山镇儒林村常住人口3116人,每个村级卫生站的人员比例按照人口规模来定,一般来说,3000人左右的村子需要配备两名医生,而邱华是儒林村卫生站唯一的一名全科医生(主治)。

“名牌医学院毕业的本科生、研究生每天问诊20个左右的患者,成了‘发药工’,会不会很浪费?”不止一位来花都区基层调研医改的人提出这样的疑问。

“其实我们每天的工作都是饱和的,甚至是超负荷的。很多时候都是关起门来加班,没人知道,不止是听诊问诊那么轻松。”作为承担公卫职能的村级卫生站,必须从看病走向预防。除了日常诊疗外,邱华还要对她管理的高血压患者(280人),2型糖尿病患者(100人)慢性患者定期随访,及时了解患者病情变化,并做出正确的健康引导。

“2014年开始,我成为花山镇卫生院家庭医生签约第十三团队中的一员。现儒林村卫生站已签约1910人,其中重点人群签约778人,常住居民签约率和重点人群签约率分别达60.8%和73%。”邱华介绍到。

记者走访调研发现,在花都区基层医疗机构,无论是乡镇卫生院还是村卫生站,医务人员的统一特质“学历高、待遇好、留得住”。9月10日,记者来到花都区人民医院医疗集团花山镇卫生院中医康复联合病房走廊时,一则主要技术骨干简介吸引了记者的眼球,真是“卧虎藏龙”。

家住花都区新华街的徐信仪,是2011年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的研究生,现为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中医康复联合病房的负责人。别看她是乡镇卫生院的一名医生,来头可不小,收入更是不容小觑。“2014年,我看到花都区统一招聘在编人员,一看有编制,毫不犹豫地就报名了。”

广州市花都区人民医院医疗集团花山中医康复联合病房

在徐信仪看来,自2017年12月,花山镇卫生院加入花都区人民医院(三级甲等)为龙头的紧密型医联体花都区人民医院医疗集团以来,她在中医康复方面很多“疯狂”的想法都实现了。“我是中医康复出身,当时跟院领导提出想要成立一个中医康复科室的申请,配备相应的治疗仪器和中医治疗师,来保障从大医院下转到卫生院的慢病康复患者,这些目前在我们的中医联合病房全都实现了。”徐信仪自豪地说,花山镇卫生院除了她以外,还有4名硕士和1名广州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博士研究生。

“绩效跟工作量、职称等很多因素挂钩,前几年刚来的时候年薪是26万左右,现在年薪在30万以上。”徐信仪说,基层医疗机构特别重视人才,特别是高学历人才,在职称晋升渠道方面也很有优势。“现在我很多在花都区人民医院的同学现在还是骨干医生,我在这里已经是主任级别了,所以我们的薪酬没有太多差别,但我跟花都区人民医院的主任待遇相比,还是有差距的。”徐信仪如是说。

03

落实“两个允许”,

10年间,基层医生收入翻两番

提升能力、激发活力,筑牢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网底,广东强基层除了大手笔投入外,还努力创新管理和运行机制,建立保障与激励相结合的运行新机制、推行灵活的人事管理政策。9月10日,在广东省基层医改新闻发布会上,广东创造性提出的“一类保障,二类管理”政策,获国家卫健委点赞。

“2009年,按照国家的统一部署,广东省积极实施基层卫生综合改革,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施公益一类、‘收支两条线管理’等政策。这些政策对稳定基层机构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对底子薄弱的基层机构起到了‘兜底’的保障作用,但同时发现广东也存在一些基层卫生院硬件措施建得很好,但医护人员积极性不高的现象。”广东省卫健委党组书记、主任段宇飞说, 基层强的关键要有人才,而要吸引人才,就要有一个好的机制。在这种情况下,广东省卫健委向省委省政府提出,实行“一类财政保障、二类绩效管理”, 完善基层机构绩效工资制度,进一步调动基层医务人员积极性。

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卫生院大厅

在儒林村卫生站记者见到了来这里负责帮忙接待调研组的花东镇中心卫生院乡医办主任王宝珠。提起“一类财政保障、二类绩效管理”这项利好机制,王宝珠喜上眉梢。

“我们乡镇卫生院上一年度上年度收支结余大概有900万左右,其中60%(500多万)用于增发医务人员绩效,40%用于医疗机构发展。从后勤到行政再到临床医生,甚至是乡镇卫生院的保洁员都可以拿到绩效,人均大概是1-2万,所以每个人的获得感还是很强的。”王宝珠说。

2017年,由花都区财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卫生计生3部门联合制定《广州市花都区医疗卫生经费补偿和管理办法》。明确基层医疗机构不再执行“收支两条线”的补偿方式,实行公益一类财政供给,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管理,推动基层人事薪酬制度改革。此外,将绩效考核情况与财政补助和工资总量直接挂钩,允许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从上年度收支结余部分中, 自主确定提取比例用于增发奖励性绩效工资。

“以前做得再多,薪酬也有‘天花板’。实行二类事业单位管理后,我们是上不封顶,鼓励多劳多得、优劳优酬。”

据王宝珠介绍,村医的收入分为基础性工资和奖励性绩效工资两部分。具体来说村医收入与财政补助、公共卫生服务、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质量、数量和群众满意度、挂号费、注射费等绩效考核结果挂钩,并将考核结果作为奖励性绩效工资发放的重要依据。在考核方面由乡镇卫生院对村卫生室开展督导考核。“因为我们‘一元看病’主要针对本村户籍的村民,如果是外村的村民,奔着信任度高、有口碑的医生来,患者自费诊疗部分也划作绩效考核范围。”王宝珠补充到。

“影响乡村医生绩效发放的因素有很多,比如几代从医的中医世家,口碑好,患者就多;有些村子比较偏远,除了本地村民,邻村去看病的患者就会很少;还比如有些医生刚下沉到基层,口碑、疗效、信任度还没树立起来,也会影响他的患者基础数量。绩效考核只是一个工作导向,目的在于调动激发大家的积极性,鼓励医生提升自身的基层医疗服务能力,当好村门口的‘健康守门人’。”

数据显示,自2010年全面启动医改以来,花都区基层医务人员年平均工资从6.1万元,增长到了2018年的23.6万元,几乎是原来的4倍。

“我们花东镇中心卫生院院长特别重视激发临床医生的积极性,把人才流失性率降至最低。我们绩效考核医生拿的是最高的,行政人员和院长拿的是最低的,院长率先起到以身示范作用。”王宝珠打趣道。

04

“区医镇用、镇医村用”,

推进三级机构人才同步建设

2012年,花都区率先单独核定了303个乡医编制,公益一类保障。2018年,花都区将乡村医生编制全部并入镇卫生院编制管理,由区统一招聘、由镇卫生院统一日常管理、统一调配使用、统一发展平台、统一职称晋升渠道。

邓丽娟,花都区花东镇李溪村卫生站分站的一名执业助理医师,作为本土人才引进而来,吸引她来这里的除了待遇还有编制。“我是东边村人,从韶关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考取了执业助理医师。2018年,听家里人说村卫生站招人,家里人鼓励,自己也想来,就参加了招考,最后顺利通过了笔试和面试。”邓丽娟说,“ 目前花都区乡医准入和退出制度化, 由区统一招聘、由镇卫 生院统一日常管理、统一调配使用、统一发展平台、统一职称晋升渠道 等。 每位下站的全科医生都要经过岗前培训,收入也不同,我们花东镇中心卫生院在卫生站工作的在编乡医税前平均收入有24万,有高也有低,主要与学历、职称、工龄、技术等因素有关,我是新进乡医,目前收入在21万左右”。

花都区花东镇李溪村卫生站分站 乡村医生邓丽娟在给患者问诊

“区政府文件要求,全区各镇(街)都要设立乡医办公室,一名副院长作为分管领导,由乡医专管员负责指导和管理村卫生室站的日常工作。”王宝珠说,原则上是在卫生站工作一年就要到上级乡镇卫生院医院轮训,不超过3年,轮训时间3个月到一年,会根据轮训人员的实际情况对轮训时间作延长或缩短,但不能少于3个月。王宝珠补充道,如果乡镇卫生院的医生需要职称晋升,同样需要去区人民医院脱产进修,最低也是3个月。“这样的工作学习进修周期,将一直循环持续下去。如此一来,可以保证村医和卫生院医生的业务水平。”

据了解,花都区还出台政策推动医师双向交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每派出一名医务人员到区级医院进修,区级医院就派出一名医务人员到基层帮扶,规划3年内所有基层单位医务人员到区级医院完成一次轮训。

近几年来,随着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的不断提升,医疗卫生工作的群众满意度保持较高水平,区内就诊率近90%。

“通过制度设计,实现了“区医镇用、镇医村用”,有效推进医疗服务同质化。”叶志良说,统一医疗质量管理,提升医疗服务质量,还设立名医工作室、联合病房、资源共享中心,下沉和共享优质医疗资源,借助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初步实现“信息通”。

“哪个地方的经费和财政资金都是偏紧的,关键要重视。党政领导重视了,钱就有了。”据叶志良介绍,十八大以来,花都区逐年增加在医疗卫生事业方面的投入,年均增长率达到了28%,2018年在医疗卫生事业方面的投入达到了12.2亿。通过分类投入、有效监管,提高了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标杆,基层,探路,花都区,卫生站,绩效,医生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