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发布文章
申请认证 退出

扫码给

幸福加点料

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下载
×

倒下的远程视界 撬起的医院债务

2019-07-14
A- A+

赛柏蓝器械 媒体

86粉丝已发表111文章

远程视界事件正在以始料未及的余波影响着曾经参与进来的医院们。

▍来源:赛柏蓝器械

▍作者:轻胜马

远程视界事件正在以始料未及的余波影响着曾经参与进来的医院们。部分医院在本就发展困顿的同时,还要填补“爆雷”留下的坑。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了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融资租赁公司与数十家医院民事纠纷案的判决,因案件中涉及去年倒下的远程视界,备受医疗行业关注。

第一财经报道显示,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集中下达一批判决书,在涉远程视界的医疗设备租赁款纠纷中,医院被判败诉,应向租赁公司支付全部或剩余医疗设备租金。

不仅如此,赛柏蓝器械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多地涉远程视界事件的相关设备融资租赁案件中,也多为医院败诉,需要偿还租金以及由此衍生的其他费用。或牵涉医院400多家,租金约30亿元。

模式创新杰作

远程视界曾被视为医疗模式创新的一大“杰作”。

据公开资料,北京远程视界集团成立于2013年,创始人韩春善出身于医药销售,曾担任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特邀理事、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副会长等职务。

远程视界创新模式被称为“杰作”在于,它既不生产医疗设备,也未投入大量资金,却一度坐上全国医疗设备销售商的头把交椅。

一方面,远程视界为医院提供科室建设整体解决方案—提供设备、专家支持和科室运营,另一方面找来融资租赁公司作为出资方,委托远程视界采购医疗设备再发货(出租)给医院,医院支付租金给远程视界和融资租赁公司,租期到期后设备所有权归医院。同时,如果医院的相应项目经营所得不足以支付医疗设备租金,则远程视界予以担保垫付。

这一模式对于远程视界而言,不仅巧妙避开中国医疗设备销售市场上的激烈竞争、也避开了招投标环节中的一些限制,如限制医院举债扩张、购买医疗设备等,因为租赁期间,最终的设备所有权在第三方融资租赁公司。

诸多新闻报道显示,租赁给医院的多数设备“单价均高出市场价一倍以上”,远程视界不仅赚取了高额利润(出租标的物的购入价格决定了承租人所支付租金的数额),还能一次性从第三方融资租赁公司拿到不少设备款,一举两得。

而对医院而言,发展刚需和项目运营所得的25%不足以支付设备租金时由远程视界的担保垫付来兜底,打消了部分参与者关于运营亏损的顾虑。多重因素促成三方合作达成。

形势一片大好

创立初期的远程视界就已经显示出“成功”迹象。

远程视界的对外宣传资料显示,创立第一年其即实现盈利。而据其此前官网资料,到2015年,远程视界获2亿元的A轮融资;2016年又获得8.8亿元B轮融资;至2017年时,其心血管和肿瘤子公司还分别获得了1亿元和3亿元的独立投资。

不仅如此,2017年时远程视界旗下资产(远程心界)还曾被上市公司看中,初步估值在50亿至60亿元之间,拟定要收购。

只是,在后来的尽调中,该上市公司发现远程心界因扩张过快导致应收账款大幅增长,与后者协商调整业务模式和优化效果清晰后再进行收购。之后,此事引起上交所关注问询。至2018年6月,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宣布该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终止。

此外,早在2016年,远程视界对外公布的营收就已达到60亿元,盈利6亿元,2018年计划要做到100亿元的回款。

形势一片大好。远程视界旗下一度拥有63家子公司,业务覆盖眼科、心脑血管、肿瘤、妇科、耳鼻喉、呼吸、中医及护理等9门学科。

2018年3月28日,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借着对负面舆论报道的严正声明,再次展示其实力:

已在全国县市级公立二甲以上医院建立远程会诊中心及会诊基地、合作医联体医院2000家,合作社区、医疗中心、卫生院、村卫生室30000家,药店接诊点10000家。全国5000名区域医疗专家,10万名上线合作医生。2017年完成上传阅片会诊量20万例,手术10万例,基层医生培训10万人次,发展HMO健康管理保险会员100万人,上缴国家税收6亿元。

未料一招不慎

当最终结果到来,曾经的靓丽不过昙花一现。

进入2018年,远程视界已在负面漩涡的边缘试探,最终深陷其中,直到几个月后“爆雷”,难以为继。

总结失败原因时,韩春善曾向媒体表示,2016年下半年发展太快,没控制好节奏。

他继续解释称,2017年10月时一家租赁公司起诉了一家医院,远程视界因连带责任也被起诉,致使资金账户被封,资金无法如期到位,每月几亿元回款突然停止,导致资金链断裂。韩春善分析,这一事件成了远程视界“爆雷”的导火索。

韩春善指出,医院早期经营收入不足,由远程视界垫付租金,双方合作,共同做好科室经营。至导火索出现时,媒体报道的数据显示,远程视界为医院垫付的租金有38亿元,直至导火索事件造成资金链断裂,再没有垫付能力。

因原本要购买设备的钱也被垫付进去,直接造成2017年签约的医院约10亿元的设备没有发放。

回过头看,这也是让部分没有收到设备的医院既愤怒又无奈的原因。

“如继续合作或者给一段缓冲时间,远程视界还会继续履行承诺。”纵使已身处漩涡,韩春善似乎仍坚信远程视界的商业模式。

事实上,一位在远程视界工作多年的员工曾向媒体表述,早期的远程视界运营项目集中在眼科,规模和扩张速度都可控。有报道称,2015年上半年,远程视界营收10亿元,各项财务指标都很健康。

撬起医院债务

作为医院的管理者,医院院长们自然明白“天下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

面对高出市场价近一倍的融资租赁标的物,部分医院选择退出,部分医院选择合作。不过,参与合作的院长们虽然知道没有免费午餐,但却不曾想到他们要为从未收到过医疗设备支付租金。

其中有一个重要片段。2018年4月,18位来自多地医院的院长们自发奔赴西安,他们要维权,因为作为第三方的西安市宝信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将他们起诉至法院,一同被起诉的大约有100家医院。

一位来自河北省某县级医院的院长向宝信租赁发问:“你们是出钱方,远程视界是采购方,医院是收货方,医院没收到设备,你们钱也没了,我们不联合起来告远程视界,却被你们告上法庭?”

宝信租赁表示,其诉求是追回钱款,并称已起诉远程视界,但根据合同,宝信租赁跟医院是实际借贷关系,只能先起诉医院。

而医院的苦衷是“根本就没收到设备,拿什么还钱!”

同样的维权片段也在远程视界总部上演。上百名来自全国多地的代理商上门讨债,更是有愤怒的医院院长在远程视界集团总部高喊“你们就是一家骗子公司”!

“如果是诈骗,他拿到差不多的钱就应该跑了,前期挣的钱后面都垫进去了。”部分代理商与韩春善的看法一致,远程视界发展速度过快,导致其后签约项目已经无法覆盖日常运营成本和设备还款垫付。

文章开头提到的案件判决起始于以上发生于西安的维权片段。据第一财经报道,目前,已经收到判决结果的医院主要是县级医院,范围包括四川、陕西、新疆、宁夏、河北等十余个省份和自治区。部分判决结果显示,宝信租赁均在案件中胜诉--西安中院判各地医院支付医疗设备租金及逾期利息共计1000万元至1亿元不等。

赛柏蓝器械器械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经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在涉及远程视界的数十起判决案例中,医院多为败诉一方。一些二审案例中,医院的请求被驳回。

值得注意的是,有多地的医院已控告远程视界公司涉嫌合同诈骗,法院在受理作为经济纠纷的案件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这或许给了部分地区的合作医院一线希望,就算最终被判决支付租金,但是要等到公安机关刑侦结果出来。如果刑侦结果确为远程视界涉嫌合同诈骗,则租金的支付要另说。

不过,赛柏蓝器械器械从远程视界部分员工的仲裁执行裁定书发现,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远程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等进行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

链条断裂阵痛

医院所踩的坑在于,其在未收到设备时即已签署《租赁物签收证明》和《租赁物验收合格确认书》,因其与远程视界就设备交付、资金垫付达成了某种协议,以使明显存在漏洞的链条延续了下去。

比如,一份裁判文书显示,在回复医院对“所涉设备未完全交付”的辩解时,二审法院审理认为,根据《直接融资租赁合同》和《购买合同》的相关约定,租赁物应由远程视界直接运交医院指定的交货地点,医院收货,而医院出具了《租赁物签收证明》和《租赁物验收合格确认书》,第三方融资租赁公司是依据医院出具的各项证明文件才向远程视界支付货款,故该辩解,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同时,虽然医院向法庭提交了其与远程视界就设备交付、资金垫付达成的协议,但该证据是其双方之间的合同约定,合同具有相对性,该证据的证明力小于《租赁物签收证明》和《租赁物验收合格确认书》,所以对此证据不予采信。

事实上,公安部门对韩春善的笔录显示,在设备未采购的情况下,远程视界与融资租赁公司协定,在医院签署合作协议时,一次性签署《到货确认书》和《验收报告》,以此远程视界才能拿到融资租赁公司的钱款。

不难看出,曾经三方都默认接受的漏洞是远程视界“爆雷”后造成部分医院背锅结果的直接诱因。

此前,中国经济周刊援引业内人士的分析,在三级分诊过程中,县级医院(二甲医院)的地位非常尴尬,上有作为流量中枢三甲医院,下有社区医疗机构和一级医院,中间的二甲医院整体患者数量较少,破产或事实破产的不在少数。同时,二甲医院并不具备开展很多创新手术与治疗的条件,实在面临内忧外患的发展困局。

远程视界“爆雷”前,上述困局是其能解决的市场刚需;“爆雷”后,市场刚需依然存在,只是众多参与进来的二甲医院不仅要面临自身发展困局,还要偿还设备租金的债务。

一家县级医院的营收能力可想而知。江西上饶市某县医院院长说,他们医院每年毛利润只有200万左右,根本不足以按合同在规定3年内还完上千万的租金。而是考虑到远程视界答应垫付租金才选择合作。

不仅如此,垫付租金也成了部分合作医院不重视科室经营的一大原因。韩春善曾向媒体回忆说“部分医院认为反正有你垫付,从而造成依赖性,经营配合度不高”,恶性循环之下也使得整个链条更加不健全。

自2018年医院维权开始,就有多家县级医院诉苦称无力偿还千万租金。此次西安中院判医院败诉后,更是有医院院长称,其租赁的5000万元设备没到货,如果要支付租金,则全院400多名职工不吃不喝两年才能还清,这样一来医院无法运行,买不了药品和器械,医院面临倒闭。

除此之外,有部分被融资租赁公司起诉的医院,其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已无法正常开展日常运营。

根据韩春善去年向媒体公布的数据,医院欠租赁公司的租金约30亿元,牵涉医院400多家。

一系列影响开始显现,背负租金债务的医院,不仅在药品耗材的采购上捉襟见肘,其对供应商的回款周期也将受到直接影响。

远程视界已经倒下,其给部分参与医院带来的难题和整个行业的发展困局都待慢慢破解。

韩春善自己也承认,远程视界事件肯定影响了行业的发展,给医院留下阴影。医院都不敢去合作,设备租赁环节上基本上都做不了了。

他也曾提出改进的措施,第一是把业务模式优化,修改期限,降低额度;第二是加大经营力度,经营管理水平跟上。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只是,这样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END—

2人收藏

0人打赏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0人已打赏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是一所融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医院。

更多TA的文章

推荐阅读

赞+1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