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之王”刘进 凭什么挣到1个亿

2021
09/29

+
分享
评论
冯毅 / 凤凰网健康
A-
A+

刘进是谁?这1亿元从何来?又为什么要捐这1个亿?

今年8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麻醉手术中心掌门人刘进教授,安静地过完了65岁生日。与华西医院官网上的照片相比,他的头发花白了不少。此时的他,是业界心目中的“麻醉之王”,无数医学生戏虐的“魔鬼”,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已经是一名“亿万富翁”。

正如他的首届规培学员、中国麻醉界著名的模拟教学专家、华西医院麻醉科副教授李崎告诉凤凰网健康的一样,刘进教授是个低调的人。作为一名必将载入医学史册,同时改写了当代所有中国医学生上岗政策的专家,一直以来,外界对他知之甚少。只有熟悉他的朋友,偶尔可以看到他在微信朋友圈晒出的摄影作品。只有熟悉他的朋友,偶尔可以看到他在微信朋友圈晒出的摄影作品。这是除拯救病患、教书育人、推动中国医学体系完善之外,刘进教授简单生活中为数不多的爱好。

1个月后,他的安静被打破了。因为9月27日,他为设立专项基金,一口气捐赠给华西医院1个亿。一时间,媒体蜂拥而至,舆论也开始热议:为何一位医生,能有如此巨款?可是低调的刘进教授照旧拒绝了所有采访。对外界来说,他依旧是那么陌生。

“刘进是谁?”“作为一名医生,他为何如此富有?”“为什么要捐赠如此巨款?”今天,凤凰网健康为您解读中国“麻醉之王”的传奇人生。

新药合作落地

作为舆论焦点的起因,9月27日,一场特殊的捐赠仪式在四川大学举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麻醉手术中心的主任刘进教授捐赠了1亿元,在华西医院设立专项规培发展基金。该基金将用于激励住院医师、带教师资,提高住院医师临床能力。这也是我国首个由个人捐赠设立的专项规培发展基金。

“刘进为什么会有1个亿?”这是所有看到新闻的人最大的疑问与震惊。

实际上,这1亿元来自于其团队研发的两款新型麻醉药:“新型骨骼肌松弛药物”和“超长效局麻药”的转化所得。所谓转化,可以简单理解为被药物证明了其价值,被市场所接受。自去年6月以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与药企成功签署了这两款新药的专利许可及项目合作开发合同,合同总金额为7.5亿元。按照华西医院科研成果转化激励政策“华西九条”,刘进教授因此获得了1亿元奖励资金。

“那为什么这两款新药如此值钱呢?”

先来解释“超长效局麻药”。对于不少患者来说,做次手术可谓“一刀疼三天”。这是因为目前临床上常用的局部麻醉药,最长的麻醉时间仅有6个小时,即便是国际上最新流行的麻醉缓释剂,虽号称可镇痛72小时,但实验结果表明有效镇痛时间只有十几个小时而已。因此,超长效局麻药成为全球各国麻醉科医师梦寐以求的产品,也是降低患者痛苦的希望。

目前,国际上许多知名药企都开展了相关研发。而刘进教授和其团队研发的这款超长效局麻药,亮点就在于“超长效”这几个字上。其药效可达50小时以上,甚至远高于美国正在研发的药物——脂质体布比卡因的20小时。超长的时间,可以大大降低患者的痛苦。同时,相对于脂质体布比卡因而言,刘进团队研发的超长效局麻药有两大优势:一是脂质体布比卡因成本更低;二是可以安全适用于椎管内麻醉。

为了这款药品,据凤凰网健康了解:刘进教授和研发团队用了4年时间设计和合成化合物。又用了4年时间锁定最终化合物,并完成化合物的申请。

再来说“新型骨骼肌松弛药物”。在手术中,病人还会因为自发的或肌肉反射,出现不该有的运动,造成危险。这时后就需要骨骼肌松弛药物了。它可以让肌肉“安静”,减少不必要的手术事故。更为重要的是,骨骼肌松弛药物在长时间、复杂度高的手术中,起到了维持患者呼吸功能的作用。同时人们还发现,在护理一些危重病人时,当单用镇静和止痛药无效时,使用这类药物容易使病人适应机械换气、减少紧急气管插管导致的相关并发症。

而想要研发新的骨骼肌松弛药物,并不容易。这需要对传统药物的化学结构进行修饰改造,或是创造出具有全新化学结构的化合物。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同样是碳元素,木炭只能烧煤,而如果改变其结构,就可以把它变成钻石,创造巨大的价值。尽管不易,但刘进教授和其团队还是攻克了难点,并同时保证了新药起效快、恢复快、蓄积小等特点,为病患的安全创造了更多的可能。

毫不夸张地说,刘进教授和其团队的成果,为中国医疗的进步、中国人民的健康幸福,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大山的儿子成为“麻醉之王”

“我是一个农民背景的医生。”一直以来,刘进都称自己是个农民。1956年,他出生在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这里位于湖北省西南,地处鄂、湘、渝三省市交汇处,70%的土地都被森林覆盖,下辖的8个县曾经全都是贫困县。

但如同他在之后改变了无数患者的命运一样,这位“大山深处”的孩子,在之后凭借自己不断地努力,改变了自己的命运。高中毕业后,他考入了湖北民族学院医学院,并在1988年获得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医学博士学位,成为我国第一位临床麻醉学博士。在医学体系里,临床麻醉学是个冷门的学科,一方面,作为手术与重症监测治疗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另一方面,不同于其他外科类专业可以在手术台风光无限,麻醉医生常年“身居幕后”,默默无闻。因此,我国的临床麻醉学曾一度进展缓慢。

无疑,这是一条既艰难又寂寞的道路。但刘进就是“不服周”。为了继续深造,他从1989到1993年的4年间,继续赴美攻读博士后。之后担任华盛顿大学医学院麻醉科临床研究学者,德州大学西南医学院中心麻醉科访问助理教授和主治医师,并拿到了美国绿卡。

可功成名就之后,刘进却选择了回国。在当时,国际医学界对于麻醉药溶解度的研究还存在问题。这导致医生对如何控制麻醉深浅、麻醉药物如何被人体不同组织摄取和排除、甚至是麻醉药最基础的作用原理,都存在认知缺口。想要解决这一问题,则要把各种麻药在一定大气压和温度条件下,在血液、组织、油和水等不同物质中,活性达到平衡时的浓度比值都研究出来。

可以说,这项麻醉学领域的研究,关乎着所有手术患者的安全。而1999年之前,“中国在这项领域的研究和报道仍然是——很少”。刘进的学生,95年入学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的研究生周建新曾这样记录到。

但天道酬勤。在完成大量工作后,最终,刘进为我国完成了20年来世界上最大系列的关于吸入麻醉药溶解度研究。该研究阐明了吸入麻醉药在药代动力学上的重要特点,提出了“容积比分配系数”的新概念。与此同时,刘进还在此研究的基础上,完成了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麻醉药——乳化异氟醚的临床前研究,实现了中国150吨国产吸入麻醉药的安全应用,挽救了无数国人的生命。

至此,刘进的传奇没有结束。因为不久之后,他将成为所有医学新生口中的“魔鬼”。

学生口中的“魔鬼” 病人眼中的天使

事情还要从90年代讲起。那时的刘进发现,当时的美国,一名医学生要想成为主治医师,要经历高强度、规范化且现代化的培训。这样的培养方式保证了他们能够具有过硬的临床水平。而相比之下,此时中国并没有相关的培训制度。学生从医学院校毕业,未经二级学科培养,就直接分配到医院从事临床工作,以后的能力和水平相当程度上取决于所在医院的条件。这严重影响了医疗队伍的整体素质的提高。

种子被埋下后,就会生根发芽。回国后,面对当时中国医疗的现状,刘进决心推动中国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从1994开始,他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各医院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麻醉学科试点“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为中国住院医师培训迈出了关键的一步。2003,刘进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之后的10年,他连续提出“建立国家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并将其费用纳入国家财政预算”的议案和建议。

最终,议案和建议被国家采纳。2013年12月3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等七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的指导意见》,要求到2015年,各省(区、市)须全面启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工作。这意味着,全国所有完成了5年医学类专业的本科学生,要继续在培训基地接受3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以提高我国医师队伍的综合素质和专业水平。

这一“5+3”的培训政策,由于加长了医学专业学生就业和晋升等原因,被许多学生吐槽。学生因此戏称刘进为“魔鬼”。但事实上,这一政策确实在无形中挽救了无数病患的生命。

以培训试点华西医院为例。目前,国际顶尖医院的麻醉相关死亡率一般在20~30万分之一之间。而2006年,华西麻醉相关死亡率大约在40万分之一。到今天,华西麻醉相关死亡率已经降到100万分之一。远低于外国。刘进用他的坚持,又一次后发现先至,创造了中国医学的“奇迹”。

退休之后回家种菜

目前,全国约有5%的青年麻醉医师、40%的麻醉科主任出自刘进教授所在的麻醉科专业基地。除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麻醉手术中心的掌门人,刘进教授俨然成为中国麻醉科的“宗师”。尽管65岁的年龄在如今并不算老,但他此刻的期盼,一个退休,一个是为祖国培养出更多的医生与人才。

与刘进教授通过科研获得高额奖励的鲜为人知不同,他的同事和学生都记得他的名言:“我快退休了,准备回老家种点菜,过过陶渊明的日子。之前我是一个农民背景的医生,之后我是个有医生背景的农民。”

但即便退休,他依然心心念念为国家培养人才,以及为此而奔走十几年的医生“规培”制度。也正因为如此,最终,他云淡风轻地向医院捐赠了被奖励的1亿元,在华西医院设立专项规培发展基金,用于激励住院医师、带教师资,提高住院医师临床能力。

他说:“有人会说1亿元不是个小数目,对一个家庭来说是一笔不菲的财富,但是,我和我的家人都认为,这笔钱用于我们家庭去过上更为舒适的退休生活,是一种浪费。我从事研究和转化20多年,在规范化培训这条路上也走了20多年,希望这笔钱能让更多的规培医生和老师们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进,为基层培养更多合格的“健康守门人”。更具有社会意义,更能体现我们的人生价值。”

不知低调的刘教授归园田居时,是否还会摄影,把它们发在朋友圈。

参考资料:

紧急气管插管时使用神经肌肉阻断剂可减少手术相关并发症 郑伟峰 DOI:10.16746/j.cnki.11-9332/r.2013.04.011

神经肌肉阻断活性化合物的研究进展 肖娜,邓强,苏江涛,柯贤炳 DOI:10.13822/j.cnki.hxsj.2019007014

《神经肌肉阻断剂能够提高需要机械通气辅助呼吸脓毒症患者的生存率》 罗红敏 胡森

《超长效局麻药横空出世》 郭潇雅

《新的神经肌肉阻断剂》 徐积恩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刘进,华西医院,麻醉科,1个亿,规培,住院医师,新型骨骼肌松弛药物,麻醉药,超长效局麻药,华西九条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