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医生刘进:个人捐赠一亿元只为培养合格医生

2021
11/01

+
分享
评论
央视新闻客户端
A-
A+

目前,全国约有5%的青年麻醉医师、40%的麻醉科主任出自刘进教授所在的麻醉科专业基地,这也是他所推动的医生规范化培训的成果之一。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麻醉手术中心主任刘进向医院捐了一个亿,用于推动中国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一个月前,这个新闻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热议。一个麻醉科医生如何获得一个亿?又为何去推动一个看似和自己的学科无关的制度?《面对面》记者近日对刘进教授进行了专访。

一个医生是如何赚到一个亿的?

一个医生是如何赚到一个亿的?这与一份去年签署的合同有关。2020年6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与相关药企签署了包括“超长效局麻药”和“新型骨骼肌松弛药物”这两项新药在内的专利许可及项目合作开发合同,合同总金额高达7.5亿元。按照华西医院科研成果转化激励政策,作为研发者之一的刘进教授获得了1亿元奖励资金。

记者:这两种新药的价值在哪儿?

刘进:介绍一个大家比较容易理解的药我们叫超长效的局麻药,我们国家一年有七千万个手术,而且每年还在以10%的速度增长,病人手术完了之后一般都要有三天中到重度的疼痛,防止这个疼痛最好的办法就是有一种药,超强效的局麻药也可以管三天,在刀口周围给它封闭一圈,不让刀口的疼痛传到神经系统,我们这个药大概现在还管不了三天,可以管50个小时,比原先只管10个小时管20个小时的也是一个重大进步,我们这个药不是缓释的,它还可以做成缓释,那就可以达到三天了,所以它的临床应用价值是很大的。我们这个药已经研究了八年,至少还需要五六年才能真正上市。

记者:一个药需要十四年的攻关,对于您和团队来说十四年是个什么概念?

刘进:天天想的就是这个事情,还要做很多化学实验做很多药物实验,甚至我们团队的三个骨干教授,在这个药转化的头一个星期我们还往自己身上打。我是人类第一个打这个药的人,确认了它确实是我们期望的结果,一个星期之后才正式签协议。

临床前研究表明,刘进和他的团队用八年的时间研发的超长局麻药,其作用时间是目前同类产品的2-5倍,同时有着副作用小、安全性高的优势。而另一种骨骼肌松弛药物,其作用是在手术过程中让肌肉“安静”,避免因为自发或是肌肉反射产生的不该有的运动,从而减少手术事故的发生,同时,还能维持患者的呼吸功能。当单用镇静和止痛药无效时,使用这类药物容易使病人适应机械换气、减少紧急气管插管导致的相关并发症。

为什么将一亿元全部捐出?

9月27日,刘进将一亿元奖励资金捐给华西医院。

记者:据我们了解,您的这笔捐款是整个医疗界以医生个人为单位捐赠的数额最大的一笔,为什么要把这一个亿捐出来?

刘进:我今年65岁了,过去65年可以说头30年还是非常艰苦的,那时候国家相对比较贫困,这30年生活质量有了很大提高,我觉得已经很满足了,再拿出很多钱去过更好的退休生活是浪费,所以把这笔钱捐赠出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记者:您的家人对您这样一个决定是什么态度?

刘进:我夫人还是很支持的,当然也需要得到她的支持。我女儿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我是最好的父亲,她为我感到骄傲。

一名麻醉科医生为什么把培养合格医生作为自己最重要的事业追求?

刘进捐出的一亿元将用于在华西医院设立专项规培发展基金,主要目的是培训住院医师、激励带教师资,以及加强医院培训能力的建设。这是我国首个由个人捐赠设立的专项规培发展基金。

刘进:出国之前我去给我导师徐守春教授辞行,我出国的主要目的是做科学研究,他说你除了做科学研究以外,你可以抽时间考察一下为什么美国的临床医学比中国的临床医学平均水平要高很多?我一直记着这个事情,到了美国之后我除了科学研究,确实也花了不少时间去考察这个事情,最后我发现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医学院毕业之后,直接就到各个单位甚至到乡镇医院去行医了,而美国不管你今后到多么偏僻多么小的医院行医,你在医学院毕业之后都必须首先在比较规范的培训基地接受三到五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这是最主要的区别。

出国前,刘进获得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医学博士学位,成为我国第一位临床麻醉学博士。1989年,刘进赴美攻读博士后。在美国,他拿到了绿卡,成为一名医生,住院医师规范培训的重要性成为他回国的重要原因。

1993年,回国后的刘进在北京阜外医院担任麻醉科主任,从那时开始,他就下决心要推动中国的 “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从1994年开始,他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各医院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麻醉学科试点“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2000年,刘进调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麻醉科和ICU主任。2003年,刘进开始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之后10年,他连续提出“建立国家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并将其费用纳入国家财政预算”的议案和建议。

“魔鬼训练营”的训练有多魔鬼?

2013年12月3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等七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的指导意见》,这意味着,全国所有完成了5年医学类专业的本科学生,要继续在培训基地接受3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以提高我国医师队伍的综合素质和专业水平。

记者:这三年时间的安排是什么样的呢?

刘进:各个科不一样,原先临床医学院毕业的医学生主要掌握的是相关的一些理论和基础知识,还没有和临床的密切的理论知识和技能,这个技能还包括医患沟通的技能,所以只有通过这三年严格地规范化培训才能够学到这方面,今后他再去独立行医的时候他就能够规范化行医。

刘进:这三年的训练以我们麻醉科的住院医师训练为例,我们一般控制在每个星期不超过80个小时的临床训练,其中有一天是24小时值班,80个小时还有56个小时,56个小时分配到其他5天,正常工作时间的话他们平均每天要工作11小时,又是叫工作又是叫学习。

记者:怪不得我看到网上有人评价说华西的规培叫作“魔鬼训练营”。

刘进:像我们麻醉科的住院医师是要求每天清早七点一刻就要开始上课了,七点四十五就要进手术间然后麻醉工作,晚上麻醉完之后还要去访视第二天病人的麻醉,所以这样下来的话他每天工作平均是要超过10个小时,而且这种工作时间的强度要持续至少三年。

这一“5+3”的培训政策,由于加长了医学专业学生就业和晋升等原因,被许多学生吐槽。学生因此戏称刘进为“魔鬼教授”。

我国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是什么水平?

以培训试点华西医院为例。目前,国际顶尖医院的麻醉相关死亡率一般在二三十万分之一。而2006年,华西麻醉相关死亡率大约在40万分之一。到今天,华西麻醉相关死亡率已经降到100万分之一。

目前,全国约有5%的青年麻醉医师、40%的麻醉科主任出自刘进教授所在的麻醉科专业基地,这也是他所推动的医生规范化培训的成果之一。

刘进:现在我们主要参照美国,美国的住院医师国家培训到现在已经有100年了,我们从2015年正式开始到现在是六年时间,可以这么说我们六年的时间应该说走了美国过去一百年里面的头六十年的时间。

记者:还有这后四十年怎么办?

刘进:只要得到大家的重视,我们到2049年再来跟你们比,那个时候我相信我们能够达到你们当时2049年的水平,甚至我们有些方面可能还会超过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当然我们今后还要继续努力,再经过二三十年我们应该有希望达到当时世界发达国家的水平。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麻醉科,华西医院,刘进,规培,住院医师,1亿元,魔鬼训练营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