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彬:永远做一个“住院大夫”,不断成长和努力

2021
08/19

+
分享
评论
柳叶刀
A-
A+

一个医生可能感觉到自己成长最快的阶段,也就是成长斜率最大的那个人生阶段,就是住院医生阶段。

“学习能力”是贯穿医生职业生涯一辈子的事情。一个医生可能感觉到自己成长最快的阶段,即成长斜率最大的人生阶段,就是住院医生阶段。所以如果不管你多大年龄——小曹、老曹和曹老头,都要把自己当成一个“住院医生”,不断成长和努力。

一谈起“医生”和“带教老师”这样的话题,曹老师心情就会变得特别好,这是他23年来的工作心得,也是他日复一日辛勤工作的写照。在中日友好医院的会议室里,曹老师和我们展开了对话。以下是曹彬老师口述,我们略作整理。

与病人的沟通:短时间内建立信任关系

医生和每个病人的沟通和交流都不一样,因为每个病人都有自己的需求,所以无法程式化的规定看病。人和人之间不管物理距离如何近,其实心灵距离是挺远的,尤其是在短时间之内建立信任关系更难。如果是一个来自外地的病人,而我恰好又去过那个地方,我可能会聊一聊这个地方特色的风景或者饮食,这样至少可以在某一点上跟这个病人拉近一些距离。

在看门诊过程中,医生要在短时间内了解病人想解决什么问题。除了病人自己叙述自己的病痛,医生还需要主动询问并查体,看病人带来的医疗资料做出判断,短时间内给病人和家属一个合理的解释并让他们听明白。不学医的人的可能不太理解这个工作,觉得这个事情可能很简单,但其实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要从一些极细小的线索做出分析判断,而且给他合理的建议,这个过程是一个高度的体力和脑力劳动。

教学与传承:受益于师长,更愿意分享

对于病人的照护工作,医生可以一个人来完成,但是往往需要一个团队,包括年轻医生和年纪比较大的医生。年纪大的医生就有责任去帮助和指导年轻医生,让他尽快的去适应这个团队,更有能力,这样在整个工作当中变得更加高效,这个过程就是教学的过程。

因为一个医生需要掌握的知识特别多,受教育的周期也特别长,所以这就更加体现出了有经验的上级医生带教的重要性。咱们从当医学生开始就在学,是跟着老师学。我越是受益于我上级老师的带教,我就更愿意去分享我的经验,这个过程就是所谓的传承。

学习来源于什么?来源于未知。有的时候,医生在为病人提供帮助时可能会能力受限,我学的东西不一定能够满足我对面的病人的要求,那怎么办?大部分大夫会去查阅文献,看看同行有没有类似经验,或者介绍给有经验的大夫,进而学习,之后遇到类似情况可以给病人建议。我们试着努力解决那些未知问题的过程,就是所谓的研究过程。只要医生对职业有足够的足够的热情,对于生命有足够的敬畏,他一定会发现一些问题。

职业的回馈:保持好奇心,治愈病人的同时也被病人治愈

我老师,都80多岁了,仍然保有好奇心。如果在讨论的时候发现“这个病例很有意思”,就把自己不知道的先在本子上记下来,之后会反复问年轻医生。她可能觉得年轻医生接受新知识更迅捷,思路更开阔。她的想法是:我虽然80岁了,对面年轻医生30岁,但是我不懂的还应该虚心请教。能够做出这样的举动,一定是个好医生。很幸运,医生这个职业能让我保持一个好奇心。

医生由于职业特性,培养周期长,工作强度也不小,同时还要兼顾家庭等。但是在你全力以赴帮助病人,给出非常有帮助的建议,病人也给了正面反馈的时候,你心里面就乐滋滋的,自己也很有成就感,这就是这个职业的治愈作用。

职业生命:小曹、老曹和曹老头

我跟我的研究生说,人的一生既很长又很短,一个医生的职业生涯最多40年。我常常想,一个学生花了3到5年的时间跟我在一起学习,除了专业知识之外,我还想传授给他们一种看问题的方式,发现自己长处的能力,并有机会释放自己的能力,这样的学习和教学过程我觉得是最好的。

对我来说,一个医生的职业生命可以分为三个阶段,那就是小曹、老曹和曹老头。小曹指的是在医学的学习教育阶段和后来成为年轻医生,这个阶段不断积累经验,更多的是一个学习的角色,是一个被教育的对象。我觉得这个阶段虽然忙碌一些,但其实挺幸福的,因为反正你是小曹,一件事情没有做到位也没什么,因为你还在学习,还在不断的成长。

当成为老曹时,就有责任了。当然外面看到的是你可能有一定的资历或者知名度了,但这时候更多的是一个导师的角色,指导年轻医生来做工作。这个阶段其实压力蛮大的,在医疗上要独当一面,甚至要起到最后拍板的作用。同时,社会职务也多了,包括科室、医院、学科或者社会发展各个层面都要考虑很多问题,要带着大家一起往前走。但其实到老曹阶段也还需要学习,这个时候更应该察觉自己的不足。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先天优势了,因为小曹的时候别人都爱教你,到老曹的时候别人都不爱教你了,所以这时候你其实在学习方面是个弱势,这就得自己主动去找机会,包括看书看文献、找机会向年轻人学习。不是说这些年轻医生都应该是你的学生,而是很多情况下你是要向他们学习的。这时候,老曹要坚决地告诉小曹“其实我还没这么强,你不用把我抬到那么高,好像我就不能够不懂什么似的”。

到曹老头的时候,同事们都已经基本成长起来了,你在或不在对科室影响不大,其实这时候你更多的是站在圈外,然后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同事们。曹老头还是略略有点可爱的,偶尔跟同事们一起聚个会。在这个阶段,虽然时常会看看书,跟上时代,但更多的是作为一个过来人,曹老头会给小曹和老曹更多的鼓励,更多的分享自己的经验教训,让大家尽可能走得更顺畅一点。但是对于他个人来说,曹老头其实是有点失落的,因为他会觉得同事们不需要你了。所以这时候可能需要自己寻找一些觉得自己还有用的地方。

对生命的理解

医生工作在这样一个环境当中,与其他职业相比,让我们对于生命有更多的理解。当进入临床的时候,我们就不可避免的考虑什么是生、什么是死?生是一个过程,死是一个点,死和生是一样的,它都是自然的一部分。人只不过是几种元素的组合,几种元素的组合就是生,分崩离析又回到自然界就是死。

当我们理解了这个事情,我们每天所见到的、听到的或者所感受到的那些不快,似乎不是那么的要紧。过去的已经都发生了,再想也没用,明天的事还不知道是什么,就把今天的事情先做好。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当你做出任何选择的时候都代表放弃了其他的选择——当你穿上这件白大褂,你就不能再当电影明星。所以说,生命都是缺陷,缺陷就是生活,缺陷就是美。所以我们不要对自己要求十全十美,你要知道自己哪儿强哪儿弱,你要知道自己的优点与缺点。

我希望当我离开世界的那一天,还能有身边最亲近的一两个人能握着我的手,我还能看一两眼我所喜欢看的书,还能跟他们说一两句话,然后就可以放心的走了,就进入了元素分解的阶段。

最后就一句话:永远做一个“住院大夫”。学习能力,这个是贯穿你职业生涯一辈子的事情。一个医生可能感觉到自己成长最快的阶段,也就是成长斜率最大的那个人生阶段,就是住院医生阶段。所以如果不管你多大年龄,小曹、老曹和曹老头阶段,都把自个当成一个“住院医生”,不断成长和努力,那你这个医生一定不会白当。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曹彬,柳叶刀,住院医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