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APP
申请认证 退出

李洪军 个人

医院管理 大数据 投资机构
跨背景、跨学科、跨行业进入,是医院管理界的“新兵”,愿张开双臂接受新知识、迎接新挑战、结识新朋友,努力成为医院管理行业的“老兵”!
6

文章总数

总阅读数

37

总关注数

+关注 私信
申请加入健康号
热门文章

生物黑客向何方?

2019-02-12
A- A+

李洪军 个人

37粉丝已发表6文章

人体是最复杂的系统,某一要素的改变必须带来整体功能的移位,且直指人类安全的核心。生物黑客以“自己”的方式来研究人体,其对科学的献身精神,对人类文明进步和生物科技发展的积极作用是不容质疑的。

2018年虽已成为过去和历史,但它留给人类的启迪和思考却刚刚开始。这一年在人类科技发展史上发生了许多标志性的事件。《英国卫报》评选出的“2018年最重要的科学突破和发现”中,基因编辑香蕉入选。《自然》杂志评选出的科学界十大重大影响人物中,有两名中国人入选。一个是石墨烯的驾驭者天才少年曹原,一个是基因编辑界的“无赖”贺建奎。基因编辑成为双方的“交集”。如果说英国卫报的基因编辑香蕉是为人类造福的话,那么自然杂志评选的基因编辑婴儿却在挑战人类生存的底线。两者的科学技术手段相差无几,结果却大相径庭。科学技术的“双刃”、“双面”性表露无遗。科技是人类发明的,结果的走向取决于人们的目的。现代生物科技的运用也是如此,正是由于目的的不同让“生物黑客”的人群浮出水面。

一、生物黑客的概念界定

黑客(Hacker)出身英文“Hack”,原意是“劈、砍”,引申为“干了一件漂亮的工作”,原意是用来形容那些热衷于解决问题、克服限制的人,是对某些人及特定人群特殊能力的褒奖和俗称。从黑客的原生定义来看,黑客是一个群体,不限于某一特定领域,更不是常人理解的计算机黑客的统称,但它进入人们视野的却是从计算机黑客开始的。计算机黑客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一群天才的“计算机迷”们,因不满学校对电脑限制使用的各种措施,采用破解口令、开天窗、走后门、安放特洛伊木马等侵入计算机系统的基本技巧,破除学校电脑使用约束,形成了计算机黑客的早期“雏形”,后来因目的和对象的不同,逐步发展成为白帽、灰帽、黑帽、红客、骇客,成为信息网络攻防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人类基因双螺旋结构的揭示和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完成,使细胞成为有生命的“电脑”,而DNA是电脑“软件”,“ATCG”生物碱基是编辑“语言”,人们可以像在计算机领域中组合0和1一样组合遗传密码“ATCG”,设计新的DNA,形成新的细胞,改变生物体的功能。现代数学、物理学、化学、信息学、材料学、纳米学等学科的发展,使人们可以交叉、组合不同的学科和技术拓展生物体的功能,实现人机结合、脑机融合的新型人类。这些过去“高大上”的科学实验和研究得益于技术的进步和利益的驱动,一些生物学研究的爱好者们,利用公开发表的资料和简单廉价的实验设备,在自家的厨房、车库或个人实验室内,以自己或家人为研究对象,开展相关疯狂的生物“禁忌”之术研究,企图突破人类极限,充当“上帝”之手,逼近神的力量,这群人被统称为生物黑客。

从目前已知的生物黑客人员分布来看,他们跨越较大的年龄阶层,从11岁到退休年龄都有,他们均对分子生物学非常感兴趣,渴望像信息技术一样推动一场分子生物学革命。他们多数毕业于哈佛之类的世界名校,有些是著名研究机构的工作人员和知名科学人士,有些是非生物学领域的专家,有些是初出茅庐的生物学专业毕业生,平时他们可能以智库成员的身份出现在自己的工作单位,业余时间则按自己的理想或幻想搞生物实验,有一些生物黑客已经辞掉工作,成为专职的基因研究爱好者。他们自己创建 “家庭”分子生物实验室,共同的目标是打破常规实验室的限制,自由创新发展生物科技,并试图以个人力量探究生命的秘密,推动人类的发展进步。

二、生物黑客产生的根源

生物黑客是近年来世界科技发展历程中出现的新事物。按照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相关观点,新事物的出现不是一蹴而就的,有着其缓慢的量变过程和生存发展的土壤。生物黑客的出现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原因:

(一)科学技术的进步为其出现奠定了基础。20世纪50年代,沃森和克里克共同揭示了基因的双螺旋结构,使人类对基因的认知跨越到“真知”领域,但大规模基因测序工作还是在20世纪末,那时基因测序还是极其昂贵和耗时耗力的工作,人类基因组草图整整用了11年时间,有6个国家参与,耗资30亿美元,被誉称为“曼哈顿计划”。但随着基因测序发展,基因克隆和基因排序从3年时间缩短到3天,读取100万个DNA碱基费用从10万美元降至10美分,而且在网上就能买到DNA扩增的机器及制造、控制和粘合DNA的化学制剂。这样就可以在自家的车库、厨房里测序、分析、调控基因代码,按照自己的设想研究生物学。柏林一位生物黑客Andreas Stürmer说:“CRISPR似乎是有史以来最了不起的工具,你可以自己在家里做。”现代生物科技与信息技术、纳米技术、认知技术等科学技术的会聚整合发展,使技术的应用从外部的工具拓展到内部的“器官”。 在2018年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中,荷兰生物黑客Patrick Paumen演示了磁铁内置物在自己指尖的移动过程,感觉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毫无疑问,正是因为现代科技的发展,从而为生物黑客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

(二)黑客文化的传承为其出现补充了养分。作为特殊的群体,黑客们有自己的价值观和“黑客文化”,这是生物黑客出现的文化因素和精神食粮。生物黑客们赞成知识免费开放,他们想打破研究机构屏障,实现科学知识人人共享,防止出现技术被少数专业人士所掌握而形成的垄断操纵,并利用网络及其他手段普及信息技术和现代生物学知识。据报道,《欧洲自己动手生物学》杂志已经创办,供生物黑客学习和交流的网站DIYbio.org已经创建。如美国有家网站叫做 “开放思想库”平台,许多基因工程科学家或者爱好者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公布在网上。据说,任何一个有些基本生物学知识的人,都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借鉴上面的知识和技能来组装自己设想的生物物种或器官。

(三)潜在利益的吸引为其出现提供了动力。车库是个神奇的地方。乔布斯在车库里研发出苹果计算机,比尔盖茨在车库里有了微软的雏形,拉里佩奇在车库里创建Google的搜索引擎,比尔休利特在车库里创立了HP公司等。“车库”不但成为技术爱好者实现自我理想的天堂,而且还有可能获得惊世骇俗般的成功。今天,对于许多生物黑客们来说,他们也想复制“车库传奇”。“车库生物学”不但可以让他们自由发挥自己的想象,还可能获得“乔布斯”式的成功。一些生物黑客创新一种高危险、高收入的融资方式,自己筹资组建公司开展基因工程研究。他们中一些人已经成功了,Agribiotics是一个从家居的地下室里发展起来的生物技术公司,它被卖出了2000万欧元。与信息技术时代车库不同的是,今天车库的技术主角从信息技术变成了现代生物科技;数字代码从虚拟数字变成遗传信息“DNA”;车库里交换的不再是电子零件、电路板和DIY电脑设备的最新信息,而是基因代码、“生物砖”和最新研究成果;车库里产生不是某个信息技术产品,而是新的生命形式和生物功能。车库既能成就生物黑客的技术梦想,还蕴含着成功的机遇,这是他们的动力源泉。

(四)崇尚自由的本性为其出现完善了动机。生物黑客讨厌科研机构的“人情世故”和条条框框,并认为这种“死板”的方式会压抑自我、抑制创新,只有通过自由实验和群体无障碍交流才能实现科学价值和人生追求。他们即不为利益集团服务,也不为个人谋利,也不怕自己的“孤单工作”没有得到社会的承认,只为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仅仅是为了追求知识,了解事物真相。生物黑客帕特森说,我们的实验既使人努力求知,又有益人类,何乐而不为。苹果的创始人乔布斯回忆道,当初研发苹果计算机完全是因为一项爱好,是为了有趣而设计的,而不是为一个公司开发一项产品。生物黑客相信无拘无束的创意,可能产生重要的发明,而且科学实验也可以不用很“严肃”、“严谨”,可以很轻松好玩,像做游戏。比如如何从水、酒精中提取自己的基因,如何网购低价的实验仪器,如何进行从简单到复杂的基因工程,让细胞发光或发出类似香蕉的气味,给细菌挂毯染色,把音乐译成编码写入DNA,以及改变食物的味道和成分。

三、生物黑客的行为表现

生物黑客们是不走平常路的特殊群体,他们的思维、行为与常人不同,反映在其千奇百怪的科学想法和实验行为中,具体在以下几个方面实现身体功能的“创新”。

(一)增强人体的能力。生物黑客在体内植入电子芯片、磁体、临时数字纹身等,使自己成为“生化人”、“人机结合体”等,具备了超越常人的特殊生物能力。如生物黑客研发了一种名为“Chlorine6”的神奇药水并成功进行人体实验。接受实验的男子获得夜视能力,可在完全漆黑的环境下准确辨别50米内的人和物。然而按照医疗药品、器械管理相关规定,一种药物器械进入人体前要经过反复的实验论证、长期临床实验才可以批准使用,但生物黑客直接跨越这些证明阶段,一旦这种药物、器械有后遗症或者后代遗传,将对人本身伤害是不可逆的。2013年,一位叫做Rich Lee的生物黑客为了增强自己的听力,在耳珠里植入了一块微型磁铁,此后他能够比普通人听到更远距离的声音。英国控制论教授凯文•沃维克借助植入手笔的芯片开门和开灯,并将自己与妻子的神经系统相连,使得他们可以体验到对方的感受。生物黑客使一些人具备超越人本身的能力,这就意味着一个正常的、健康的、智慧的身体突然间不再是一种优势,在这些“生化人”面前却是一种缺陷,如果因经济等原因只有一部分人达到这种能力,就会人为地制造了人与人之间新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不同于人与人之间的体智力差距,一个天然形成的、一个是后天人为的,将带来巨大的伦理挑战。

(二)改变生物的功能。基因编辑是现代生物科技的一个突破,已经广泛运用于作物改良方面,转基因动植物就是鲜明的例证。但受限于伦理道德的影响,人体相关实验一直被禁止。这也是广东深圳“基因婴儿”事件出现后,政府、媒体、同行等关注的焦点。实验者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改变了一对双胞胎的基因组,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也让他们暴露于未知的风险之中。事件的当事人贺建奎在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上,在回答如果是自己的孩子他会怎么做时,他说:“我会第一个去尝试。”许多生物黑客正是把自己作为实验对象,游走在政策、法律、伦理、道德的边缘,有的甚至献出了年轻的生命。2018年2月,生物黑客界的红人Aaron Traywick在奥斯汀举行的生物黑客会议上,信心满满的给自己注射了一支未经FDA临床测试的疱疹治疗基因药剂。4月26日被发现死在家中。现有的Crispr/Cas9方法可以对单个基因进行精确的改变,甚至可以改变遗传密码的单个“字母”,合成、复原新旧病毒。2018年美国阿尔伯塔大学研发团队直接采购了一批DNA碎片,花费了10万美元,耗时6个月,然后就缝合出了马痘病毒,顺利到像在玩拼图。“人类之手”首次超越了“上帝之手”,最大问题的是这只“手”在谁的“手”上,不同的“手”决定了不同的技术命运。

(三)创造独特的生物。虽然还有报道记载生物黑客创造出独特的生物,但一些专家认为,普通人创造新的生物体的可能在逐渐增加。一些生物黑客描述未来基因工程的样子:“园丁利用基因工程培育出新品种玫瑰和兰花,鸽子和鹦鹉、蜥蜴和蛇的爱好者们也有自己的工具包,用来培育新的宠物,而狗和猫的培育者也有自己的工具包。”未来的儿童不是搭普通的积木,而是按自己的幻想设计搭 “生物积木”,做出自己喜欢的任何物种。一旦上述愿望成真或部分成真,其必然对原有生态系统产生影响,如果这种影响打破了生物系统平衡点,将是一场生态灾难,而且生物进化无法重新来过,只能按现有的样子继续下去,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警视。生物黑客的行为直接触及了人类自身,技术失误、失算、失控直接与人类生存相关。

0人收藏

0人打赏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wangna2017@hmkx.cn)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wangna2017@hmkx.cn)
0人已打赏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是一所融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医院。

推荐阅读

赞+1

©2012  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地址:北京  联系电话:82736610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