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普通到非凡,北京和睦家医院 “又落一子”深耕妇儿

2021
08/26

+
分享
评论
杨瑞静 / 健康界
A-
A+

盘仲莹希望每一个“普通”,都能在和睦家成长为“不普通”,成长为“非凡”。

多年前,北京和睦家医院时任院长David Wood和盘仲莹之间有过这样一段对话:“我希望我这个位子,有一天坐的是位中国人。”

盘仲莹:“Yes,I agree.”

David Wood:“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盘仲莹:“不行,不行。”

David Wood:“你现在肯定不行,但是要从现在开始规划。”

加入北京和睦家医院12年后的2008年,盘仲莹接任院长一职。

此后,从妇儿到综合,从“别人不知道医院名称怎么写”到变成中国医疗服务行业知名品牌之一,盘仲莹带领着北京和睦家医院从“不普通”成长为“非凡”。

彷佛是一个轮回,以妇产科为起点的北京和睦家医院在24周年到来之际,又“落地一子”,成立和睦家京北妇儿医院。值得推敲的是,该院区的开业恰逢中国生育政策再次调整前后。

未来,北京和睦家医院是否要重新走回专科路线?中国妇儿医疗领域又将掀起哪些波澜?

90%以上分娩镇痛率

初来北京和睦家医院时,于莎莎心里想的是,“和睦家跟公立医院具有三级助产资质的产科,真没有技术上的区别。”她明显感觉到,北京和睦家医院可以做到公立医院所能做到的,甚至在某些方面做得更好。

看起来只有40岁左右的于莎莎,仅行医经验就有40年,曾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妇产科、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先后担任产科主任,现任北京和睦家医院妇产科主任。

如果非要说公立和民营的不同点,于莎莎感受最深的是工作量。中国大型公立医院,床位数动辄上千,“公立医院承受的任务重,所以每个医生的工作量都很大。”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数据,2019年民营医院诊疗人次为5.7亿人次,公立医院为32.7亿人次。在诊疗人次数上,中国民营医院远不能与大型公立医院相比。

但这也是民营医院的优势所在,因为他们可以将更多时间放在每一个患者身上。“我们对每个人都特别仔细,特别关注。”于莎莎说。

以无痛分娩为例,2019年3月,913家医院成为第一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国家卫健委分娩镇痛试点专家工作组组长米卫东曾提到,这些医院在2017年底的无痛分娩普及率是27.5%左右,经过3年努力,2020年底达到了53.2%。作为全国首批开展无痛分娩医院之一,北京和睦家医院目前分娩镇痛率可达95%以上。

和睦家北京区麻醉科主任刘薇曾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提到,和睦家的麻醉服务贯穿产前、产中、产后全阶段。产前要患者宣教,麻醉医生和产妇及其家属充分沟通,让产妇及家人对可能经历的麻醉及分娩镇痛有充分了解,缓解其焦虑情绪;产中,麻醉医生、助产士、产科医生组成多学科团队,对患者全方位监测及呵护;产后还要进行随访,强调对产妇全过程的服务。

“太好了,真的是玩着手机睡一觉,孩子就生了!”于莎莎接诊的一名孕产妇曾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

二孩政策下的生育挑战

得益于“全面两孩”生育政策调整,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为1786万人。但到2017年后人数又开始回落,降至1723万,2018年为1523万人,2019年为1465万人,2020年为1200万。

全国分娩量没有增加,但生育政策调整直接带来了分娩难度增加。“之前大家只生一个孩子,能选择剖宫产;可以多生孩子后,就不能每次都剖。而且随着人的年龄增加,其有合并症的可能性就越大。”于莎莎指出,无论是生育年龄还是生育方式,都给妇产科带来了更大技术上的挑战。她可以想象到,在全面三孩到来后,挑战会更大。

光明(化名)就是这样一位孕产妇。

2年多以前,光明迎来一对双胞胎,当时她选择的是剖宫产。1年5个月后,她又怀上第二胎,这次她想顺产。先剖后顺,也就是剖宫产后阴道顺产,在医学术语中被称为VBAC。VBAC 试产对医院的医疗条件要求颇高,既要求医生的评估能力和及时抢救能力,还要求团队协作能力。

光明两胎之间相距时间比较近,胎儿过大,生产难度很大。好在在妇产科团队全程护航下,光明生产中虽然出现血尿,胎心下降及先兆子宫破裂的征兆,但还是顺利阴道分娩,7斤8两的胖宝宝平安出生。

后来事情却发生了变化,B超结果显示,光明腹腔有大量积液。积液是什么?是血吗?于莎莎想要开腹探查,积极手术止血。但光明不想在躲过剖腹产的一刀后还要候补一刀,“那也太惨了”。

于是,于莎莎为慎重起见,选择了穿刺手术。后来于莎莎看到穿刺出的液体呈淡血水性,且光明状态平稳,凭借多年经验和检测结果,她判断继续大出血的可能性不大,为了病人安全,并减少不必要的损伤,于莎莎决定在严密检测生命体征的情况下,观察病情,暂不与手术。

其实,于莎莎完全可以提出开刀手术的方案,“我直接给她开刀手术,自己就踏实了;不给她开刀,我就要承担巨大的医疗安全风险。没有大出血还好,否则一定会被人指责为何不早做手术。”顶着巨大压力,在光明被送进ICU观察的一整晚,于莎莎几乎没有睡觉,一直监测着她的体征变化。最终结果验证了于莎莎多年经验判断的正确性:光明没有出现大出血,平安走出病房。

床位数与三级助产资质

目前,北京和睦家医院高危孕产妇的收治比例已经达到60%~70%。“也就是说,有2/3的孕产妇都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严重问题。”于莎莎说,这一数字在几年前还处在40%~50%之间。

但在孕产妇收治类型上,北京和睦家医院受到了限制。

按照北京市实施的助产技术服务三级管理,不同级别的助产技术服务机构为不同类别的孕妇提供孕期保健服务和助产服务。由于只有二级助产资质,类似有前置胎盘出血较多、严重心脏病等患者,北京和睦家医院不能收治,应及时转诊。

三级助产技术服务为水平最高的一级,在开展一、二级助产技术服务基础上,能为严重高危妊娠孕妇(Ⅲ类孕产妇)提供孕期保健服务、严重产科并发症和合并症处理、危重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抢救。

在技术上,北京和睦家医院妇产科团队成员大部分来自北京市三甲公立医院,已经拥有了接诊Ⅲ类孕产妇的能力。若要申请三级评审资质,他们更多要在规章制度、接诊流程、危重症病例处理方式等,按照三级要求拟定并演练。

在软件实力以外,三级助产资质对硬件同样有要求。“对于综合医院,申请三级资质的前提是拥有500张床位。”这个数字对于盘仲莹和将台路的北京和睦家医院来说是无法想象的,“如果要设置500张床位,我得盖多大栋楼?”盘仲莹说。

新医院生逢其时

北京和睦家医院位于将台路,医院门口道路宽度在2米左右。随着医院知名度越来越高,这条道路稍显拥挤。越来越多人涌入北京和睦家医院,盘仲莹开始觉得医院空间布局略显紧张,“通常孕产妇和儿童就诊时,往往一大家子陪诊。他们对空间和环境的要求很高。”

开设新院区,是他们顺势而为的选择。

和睦家京北妇儿医院的开业像是命中注定一样。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并指出,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

也是在这天,筹备5年的和睦家京北妇儿医院拿到三级专科医院营业执照,6月3日正式开业。“这也许就是一种启示:不要去追风。”盘仲莹还记得他们转型综合化发展时,正是资本扎堆进入涌入妇儿领域之时。但“全面二孩”并没有带来新生儿数量的持续上涨,涌入的投资机构很快发现,这块“大蛋糕”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甚至可能缩水,加上竞争者越来越多,市场优胜劣汰机制必将发威。潮水退去后,剩下的是真正有实力者。

开业一个月后,和睦家京北妇儿医院在7月底拿到三级助产资质评审。“通过三级助产资质评审,就意味着我们的医疗能力得到医疗行政管理部门的认可,可以多收治一些妊娠合并症的病人。”于莎莎说。

据了解,和睦家京北妇儿医院产科团队全部来自于主院经过长期培训的队伍,不论是医疗质量、管理理念,还是患者为中心的服务意识,均与主院保持服务水平一致。产科团队由产科医师、麻醉医生、儿科医生、新生儿专家以及营养师、助产士、母乳喂养师和护士共同组成多学科工作团队,提供孕期全方位医疗保健服务。

关注女性全生命周期

曾有患者问过盘仲莹这样一个问题:你们收治的患者有最高年龄限制吗?

盘仲莹当时有点懵:“妇儿医院患者应该以妇女儿童为主,年龄没有太大限制。”

那位患者看她没有理解,继续问:“你们最多能收治多大年龄的患者?”这位患者是为母亲而问。他母亲住得离北京和睦家医院特别近,但从来不愿意下楼,因为会“漏尿”。“漏尿”是女性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的症状之一,在50岁以上的人群中,女性发病率可能达到25%到26%,但由于很多人对疾病缺乏认知,得到治疗的并不多。

“女性健康领域里,还有很多没有被满足的需求。”盘仲莹提到,妇儿医院接诊的大部分是年轻女性,但除了生孩子的这几年以外,女性终其一生的很多阶段都需要妇科医疗帮助。

于是,和睦家京北妇儿医院就被定位为以“孕育成长 益心·非凡”为主题,为女性健康提供“从摇篮到摇椅”的全生命周期一站式医疗服务。据介绍,和睦家京北妇儿医院设置妇科、产科、儿科和儿童外科四大学科,为女性提供全周期的健康管理,并且专为儿童和青少年打造的儿童医疗中心,将深化从婴幼儿期到青春期的预防保健及疾病诊治,慢病管理等服务,关注儿童成长期生理心理健康。

在一次培训会上,一位护士提到“我是一名普通的护士”,另一位护士总监发言时也提到“我是从普通的护士成长起来的”,对此,和睦家创始人李碧菁却表示,没有任何一名护士是“普通护士”。从24年前一名项目助理成长为院长的盘仲莹,同样不太认同这一说法:“很多人觉得自己是普通的员工,但是每个人都不普通。”盘仲莹希望每一个“普通”,都能在和睦家成长为“不普通”,成长为“非凡”。

盘仲莹干脆将医院24周年庆slogan定为“非凡成就未来”,这不仅包含着对员工的期望,更是对和睦家未来发展的期待。她想带领北京和睦家医院,打造出一条多元化、高品质、全周期的医疗机构成长之路。

“我可能是最接近于有条件、有能力带领团队去做出范本的人,如果我不尽力,错失这个机会,等我老的时候老无所‘医’,那就是我活该。”作为中国医疗服务行业知名品牌,在2021年8月26日和睦家建院24周年之际,盘仲莹给自己下了硬任务:承担起引领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向前向好发展的重任。这是愿景,亦是初心。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和睦家,妇儿,非公医疗,三孩时代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