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卫人才数量和质量亟需提高,如何做才能“补短板,强预防”

2021
09/24

+
分享
评论
何旭(特约) / 健康界
A-
A+

针对当前我国公共卫生队伍整体规模不足的问题,要在提升公共卫生学科关注度的基础上,扩大公共卫生人才的培养规模。

本文为健康界看健日报原创文章,更多深度好文请点击:看健日报

近日,多省相继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共卫生人才队伍建设》方面的相关文件,公共卫生体系是疫情防控的预防关口和疫情防控治理的前端环节,是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第一道防护网。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关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强调要针对公共卫生人才队伍建设的短板和不足,健全公共卫生执业人员的培养、准入、使用、待遇保障、考核评价和激励机制,从而稳定公共卫生人才队伍。

自2020年以来,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不仅严重危害了人民生命健康安全,影响社会经济发展,还对各个国家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能力与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只有构建起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健全预警响应机制,全面提升防控和救治能力,织密防护网、筑牢筑实隔离墙,才能切实为维护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在我国当前,境外输入与局部地区疫情的发生风险依然存在,进一步健全我国的公共卫生体系尤为重要。在抗击疫情的整个阶段,公共卫生方面相关人员承担起了大量的工作,公共卫生体系也接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事实上,长期以来,我国医疗卫生人才培养重心和政府投入总体上仍然是“重医疗、轻预防”,从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尚未完成。同时,由于近年来我国公共卫生人才流失严重、人员结构不合理、高层次和高水平技术人才缺乏及实践应用性不足,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全新挑战。公共卫生队伍的人员数量是否充足,专业能力是否具备,人员是否稳定直接关系到我国公共卫生体系的运行效率。尽管我国公共卫生队伍建设不断取得进步,然而目前的现状是仍存在整体规模不足、专业能力欠缺、人员流失严重等一些严重的问题。

首先,从整体规模上来讲,公共卫生队伍整体规模不足公共卫生同临床医学虽然同为保障人民健康的工作,但同临床医学关注个体疾病救治不同,公共卫生更侧重于群体预防,因此需要数量更庞大的人才队伍作为支撑。然而在现实中,我国公共卫生队伍的人才数量并不可观。横向来看,按照《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所规定的指导性指标,到2020年我国每千人常住人口公共卫生人员数量应达到0.83人;实际上每千人公共卫生人员仅为0.64人,同规定的指导性指标具有明显差距;纵向来看,2014年至2019年我国执业医师、全科医生等卫生健康相关从业人员数量都呈逐年上升趋势,而公共卫生人员的数量并未出现明显增长。公共卫生队伍的数量配备直接影响到国家的公共卫生服务能力,公共卫生队伍整体规模不足,对更大范围普及公共卫生服务的支撑作用也就相应减少,制约公共卫生的服务总量。

其次,公共卫生学科重视程度不够。公共卫生学科是公共卫生人才培养的基础和前提,学科重视程度不够会直接导致公共卫生人才培养支撑力度不强,引发公共卫生队伍总量不足的问题。一方面,公共卫生学科在高效教育体系边缘化问题严重,公共卫生教育未受到足够重视。“预防为主”虽然一直是我国卫生和健康工作的基本工作方针,但是“重治轻防”的现象一直存在,导致公共卫生专业长期缺乏应有的关注和重视。一些综合性大学及医学院的许多学科建设项目,国家重点实验室、人才支持计划中,公共卫生总体而言关注不足,学科建设不强,导致公共卫生学科向公共卫生队伍输送人才的能力并不突出。另一方面,公共卫生学科的社会关注度低,学生从事公共卫生行业的意愿不强。公共卫生的核心在于疾病预防控制,工作开展越好,在社会上的“可见度”就越小,基于此,公共卫生学科的社会关注度较低,学生从事公共卫生行业的意愿也就不强。

此外、社会认可度不高,专业专业吸引不强,待遇较其他医学类学生偏低是造成当下人员流失的重要原因。由于公共卫生人才缺乏有效的激励因素,致使公人员继续从事本专业工作的动力不足。自2011年我国开展事业单位改革,取消了大部分有偿服务项目,客观上导致公共卫生机构的薪酬待遇同其他医疗机构拉开距离。同样是在医疗机构为人民群众提供健康服务,临床专家的薪酬待遇可能是公共卫生专家的几倍到十几倍,基于这种薪酬待遇和工作价值的不匹配,公共卫生队伍人才不断流失。另一方面,公共卫生专业职业发展前景对人才吸引不强。公共卫生专业的绝大部分从业人员属于知识型劳动者,对其而言,工作的吸引力不仅局限于薪酬待遇,还包括职业发展前景。体现公共卫生领域职业发展前景最明显的即职称或专业技术岗位等级的晋升,但现实中公共卫生队伍的职称评选和专业技术岗位等级晋升困难,对公共卫生队伍的稳定性造成冲击。

最后,由于以上的原因,就导致了公共卫生人员的整体结构不合理,老龄化趋势凸显 从学历来看,2018年全国疾控机构卫生技术人员及执业(助理)医师研究生学历比例均低于医院,公共卫生执业(助理)医师研究生学历比例同样远低于临床执业(助理)医师及各类别执业(助理)医师总体水平,疾控机构人员整体学历层次不高,职业素养和综合能力较弱,严重阻碍了疾控系统的稳定发展和高效运行。从聘任职称来看,全国疾控机构执业(助理)医师高级职称聘任比例低于医院,公共卫生执业(助理)医师高级职称聘任比例同样低于临床执业(助理)医师及各类别执业(助理)医师总体水平,我国疾控机构高级职称岗位比例低,公共卫生人员职业发展空间受限,高层次人才不足。尤其是近年来,全国疾控机构专业人员持续流出,非专业人员占比偏高,疾控机构各类人员职业素质不高、人员结构不合理等现象逐年加剧,严重影响了疾控体系的现代化建设。新时期疫情防控对疾控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公共卫生人才队伍现状无法满足健康中国战略实施的需要,疾控体系建设现状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不适应的矛盾越来越突出。

所以,进一步加强公共卫生人员队伍建设是摆在当下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具体该如何做呢?

一、加强投入保障机制,提高从业人员的地位和待遇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公卫人才,公共卫生,关口前移,疾病预防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