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卫体系能力建设方案公布一年,各地落实情况如何?

2021
06/17

+
分享
评论
牛伟 / 健康界
A-
A+

《方案》还特别强调,要全面提升县级医院的救治能力,组建高水平的重大疫情救治专业技术队伍。

本文为健康界看健日报原创文章,更多深度好文请点击:看健日报

2021年5月,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以下简称国家疾控局)挂牌成立,这被业界看作是公共卫生体系机制改革的“大动作”。

实际上,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国已经在公共卫生领域全面发力,多项决策出台落地。

备受关注的政策之一是,2020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制定了《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意在公共卫生领域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如今,《方案》公布一年以来,各地落实情况如何?

行动方案已出台,管理如何跟上?

据健康界不完全统计,自《方案》公布至今,各地纷纷开展不同形式的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工作,其中,部分地区根据《方案》相关要求出台了以3~4年为规划期限的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方案,其他省份也将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融入到了目前开展的各项工作计划中。

这些文件的出台,是我国全方位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信号释放。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常态化,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的提升也将随之增强,这或将是“非典”之后我国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又一次重大发展。

据了解,《方案》建设内容将从五方面具体实施,兼顾硬实力和软实力“双轮”驱动,其中,对公共卫生相关场所和设施的建设、改造提出了较明确的要求。

图片来源:国家发展改革委微信公号

在全面改善疾控机构设施设备条件的要求中,有关“生物安全实验室”的建设被明确提出:每省有达到生物安全三级(P3)水平的实验室,每个地级市有达到生物安全二级(P2)水平的实验室。

据了解,生物安全实验室也被称作生物安全防护实验室,是通过防护屏障和管理措施,能够避免或控制被操作的有害生物因子危害,达到生物安全要求的生物实验室和动物实验室。根据危险度等级,国际上将生物实验室按照生物安全水平分为P1(Protectionlevel1),P2,P3和P4四个等级。

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下发的相关防控方案文件,新型冠状病毒的实验室检测流程中要求: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必须在符合生物安全要求的实验室由经过相关技术安全培训的人员进行操作。因此,并不是所有的实验室都可以承担检测工作。

以新冠肺炎病毒为例,P2实验室可以进行临床检测,但涉及病毒株的分离、疫苗和抗体研究以及新型病原体研究,则需要在级别更高的P3或P4实验室完成。

据科技日报报道,2003年“非典”疫情后,我国先后建立了近40多个P3实验室和2个P4实验室。另有其他信源显示,目前,我国有68个P3实验室和2个P4实验室,大多集中于疾控与中科院系统下。但这一数据目前没有官方核实。

此外,有公开文献资料显示,我国通过科技部建设审查的P3实验室有81家,正式运行的P4实验室2家。

健康界根据公开资料对已有P3实验室地域分布情况做了不完全梳理。其中,P3实验室分布在我国21个省级行政区域内,详见下图(含北京、上海、香港)。

我国现有P3生物安全实验室分布图(不完全统计)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尚未设立P3实验室的天津、山西、内蒙古、江西等省份也在推进P3实验室建设当中。

自《方案》发布后,生物安全实验室的建设被各地区提上日程,据新华社此前报道,各地正在加快P2实验室的建设,投资金额从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有数千个实验室正在建设或已建成,不仅大范围增加数量,并且十分注重县级基层医疗机构新冠病毒检测能力的提高。

生物实验室建设的热潮无疑为提升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增强了硬实力,但大批实验室建设带来的管理问题也应得到重视。

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夏彦恺曾对媒体表示,生物实验室在建设前应有明确的目标和标准,在投入使用后应有定期督查和监管。同时,考虑平战结合,整合现有资源,形成整体防控网,制定日常运行、常态化防控和应急三种状态下的方案进行管理。

“实验室的建设需要昂贵的资金支持,没有必要做到每一个市或县都设置。”对于生物安全实验室的建设,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所长傅华向健康界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实验室的建设涉及人员和维护等问题,每个地方的建设都需要经过科学的论证进行合理布局,最大化发挥其使用效率,此外也可以考虑设置共享机制,避免资源浪费。依靠单个国家级的服务中心并不能承担大量、紧急的任务,国家层面未来应该科学合理布局,比如在我国五大区域设置国家级的机构,以便对区域内的相关需求做到快速响应。

的确,从卫生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资源配置如果不考虑成本和效率因素,盲目的扩张只会增加额外的负担,在造成资源浪费的同时,也会带来一系列管理机制的弊端,对于人才队伍的培养也就无从谈起。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黄存瑞向健康界表示,相对于建设成本更高的P3实验室而言,P2实验室的建设难度则相对较小。但对于我国西部一些偏远地区的县级区域而言,可能也有难度,重要的是实验室建成后的人才培养和长期发展问题。

稳定公卫队伍,人才如何培养?

《方案》还特别强调,要全面提升县级医院的救治能力,组建高水平的重大疫情救治专业技术队伍。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人才,管理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