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APP
申请认证 退出

卫生子宁 个人

有在国家、省、市、县、乡、村六级纵向工作阅历,有在工、农、商、学、兵、政横向跨界经历。曾任小学校长,服役“万岁军”,在省、市等卫生行政部门多个岗位任职,从事医改十年,出版《中国医魂》等多部著作。
15

文章总数

总阅读数

20

总关注数

+关注 私信
申请加入众说
卫生子宁的文章
热门文章

【中医】罪恶之剑:不准中医介入,究竟是为了人民,还是人民币?

2018-09-12
A- A+

卫生子宁 个人

20粉丝已发表15文章

导   读:   要彻底解决当下的“无效医疗”问题,唯一的釜底抽薪之策就是,由国家没收那把“不准中医介入”的罪恶之剑,让中医成为主流医学,让中医治未病的思想深入人心,把医疗屠宰场变成人民健康的乐园。

导   读:

 

要彻底解决当下的“无效医疗”问题,唯一的釜底抽薪之策就是,由国家没收那把“不准中医介入”的罪恶之剑,让中医成为主流医学,让中医治未病的思想深入人心,把医疗屠宰场变成人民健康的乐园。

1              

无效的医疗


有一本书《无效的医疗》,是德国医生尤格.布来克所著。


我们绝对有必要了解更多的医学病理知识,来应对现代医学带给我们的不真实信息。


这本书给我们上了触目惊心的一课。出身医生的布来克勇敢的揭开了医疗领域的“灰色面纱”。他在书中揭示了的医疗领域的种种“潜规则”。


这些“潜规则”常常无情的侵害着无助的患者和家属, 在欧美,一些不透明、不清晰的治疗方法渐渐被民众所怀疑和摒弃。


但在我国,这些所谓“高端治疗术”正被一些医院炒得“如日中天”,如“干细胞移植”技术,国外目前仍处在研究阶段,国外临床应用十分慎重,而在中国“干细胞移植”正被医院应用得热火朝天。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个字——利。 民众对医院司空见惯的麻木与蒙蔽,竟然一相情愿的痴迷和信任。


在患者漫长的治疗过程中,我们很难区别,疾病的治愈究竟是成堆的药品和外科手术的作用,还是身体自我康复的结果。


全世界25000种医学刊物,每年发表200万篇医学论文,但其中70%研究结果都不公之于众——因为这些论文反映的是现代医疗的负面和弊端, 是医疗界的“雷区”,一旦公布对医疗机构非常不利。


这是一个谎言,很多时候,它欺骗了生命,更多时候,它自欺欺人。从整形外科的神话,到心脏手术的误导;从无奈的腰痛,到以痛苦出名的化疗,都令人忧虑。


2              

不准中医介入


近几十年来,中国人非常的理性,无论生活、消费、教育、投资、恋爱等等,好像每个人都非常的成熟稳重。


但对于医疗和自己的宝贵生命,国人从未认真思考过,没有问过自己的身体到底需要怎样的医疗,也没有和西医医生有一个平等的正面谈话。这是极不负责的!


国人能醒一醒,爱自己、爱生命、关注健康,未来中医还有继承发展的可能, 如果再这样几十年走下去,国人的身体会彻底搞坏,中医的未来也可能会失去。


非典时,卫生部不准中医介入救治, 后来是 吴仪副总理亲自批准后,中医才进入治疗的,死亡率马上下降了80%!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在“非典”时期,做到“零感染、零死亡、零转院”,也是因为中医及时介入治疗的结果。


后来,一直力挺中医药介入治疗“非典”的邓铁涛,不仅担任了广东省中医院支援香港专家的顾问,还担任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抗“非典”专家组组长。


像非典、禽流感等近年来暴发的流行性疾病,中医药都会有办法、有对策。因为,中医是一个‘武器库’,总是能够以不变应万变。”


西医讲究对抗性治疗,凡病都要找到病的源头,找到元凶,然后杀死。所以非典的时候,西医都在忙着找致病菌, 而中医呢,直接上来就开始治疗。


因为中医是以人为本的生命医学,不管什么菌、什么毒,都是人体整体的部分病变,只要我们调节身体的整体平衡,调动和激发人体本身的潜能,就可以让其改邪归正。


当然西医也治疗了,他们还是用激素,虽然救治了一些病人,却又造成了大批不死的癌症——股骨头坏死! 这就是“西医既能治病也能造病,既能救命也能杀人”的铁的事实!


然而,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在中医经历了非典、甲流的重大考验之后,国家仍然是无动于衷,西医独霸的错误体制,依然坚如磐石 ,整个医疗市场“不准中医介入”的局面,没有丝毫改变!


3              

伤痕累累的心脏


10多年前,有一种“心脏激光手术”,是在跳动的心脏上烧灼出20—30个小洞,让血管得以再生来改善心肌供氧,这项手术在欧洲曾经疯狂的盛行,后来经英国专家反复论证, 此项手术并没有比仅仅服药的患者有更高的生存率,但手术费用却非常之高。


“心脏旁路手术”后来也被证明,术后弊端百出,生存率仍然低于没有做手术的患者。

 

像这样的实验结果和数据,医疗机构是极不情愿公布于众的, 因为心脏手术带来的高额收入是医院和外科医生都无法抵御的“诱惑”。


中国曾有个35岁男性病例,一天他心脏稍感不适,来医院就医,医生们发觉此患者有较强经济实力,于是兴趣油生, 后来在治疗过程当中居然给他心脏植入17个支架,使他终于无力支撑如此“优厚的治疗”撒手人寰。


2014年,在“心脏手术必用药鱼精蛋白断档”事件中,有报道说,仅北京阜外医院就积压了四万多等待心脏手术的病人。那么,如果把全国的心脏手术加起来,恐怕最少也是数以百万计了。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地数字!


说它可怕,不是因为病人多, 而是因为这里面绝对存在着一个“被手术”的巨大的医疗贪腐黑洞!


我们拥有大量事实可以证明:血管病是可逆的! 绝大多数心脑血管病,都是可以用中医的方法治愈的,手术治疗是危险的,有害的,多余的。


西医在制药财团的指挥下,是单纯从落后的现代医学教科书的僵硬说教和经济利益上考虑而做出手术治疗决定的。


有资料显示:西医的120抢救心脏病突发,成功率不足1%,而用中医的方法抢救心脏病突发,成功率几乎是100%!


然而,“不准中医介入”的利剑高悬,病人越治越多,恶性循环还是在继续蔓延!

4              

治不好的白血病


白血病过去是虚劳病的一种,西方称为疲劳综合征。随着显微镜高倍化,因为能看到白细胞了,其中之一种便改叫白血病。


白血病就是白细胞升高超过正常值,要是问这专家病人是如何被诊断为白血病的,专家说骨穿发现幼稚白细胞占25以上。据说,过去的标准是30%,后来这指标减了5 %,不用问原因就知道,指标降低就能使病人增多。


西医的白血病治疗标准方式,就是化疗和移植。


化疗目的,就是用剧毒的药物,杀死已经被认为是血液中的癌症的幼稚白细胞。并通过这些化疗毒药,抑制骨髓功能,不让骨髓生产太多白细胞,以降低白细胞数量。


化疗的方式,一是口服,如被称为白血病特效药的“格列卫”,就是口服药;二是在人体静脉中埋下长长的化疗管,把化疗毒药一轮又一轮地输入人体血管里。


而且,每做一次化疗,都必须再做一次骨穿,抽骨髓检查,有时还腰穿骨穿同时进行。


上海某肿瘤医院,与其他神秘投资人一起,引进了一台治癌“神器”——最新的质子重离子放疗设备,单套设备价格13亿元,一个疗程27.8万元。由于价格高,所以靠医保社保缴费者不予接待。


效果怎么样?对放疗的效果,很多人却都知道。该设备一共对15000人做过试验性治疗。 可是,治疗的效果,却是商业机密,对外界讳莫如深。


孙起元先生的《白血病人将获救》一书讲到,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这十年里,上海长海医院和西医联合治疗白血病,凡是用化疗加中药的病人,“无一获救”,而一个姓马的患者, 拒绝化疗,完全用中药,活了31年还在世。


可以明白地告诉大家,那些在朋友圈筹钱给白血病患者治疗的,没有一个被治愈!正是因为他们用筹来的钱去做化疗了,才把命也搭上了,没钱的,不接受化疗的,反倒可以活下来。


因为化疗治疗在杀伤病变细胞的同时,也将正常细胞和免疫细胞一同杀灭, 所以是一种“玉石俱焚”的治疗方法。


江南奇人秦兆虎说:“白血病比普通感冒还好治”。有一个十几岁男孩得了白血病,医院已经给他做了很多次穿刺检查了,每次穿刺孩子都会痛得昏过去,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吃了秦兆虎的中药后,孩子马上就有了精神,活蹦乱跳地开始玩了。


一位被两家医院诊断为白血病的女孩,医生让她赶快准备几十万元住院治疗,因为家里没有钱,病人就找到了回族名医马源泽,马医生只用一个古老的回民收阴术,一次就给她治好了 。治疗思路也是按感冒治的。


潘德孚运用综合多元的经络疗法加中药,也治好了很多白血病。比如南昌大学的向楠教授得了白血病,在放弃化疗后,就是被潘德孚治好的。


还有金华市楼某、平阳县郑某、兰溪市应某等等,也都是潘老治好的,治愈的费用仅为一万元左右。而台湾首富郭台铭的弟弟得了白血病,不信中医信西医, 花了几个亿,还是被治死了。


但是,现在很多白血病人,检查出来就直接住进大医院了,留给中医的机会极少。只有当医院治得病入膏肓后宣布已没有治疗价值,或病人家中经济崩溃后无力承担在医院的后续治疗时, 中医才有机会介入治疗。


5              

三把刀治疗下的癌症


其实,绝大部分人都有癌细胞。


在癌症的诊疗上,人们通常更显恐慌,更是希望能用生命中最后的力气抓住一棵救命稻草,而医生们在这上面却能赚来更丰厚稳妥的钱。


癌症在检查中,只要组织切片的间距足够紧密,恐怕每个腺体都能筛检出肿瘤, 即使不是100%的机率,也差不多。


只要他们以更精细的检验标准进行观察,就能证实一个人耐人寻味的现象:癌细胞存在于绝大部分人的身体某角落——即使你的身体处在最佳状态也是如此。


几乎所有年长者体内都会有若干肿瘤,且只有极少数才具危险;而使事情复杂化的正是这种肿瘤特性。


早期发现固然给一些人带来康复, 但若干多余诊疗也为人带来不必要的恐慌和损害,这种措施的利弊得失目前在医学界还是众说纷纭。


其实,癌症并不像医生说的那么可怕,即便晚期的癌症都有很多保持稳定不发的, 只要不去轻易“打搅”癌肿与免疫系统的“平衡对峙”状态。


但现在的医生为消灭所谓的“癌症病毒”,却用手术、化疗、放疗 这三把杀人刀夺走了数以亿计人的生命。


在西方国家已经减少和放弃手术放化疗的时候,中国却还在大面积的推广和使用 ,因为它会给医院和医生带来巨额利润,至于每年几百万鲜活的生命被他们治死。


所以,我国治癌先驱郑文友先生曾于2000年发布《全民声讨“合法杀人”的檄文》, 痛骂他们是合法杀人的刽子手!


在西方,化疗、放疗的可怕后果,已被很多人认识。但在我国,这些信息被封闭,郑文友是第一个认识它们的祸害的。


从2000年到现在,又是十多年过去了,每年被害的人数,都达数百万之多。而且,随着时间的推延,被杀死的人还会越来越多。因为,被认为得癌症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而“不准中医介入”就成了约定俗成的铁规矩了, 河北邢台有一家医院院长明确地说:癌症病人只能由西医专治,中医无权治疗。


6              

结语


西医注重研究病,通过精密仪器的观察,把病因归结为病变细胞、病毒、细菌等,可事实上,这只是结果,而不是真正的病因。


中医注重研究病的人,更强调对那些精密仪器观察不到的关系的认识,比如人与自然的关系,整体与局部的关系,认为病变细胞是整体无限小的一部分,它们之所以病变, 并不是细胞本身的原因,而是机体不平衡引起的整体管理失控。


医疗是要改变人的体质,增强人体的抵抗力和免疫力才是最好的,而不能不断分化学科、分解人体和钻研病菌,这就犯了方向性错误。


20世纪医学上最大的成就是抗生素,但是不到100年,就开始没落了,结核病卷土重来,抗结核病的药物半数以上无效。台湾还发现一种无药可治的细菌。


新的细菌和病毒仍然在不断的出现。新药物的开发速度远比不上细菌的变异速度。


2003年的非典,全球不过8000多个病例,对世界上的震动很大。香港1000多个病例花了180亿港元,当时国家给了20个亿。后来疾病传染到了北京,国际WH0要干预了,然后禁止到北京来旅游——反应过度,后来花了380个亿。


同样是非典,中医治疗五千元,西医治疗十万元,进ICU的一百万。而死亡率:广东是3%多一点, 国外的死亡率都超过10%,医疗费用也昂贵巨大。


贾谦教授带领完成的《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总报告》中透露:上个世纪80年代,国家财政拨出的卫生事业费,西医占97%,中医占3%。


而在拨给中医的这一块里面,中西医结合的占97%,纯中医的占3%。故有“两个3%”之说!还有一次科技部给了5000万用于治疗艾滋病,卫生部只给中医500万。


更可恨的是, 他们把病人当成发财的资源控制起来,不准中医参与治疗,就像非典开始时不准中医介入一样!


中医,与中国传统文化共生共荣,而传统中医得中国文化之精髓,是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未来健康的保护神。


怎样才能快速有效地制止当下这些无效的医疗?唯一的釜底抽薪之策就是,由国家没收那把“不准中医介入”的罪恶之剑, 让中医成为主流医学,让中医治未病的思想深入人心,把医疗屠宰场变成人民健 康的乐园。


来源:御冰台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魏子檸说医改——听得见的魏子檸,看得见的医改

0人收藏

0人打赏

本文来自众说号,仅代表健康界众说自媒体观点。
本文来自众说号,仅代表健康界众说自媒体观点。
0人已打赏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是一所融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医院。
赞+1

©2012  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地址:北京  联系电话:82736610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