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出医院收购“罗生门”!药企“买医院”的故事 几个能讲好?

2019
08/30

+
分享
评论
贝壳社
A-
A+
剧本不对,故事变“事故”。

作者 | 毛三

“海王生物到底还要不要收购江汉医院?”

一边是医院董事会极力促成收购,一边院长跳出来公开抗议,另一边收购方又态度暧昧。这场于7月底拉开序幕的“上市药企买医院”的戏码,8月份持续发酵,如今已彻底变成一出“罗生门”。

而在扑朔迷离的剧情走向,以及舆论质疑的漩涡中,“药企收购医院”这一话题也被再次放到桌面上。

01

“罗生门”始末

7月30日,本将是决定着江汉油田总医院未来命运的一天。

这一天,在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的遴选会上,海王生物以绝对优势胜出,成为这家湖北潜江地区唯一三甲医院的买主。因为年初该医院决定引入战略投资者,转让全院1000多名职工共同持有的100%股权。

剧情很快被反转。

次日凌晨,江汉油田总医院各大微信群里,流传着一封院长雷正秀发布的《公开信》。“事实上这个结果几个月前就已确定,并且在领导小组及部分干部职工中早已不是秘密”、“不录音、不录像,不设监督人员,没有职工代表参加,也不让医院独立董事参加”、“没有经验、价格最低、方案没有别家的好、后期对医院没有任何承诺“,内容直指遴选会暗箱操作、海王生物“吃相难看”。

院长揭幕,职工抗议,剧情走向高潮。据知情人士透露,最开始竞购江汉油田总医院的有12家,入局者还包括国药集团、益佰制药等,不过只有海王生物、华润医疗和新里程进入最后一轮,其中新里程是得到同意票数最多的一家。

“我们本来认为华润的胜算最大,毕竟是大央企背景,新里程近年来收的医院比较多,也算有规模有管理经验,也有可能胜出,但没想到是海王,”该人士表示,相比经验丰富、背景雄厚的竞争对手,海王没有任何医院投资管理经验。

到8月7日,海王生物一则公告,却又使得故事情节扑朔迷离。在公告中,海王生物回应称,“只是参与了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战略投资者遴选,尚未开展尽职调查,目前对收购该医院没有实质性的计划。”

然而8月12日,江汉油田总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在医院内部印发《关于我院产权改革有关情况的通报》万字长文,回应指出“油田总医院确认海王在本院战略投资遴选中标的有效性;海王生物的公告没有说要放弃该项目。”

《通报》写明,“本次谈判以总医院评估净值的初值为基础值,为30000万元,海王集团的条件是溢价5000万元左右,承诺只要最终胜出,其余两家如果比他高,他将受让价调至最高。”

又称“海王承诺为这一合作缴纳2000万元保证金。”

“绝不可能,”8月19日, 海王生物董秘沈大凯对时代周报记者再度明确否认收购意向,“海王生物的战略很明确,就是做工业、商业和连锁,从来没有医院,将来也不可能投资医院。”

更有趣的是,在这场高潮迭起的收购大戏中,牵扯进的还有被用来“拉大旗作虎皮”的武汉协和医院。

据媒体报道,代表海王参与现场竞标的总裁助理吴长浩表示,海王和武汉协和医院已谈好,后续江汉总医院的管理将由武汉协和医院负责。

但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武汉协和医院院长胡豫表示对这一承诺并不知情。

又是一个反转。“其实就是海王的人带着医院董事长去见了一下武汉协和的副院长,对方口头说了支持,根本没有任何纸面协议。”

不过故事讲到这,基本算是到了尾声。最新消息显示,江汉油田总医院职工已进行抗议请愿,要求解散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由医院职工代表组成出资人代表大会,重新组建产权改革小组,并对投资方进行重新遴选。

02

其他几个“故事”

在江汉医院收购事件的整个过程中,始终处于舆论中心的无疑是海王生物。

从院长雷正秀及职工的视角出发,基于海王生物资产负债率逐年升高、现金流入三年为负、大股东股份高质押等状况,此次收购被怀疑仅仅是为了将医院营收进行并表,拉升股价,而对医院投后管理运营没有实质性规划。

而在外界看来,海王生物不够自然也缺乏底气,资本运作基本素养不过关、逻辑不清晰,争议自然难免。更关键的是,缺乏医院管理经验,直接以股权收购的方式,简单粗暴地进军医院,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

一如近年来,药企纷纷讲起“买医院”的故事,可故事讲着讲着,大多变成了“烫手山芋”。

1.济民制药:对赌协议埋祸根,深陷官司风波

7月31日,济民制药将子公司鄂州二医院的原股东尼尔迈特告上了法庭。

作为国内知名大输液公司,济民制药收购鄂州二医院,是其向医疗服务领域的一次转型。2016年12月,济民制药与鄂州二医院原股东尼尔迈特等签订协议,以3.44亿元的总价收购并增资鄂州二医院,获得其80%股权。

当时转让方承诺,鄂州二医院2017-2019年的扣非净利润将不低于2300万元、2645万元和2843万元。但2018年,鄂州二医院扣非净利润只有1041.78万元,因未履行业绩补偿承诺,济民制药要求被告补偿其持有的二医院有限20%股权及现金4,387.08万元。

而这时的鄂州二医院,正深陷另一场诉讼风波。济民制药8月6日发布的公告,鄂州二医院目前还面临着3笔债务,本金总计1360万元,且相关债权人已被告上法庭。

济民制药表示,上述债务发生在公司收购鄂州二医院之前,若因此导致损失,将会根据协议约定向原股东索赔。

2.华润三九:抛售医院业务,回归医药本行

1月22日,华润三九与深圳新深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正式签署《产权交易合同》,正式转让三九医院,公司所持有的82.89%股权相应成交额约为9.26亿元。

资料显示,三九医院于1994年由三九企业集团筹资建于1994年,其中华润三九持股由最初的50.22%,经系列交易后增加至82.89%。

华润三九表示,医疗服务业务与公司长期发展方向不一致,且三九医院已停工多年,转让股权出于优化公司资产配置考虑。

3.仙琚制药:切边缘业务,聚焦主业

1月17日,仙琚制药发布公告表示,因口腔医疗服务业与公司长期发展战略方向不一致,拟通过公开挂牌方式,转让子公司持有的杭州哼哈口腔医院全部股权。

从财务数据来看,哼哈口腔医院仍旧处于亏损状态。截至2018年8月31日,医院营业收入315.95万元,净利润为-118.15万元,公司净资产549.72万元,负债总额320.03万元。

对于转让的原因,仙琚制药方面表示,口腔医疗服务业与公司长期发展战略方向不一致,为优化资产结构,进一步整合资源,聚焦主业。

4.景峰医药:或将陆续转让旗下医院资产

2018年12月24日,景峰医药发布公告,拟以1.5亿元的价格将公司全资子公司成都金沙医院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德阳第五医院。

景峰医药完成对成都金沙医院的全资控股是在2015年,短短3年,其就将该医院全部股权转出。值得一提的是,成都金沙医院仍处于较好的盈利状态。

据《证券日报》消息,景峰医药或将陆续转让旗下其他医院资产,以深度聚焦国际化高端特色仿制药战略。

5.益佰制药:优化资产结构,回笼资金

2018年12月18日,益佰制药公告称,拟转让其所持有淮南朝阳医院管理有限公司53%股权,转让价格不低于 6.6 亿元。

据了解,益佰制药于2016年初以2.6亿元收购淮南朝阳医院管理有限公司32.5%的股权,并以3.5亿元对医院管理公司增资,总计持有淮南朝阳医院53%的股权。这也是益佰制药首次医院并购。

2017-2018年,淮南朝阳医院分别实现净利润为6940.59万元、5613.68万元。对于出售原因,益佰制药称主要是为了优化公司的资产结构,回笼资金。

总体来看,这5家药企或由业绩对赌引发纠纷,或欲通过从“买”到“卖”的转变,抛售医院边缘业务,重新回归主业。

显然,5家药企的案例并不就意味着药企收购医院这条路完全走不通,但其无疑是近年药企态度悄然改变的一个缩影。

2017年开始,药企为应对利润下降压力,开始拓展新的医药单元,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而有着好看现金流的医院,便成为主要目标之一。

“但实际上医院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个样子,”威尔医院的创始人林子洪向媒体表示,“药企出于药品销售体系的建设,想要参与到医院的布局当中。可当真正接触后就会发现,所牵涉的环节都远要复杂得多。”

仅从时间维度来看,以上5家企业买卖转变之间大多不过3年左右时间,这与业界普遍认为的“医院投资回本至少需要8-10年”相差甚远。

“短平快”投资思维走不通,缺乏医院管理经验,业绩不达预期,医院反而成拖累,“吞下”后“回吐”,也就不足为奇。

也许,还是那句话“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医院的事交给医生专家,资本的事就让给资本家。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扫码领

VIP新人礼

回顶部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