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12亿!WHO首次发布高血压治疗指南,阜外医院张宇清教授解读

2021
08/26

+
分享
评论
黄美清 / 健康界
A-
A+

全球高血压防控,刻不容缓!

导语:2021年8月25日,由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和世界卫生组织(WHO)主持撰写的首份《全球高血压流行趋势综合分析报告》发表于The Lancet。

同时,还重磅发布了《WHO成人高血压药物治疗指南》,提出了协助各国改善高血压管理的新建议。健康界有幸邀请到国际高血压学会(ISH)、欧洲高血压学会(ESH)会员、中国高血压联盟常务理事兼秘书长、2020年ISH指南评阅人、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血管内科张宇清教授对本次指南进行解读。

近30年全球高血压人数突破12亿

8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在顶级医学期刊" The Lancet "上发表了一篇题为"Worldwide trends in hypertension prevalence and progress in treatment and control from 1990 to 2019:a pooled analysis of 1201 population-representative studies with 104 million participants"的研究论文。

该研究分析了184个国家30年来超过1亿人的血压测量结果,研究发现,近30年高血压患者的数量翻了一番,突破12亿患者,其中有超过一半的患者未得到治疗。非洲和亚洲部分地区最严重。肥胖、不良饮食、吸烟和不活动是其主要危险因素。

高血压被定义为收缩压≥140 mmHg 和/或舒张压≥ 90 mmHg,或服用高血压药物。采用贝叶斯分层模型评估高血压的患病率、既往确诊过的高血压患者比例(检出组)、服用高血压药物治疗的患者比例(治疗组)和血压控制在140/90 mmHg 以下的患者比例(对照组)。

从1990年至2019年30-79岁人群中高血压患者发生了翻倍:女性患者由3.31亿例增至6.25亿例;男性患者由3.17亿例增至6.52亿例。

在中欧和东欧、中亚、大洋洲和拉丁美洲的两个国家的女性和9个国家的男性的高血压患病率超过50%!

2019年高血压患病率及1990-2019年男女高血压患病率变化

在全球范围内,2019年有59%的女性和49%的男性患者既往已经确诊高血压;47%的女性和38%的男性患者进行过抗高血压治疗。

数据分析显示,尽管几十年来医学和药理学取得了进展,并且高血压诊断简单,用低成本药物治疗相对容易,但全球高血压管理进展缓慢,绝大多数高血压患者仍未得到治疗,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存在很大劣势。

数据分析发现,41%的女性高血压和51%的男性高血压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超过一半的女性 (53%) 和男性 (62%) 没有接受治疗。在世界范围内,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女性和五分之一的高血压患者的血压得到控制。

中国高血压患者情况也不容乐观,根据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发布的《中国心血管病健康和疾病报告2019》,中国心血管病现患人数3.30亿,其中高血压2.45亿。

张宇清教授告诉健康界,中国高血压的影响因素仍然是年龄、超重、肥胖、盐摄入、精神、心理等因素,和世界高血压的影响因素基本趋于一致。

世卫组织关于高血压药物治疗指南最新推荐

与此同时,《世卫组织成人高血压药物治疗指南》发布,为改善全球高血压检测和管理提供了基于最新证据的一系列建议。

健康界有幸邀请到国际高血压学会(ISH)会员、欧洲高血压学会(ESH)会员、中国高血压联盟常务理事兼秘书长、2020年ISH指南评阅人、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血管内科张宇清教授对本次指南进行解读。

张宇清教授指出,本次指南特别强调了起始治疗的血压水平、实验室检查、心血管病风险评估、一线降压治疗、一线降压药物联合治疗、目标血压、随诊间隔,以及培训合格的非医师,包括护士、药剂师等也可提供高血压治疗在内的八点建议,这对于扩大高血压医疗服务的覆盖范围,提高血压达标速度是一大助力。

1. 启动药物治疗血压阈值的建议

WHO建议对确诊为高血压以及收缩压≥140 mmHg或舒张压≥90 mmHg 的个体开始药物抗高血压治疗。[ 强烈推荐,中到高质量证据 ]

WHO建议对患有心血管疾病且收缩压为 130-139 mmHg 的个体进行药物抗高血压治疗。[ 强烈推荐,中到高质量证据 ]

WHO 建议对没有心血管疾病但有高心血管风险、糖尿病或慢性肾病且收缩压为 130-139 mmHg 的个体进行药物抗高血压治疗。[ 有条件的推荐,中到高度确定的证据 ]

2. 实验室检查建议

在开始高血压药物治疗时,WHO建议进行检查以筛查合并症和继发性高血压,但前提是检查不会延迟或阻碍开始治疗。[ 有条件推荐,低质量证据 ]

3. 心血管疾病风险评估建议

WHO建议在开始高血压药物治疗时或之后进行心血管疾病风险评估,但仅在可行且不会延误治疗的情况下进行。[ 有条件推荐,低质量证据 ]

4. 推荐用作一线药物的药物类别

对于需要药物治疗的高血压成人,WHO建议使用以下三类药物抗高血压药物中的任何一种作为初始治疗:①噻嗪型和噻嗪样利尿剂;②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s)/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ARBs);③长效二氢吡啶类钙通道阻滞剂(CCBs)。[ 强烈推荐,高确定性证据 ]

5. 联合治疗推荐

对于需要药物治疗的成人高血压,WHO建议起始采用联合治疗,优先选择单片复方制剂(以提高依从性和持久性)。联合治疗中使用的抗高血压药物应从以下3类药物中选择:利尿剂(噻嗪型或噻嗪样)、ACEis /ARBs和长效二氢吡啶类CCBs。[ 有条件推荐,中等质量证据 ]

6. 对目标血压的建议

WHO 建议所有无合并症的高血压患者的血压治疗目标为 <140/90 mmHg。[ 强烈推荐,中等质量证据 ]

WHO建议合并已知心血管疾病 (CVD)的高血压患者的收缩压治疗目标为 <130 mmHg。[ 强烈推荐,中等质量证据 ]

WHO 建议高危的高血压患者(心血管疾病高危患者、糖尿病患者、慢性肾病患者)的收缩压治疗目标为 <130 mmHg。[ 有条件推荐,中等质量证据 ]

7. 关于随访评估频率的建议

WHO建议在开始或更换抗高血压药物后每月进行一次随访,直到患者达到目标血压。[ 有条件推荐,低质量证据 ]

WHO建议对血压得到控制的患者每 3~6 个月进行一次随访。[ 有条件推荐,低质量证据 ]

8. 非医师专业治疗的建议

WHO建议,药剂师和护士等非医师专业人员可以提供高血压的药物治疗,只要满足以下条件:适当的培训、有处方权、有具体的管理方案和医生的监督。[ 有条件推荐,低质量证据 ]

同时,张宇清教授强调目前仍应遵循2018年中国高血压指南的原则,各地区探索采取因地制宜的管理策略。

高血压防控仍任重道远

在《柳叶刀》同期评论文章中,主持该指南制定工作的世卫组织非传染性疾病司的Taskeen Khan博士说:“20年来首次发布的全球高血压治疗新指南为推出成人高血压治疗药物提供了最新和最相关的循证指导。”

该建议涉及应该开始用药的血压水平、使用何种药物或药物组合、正常血压水平以及后续检查血压的频率等。此外,该指南为医生和其他卫生工作者如何协助改善高血压检测和管理提供了依据。

世卫组织非传染性疾病司司长Bente Mikkelsen博士补充说:“妥善控制高血压极有必要。如果遵循这一新指南中的各项建议,增加和改善人们获得降压药物的机会,识别和治疗糖尿病和已有的心脏病等合并症,促进更健康的饮食和经常从事体育活动,以及更严格地控制烟草制品,各国就能拯救众多生命和减少公共卫生支出。”

据悉,WHO和ISH(国际高血压学会)于1999年共同发布过高血压指南,这是20年后WHO首次单独发布的高血压指南,而ISH于2020年5月也单独发布过全球高血压实践指南。

张宇清教授指出,WHO和ISH的两部指南仍然存在重要的差别,前者用了大量的卫生经济学分析的结果,来支撑主要的推荐,着重考量了中低收入国家和地区的慢病管理现况,而ISH指南并未做这方面的分析。而卫生经济学分析实质也是非常复杂的工作,影响因素很多。目前也只有英国的高血压指南制订时先做卫生经济学分析。

纵观近年来国内外的各种主流高血压指南,其实在高血压管理方面的关键问题上大同小异,高血压的管理不单纯是医学科学问题,更受社会、经济及文化的影响。

张宇清教授认为,虽然2021年WHO高血压药物治疗指南提出了基于系统回顾的指导建议,但鉴于其主要从卫生经济学层面,侧重于指导缺乏本地区指南的中低收入国家和地区的高血压的临床实践,因此对于已有自己指南的国家和地区,本指南应着重于借鉴和参考。

参考文献

[1] The Lancet: Number of people living with hypertension has doubled worldwide over past 30 years to more than 1.2 billion. Retrieved August 25, 2021, from https://www.eurekalert.org/news-releases/926131

[2] Tu N Nguyen, Clara K Chow. (2021). Global and national high blood pressure burden and control. Lancet, DOI: 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1)01688-3

[3] 全球共有7亿多高血压者未获治疗. Retrieved August 25, 2021, from https://www.who.int/zh/news/item/25-08-2021-more-than-700-million-people-with-untreated-hypertension

[4]Stefano Taddei.ACE-inhibitor/calcium antagonist combination: is this the first choice therapy in arterial hypertension? Minerva Medica 2019 Dec;110(6):546-54.

专家简介:张宇清教授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现任职于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内科。长期从事高血压与心脏靶器官损害研究与防治工作。擅长疑难高血压、心力衰竭等心血管疾病的诊治。重点从事高血压大规模临床试验等循证医学的研究,包括国家七五攻关课题“中国老年收缩期高血压临床试验(SYST-CHINA),国家九五攻关课题“高血压的治疗研究-非洛地平降低并发症研究”(FEVER),国家十一五支撑课题“高血压的综合防治研究”(CHIEF),及“中国血压正常高值人群干预研究”(CHINOM),国家“十三五”重大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控研究肥胖和高血压的生活方式和营养干预技术及策略应用研究,2020年首都科技发展基金远程血压管理项目负责人。是欧洲高血压学会-中国高血压联盟卒中后优化治疗研究(ESH-CHL-SHOT)共同协调人,阿卡波糖干预糖尿病前期合并冠心病研究(ACE)终点委员会成员。

现任中国高血压联盟常务理事兼秘书长,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高血压分会副主任委员、青年学部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衰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高血压防治协会副会长。

欧洲心脏病学会Fellow(FESC),国际高血压学会Fellow (ISHF)、欧洲高血压学会(ESH)会员,美国心脏病学院(ACC)会员,国际高血压学会亚太地区顾问团成员。

Journal of Clinical Hypertension副主编,Journal of Hypertension、Hypertension Research、中华心血管病杂志、中华高血压杂志、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等杂志编委。

参加国内外多项高血压及相关疾病的防治指南及治疗建议的编写工作。所撰写的重要论文多次为国内外高血压防治指南所引用。是2005、2010和2018年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写作组成员,2019年中华医学会基层高血压诊疗指南执笔人,2020年中国心血管病一级预防指南写作组成员,2020年基层心血管病综合管理指南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2013年欧洲高血压学会“国际动态血压共识”专家组成员;2014年欧洲高血压学会“国际动态血压指南”委员会成员,2017年亚洲家庭血压和2019年亚洲动态血压共识委员会成员,2020年ISH国际高血压指南评阅人。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高血压,治疗,药物治疗,张宇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