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2021年心肺复苏和心血管急救治疗建议国际共识发布

2021
11/12

+
分享
评论
朱朱 文韬 / 中国循环杂志
A-
A+

在当前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环境下,外行急救者仅考虑进行胸外按压和公共除颤器(好的实践声明)。

11月11日,国际复苏联合委员会(ILCOR)发布了2021年心肺复苏和心血管急救科学与治疗建议的国际共识,共识的建议如下:

将头抬高的心肺复苏(head-up CPR)

这种心肺复苏的理论基础是让静脉血从大脑流向心脏,从而降低颅内压,同时降低每次胸外按压使大脑产生震荡。但这种理论都在动物模型中进行了评估和证实,人体中非常有限。

指南反对在心肺复苏时常规将头抬高(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心脏骤停后昏迷患者的冠脉造影

对于ST段抬高的心脏骤停后昏迷患者,建议尽早行冠脉造影(好的实践声明)。

但对于无ST段抬高的心脏骤停后昏迷患者,如考虑行冠脉造影,早期或延迟进行冠脉造影都是合理的(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基于视频的急救调度系统

建议临床试验或研究项目评估基于视频的急救调度系统的有用性(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溺水时的心肺复苏

既往没有关于针对溺水者的旁观者心肺复苏建议。建议由经过培训、有能力、愿意进行人工呼吸和胸外按压的旁观者对所有的心脏骤停成年人进行心肺复苏(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有人溺水时,在水中急救时,可考虑由经过培训的急救员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最好穿上救生衣等漂浮设备,但不要尝试在水中进行胸外按压。

既往没有针对溺水后在船上进行心肺复苏的建议。建议由经过培训、有能力、愿意进行人工呼吸和胸外按压的旁观者对所有的心脏骤停成年人进行心肺复苏(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既往没有针对溺水后高级气道管理的建议。支持采用高级生命支持工作组对于气道管理的标准建议。

既往没有针对溺水后院前给氧治疗的建议。支持采用高级生命支持工作组的标准建议,即吸入100%的氧气避免低氧和高氧,直到可检测动脉血氧饱和度或动脉血氧分压,此后氧气可逐渐调节,将动脉血氧饱和度维持在正常范围。

既往没有针对溺水后使用体外除颤器(AED)的建议。在基础生命支持阶段使用AED放电是安全的。

既往没有针对溺水后机械通气的建议。支持采用针对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管理的标准建议。

既往没有针对溺水后使用体外膜肺氧合(ECMO)的建议。证据支持ILCOR的相关治疗建议,即对于经过选择的心脏骤停患者,当传统的心肺复苏失败时,在可实施的情况下,可考虑采用体外心肺复苏作为补救治疗(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目前没有关于溺水后出院标准的建议。

俯卧位的心肺复苏和除颤

对于已有高级气道、在俯卧时出现心脏骤停、立即转为仰卧位不可行或存在明显风险的患者,在患者俯卧的状态下开始进行心肺复苏可能是合理的(好的实践声明)。

有创血压监测和持续呼气末二氧化碳(ETCO2)监测,可能有助于确定俯卧位按压是否带来了充分的心肌灌注,这一信息可提供将患者转为仰卧位的最佳时间(好的实践声明)。

对于在俯卧时出现心脏骤停、尚未建立高级气道的患者,建议尽快将患者转为仰卧位后开始心肺复苏(强烈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对于在俯卧时出现心脏骤停、不能立即转为仰卧位、心律可电击复律的患者,尝试在俯卧位时进行除颤是合理的(好的实践声明)。

心肺复苏过程中的意识状态

对于心肺复苏时有意识的患者,在可行的情况下,救助者可考虑以极小的剂量应用镇静剂或止痛药(或同时使用),以防止疼痛和痛苦(好的实践声明)。

神经肌肉阻断剂不应该单独用于有意识的患者(好的实践声明)。

心肺复苏过程中镇静和止痛的最佳用药方案尚不明确。可参照重症患者采用的方案,根据当地规定使用(好的实践声明)。

早产儿出生时的脐带处理

对于在妊娠34周前出生、出生后不需要立即进行心肺复苏的婴儿,建议延迟脐带结扎至少30秒(弱推荐,证据确定性中等)。

对于在妊娠28~33+6周出生、出生后不需要立即进行心肺复苏的婴儿,挤压完整脐带是延迟脐带结扎的一个合理替代方法(弱推荐,证据确定性中等)。

对于在妊娠28周前出生的婴儿,反对挤压完整脐带(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对于在妊娠34周前出生、出生后需要立即进行心肺复苏的婴儿,目前没有关于如何处理脐带的足够证据。

对于很多研究考虑排除的孕妇、胎儿、胎盘情况(尤其多胎、先天畸形、胎盘异常、异体免疫、胎儿贫血、胎儿窘迫、孕妇患病),目前没有关于如何处理脐带的足够证据。

足月儿和晚期早产儿的脐带处理

足月儿和妊娠≥34周后出生的晚期早产儿,如出生时充满活力或肯定不需要立即进行心肺复苏,建议延迟脐带结扎至少60秒(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出生时气道正压通气使用的设备

对于出生时接受气道正压通气的婴儿,当资源允许时,建议使用T-组合复苏器,而不是自充气袋(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自充气袋应作为T-组合复苏器的备用设备备着,以防供气失败。

目前没有关于比较T-组合复苏器和填充气袋以及比较填充气袋和自充气袋的数据。

新生儿心肺复苏时家人在场

当环境、设施和父母倾向允许时,在新生儿接受心肺复苏时,母亲、父亲、伙伴在场是合理的(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显示这种做法对患者和家庭结局的干预效应。对于一些来说,在其宝宝接受心肺复苏时在场似乎是一种积极的经历,但也要考虑可能存在不良影响。

基础生命支持教育和培训

建议外行成年人和10岁以上儿童通过指导培训课程或视频自我培训学习心肺复苏理论和技术(强烈推荐,证据确定性中等),也建议采用同样的方式学习AED理论和使用技术(强烈推荐,证据确定性低)。

当没有指导培训课程或视频自我培训,或强调基础生命支持培训的人数而非质量时,建议进行基础生命支持视频教育(没有人体模型练习)(弱推荐,证据确定性低)。

目前没有关于将游戏作为心肺复苏或AED培训方法的足够建议。

目前没有关于足够的证据来显示培训和教育对旁观者心肺复苏率或患者结局的治疗效应。

烫烧伤急救时用水冷却的时间

成人和儿童被烧烫伤急救时,建议立即用自来水进行主动冷却(强烈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由于不同的冷却时间对于结局的影响相似,不能推荐一个具体的冷却时间。

被烧烫伤的幼童在用自来水主动冷却时,应观察是否有身体过度冷却的体征或症状。

劳累相关的脱水和补液

在急救的情况下,建议使用任何容易获得的补液饮料或水来治疗与劳累相关的脱水(好的实践声明)。

对于劳累相关的脱水,建议用4%~9%的碳水化合物-电解质饮料补液。替代补液选项包括:0%~3.9%的碳水化合物-电解质饮料、水、椰子水、脱脂或低脂牛奶(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推荐或反对用啤酒(含0%~5%的酒精)进行补液。

儿童止血带类型

对于儿童危及生命的四肢出血,建议用厂家生产的windlass止血带来止血(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因为缺乏证据,尚不能推荐或反对使用其他的儿童止血带。

对于由于四肢太细而不能贴身应用止血带的婴儿和儿童,建议直接采用人工按压止血,用或不用外伤止血敷料(好的实践声明)。

去除蜱虫的方法

反对使用化学、加热或冷冻的方法来除蜱虫,要用机械法(强烈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建议用钳子拉或根据说明书使用商业设备来去除蜱虫,而不是用手除虫(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急救者从心脏骤停患者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

胸外按压和心肺复苏有产生气溶胶的可能(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在当前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环境下,外行急救者仅考虑进行胸外按压和公共除颤器(好的实践声明)。

对于心脏骤停儿童,外行急救者在愿意、经过培训、有能力的情况下,除了进行胸外按压,可考虑人工呼吸(好的实践声明)。

医务人员在进行心肺复苏的过程中,建议使用防止气溶胶暴露的个人保护设备(弱推荐,证据确定性极低)。

在医务人员穿戴防止气溶胶暴露的个人保护设备前,如果评估获益可能超过风险,考虑对心脏骤停患者进行除颤可能是合理的(好的实践声明)。

来源:2021 InternationalConsensus on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and Emergency Cardiovascular CareScience With Treatment Recommendations: Summary From the Basic Life Support;Advanced Life Support; Neonatal Life Support; Education, Implementation, andTeams; First Aid Task Forces; and the COVID-19 Working Group. Circulation, 11Nov 2021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心肺复苏,心肺复苏国际共识,国际共识,共识,冠脉造影,脐带处理,气道正压通气,新冠病毒,心肺复苏和心血管急救治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