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每14人中就有1人患抑郁症!困在其中的人需要救赎

2021
06/15

+
分享
评论
王丹丹 / 健康界
A-
A+

目前我国抑郁症患病率达到2.1%,并呈现出逐年上升趋势。

近日,两年多前抽中支付宝亿元大奖的“锦鲤”女孩“信小呆”又重回公众视野,令人诧异的是,此次回归,她自曝自己患上了抑郁症。显然,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一夜暴富”也未能使她成为一个快乐的人。

近年来,抑郁症、焦虑症等精神障碍类话题屡见报端,其产生的极端后果也令人闻之色变。

数据显示,中国抑郁症发病率呈现出逐年上升趋势,全国抑郁症患者超9500万,成为心理健康问题“重灾区”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此前统计,在中国每年因抑郁症造成的缺勤、医疗的开支以及其他的费用高达494亿人民币左右。

普通人离抑郁症有多远?抑郁症患者都会选择自杀吗?它是一场“精神感冒”还是不会被治愈的顽疾?针对这些公众关心的问题,健康界特别邀请了回龙观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宋崇升、安定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姜涛来分析抑郁症案例,希望通过精神疾病领域权威专家的解读,让大众对抑郁症有正确和客观的认识。

生活一帆风顺,我是怎么患上“微笑抑郁症”的?

一向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潇潇突然请了一周假,这令同事颇感意外。同那几天,在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25岁的潇潇在做过强迫症状问卷、宗氏抑郁自评、宗氏焦虑自评等几项精神测试后,被告知其可能患上了抑郁症。

之所以是“可能”,是因为有些疾病的症状表现与抑郁症类似。宋崇升表示,例如甲状腺功能减退的患者,也会出现状态低迷、懒言少动、对很多以前喜欢的事物都缺乏兴趣等与抑郁症相似的症状。所以精神科医生在判定抑郁症前,须排除患者不存在上述疾病。此外,抑郁情绪也可能导致测试结果不准确,临床上,患者要至少满足心境低落,兴趣和愉快感缺失,精力降低(劳累感增加和活动减少)这三种核心症状中的两种,情况持续两周以上,才会符合抑郁症诊断标准。

宗氏抑郁自评表是目前我国精神医学界较常用的抑郁自测量表之一,适用于门诊病人的粗筛和情绪状态评定。该测量表包含20个反映抑郁主观感受的项目,分为四级评分。按照中国常模结果,标准分的分界值为53分,其中53-62分为轻度抑郁,63-72分为中度抑郁,73分以上为重度抑郁。而潇潇的得分为70分,结合她当前的症状,医生表示她已经处于中度抑郁状态,并为她开了抗抑郁药。

如果不是这次主动到医院检查,潇潇也很难相信自己患上了抑郁症,毕竟她在朋友和同学们面前的表现一切正常,而且在外人看来,她漂亮、爱笑、性格好,大家对她的评价很高。她的生活是如此平顺:在家乡的小县城拥有一份稳定且喜欢的工作,父母早早为她安排好了一切,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但也正是这些令人羡慕的东西,掩盖了真实的她。

大学毕业后,她按照妈妈的意愿,放弃了大城市的工作,回到家乡当了小学老师。虽有不甘,但慢慢地也喜欢上了这份工作,她会给女同学编漂亮的发辫、在节日时给每个学生送上礼物,学生们也都十分喜欢这位美丽善良的老师。但母亲超强的控制欲常令她感到窒息,虽然一开始想让女儿当老师,但在看到医生的职业光环后屡次劝女儿去考试当医生、劝女儿去相亲,却对女儿有好感的男生表示反对。此外,学校的工作也令她压力倍增,虽然只是县城的小学老师,但她却需要每天早上5点起床上班,冬天好几次骑电动车摔倒。学校的工作氛围也充斥着“内卷”,同事们积极地写论文、评职称,争抢着去参加培训,这让原本性格“佛系”的她倍感压力。而此前几段无疾而终的恋情也让她对自我认知度下降,常常忍不住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渐渐地,她发现自己似乎很久没有开心过了,对过去喜欢的事物都提不起兴趣。

对于潇潇这种不断反思和回味不愉快记忆的行为,宋崇升表示,在心理学上这叫“思维反刍”,一些抑郁症患者会下意识地把当下的糟糕情绪和过去某一事件联系起来,并会反复地回味、咀嚼,不禁悲从中来,这种“反刍思维”会加重抑郁体验。通过上述关于潇潇日常的描述,姜涛认为,潇潇这种由于外界压力后天导致的外源性抑郁大多与病人的性格特点、心理承受能力等有关。“比如,同样是失恋,有的人可以很快走出来,有的人却表现出严重的抑郁。”

抑郁症发病机制尚不明确,患者切忌“见好就收”

虽然有些性格内向的人抗压能力较弱,易患抑郁症,但抑郁症的发病机制也不仅仅是简单的情绪或性格问题。姜涛和宋崇升均表示,目前抑郁症的发病机制尚不明确,但学术界普遍认为,大脑内5-羟色胺(5-HT)、去甲肾上腺素(NE)、多巴胺(DA)等神经递质的功能下降或异常,导致情绪调节机制失灵,受此影响的人就容易患抑郁症。而英国一项最新研究显示,抑郁症患者体内与炎症相关的C反应蛋白水平普遍高于普通人,意味着抑郁或关联体内炎症水平。这或许可以为更有针对性地治疗抑郁症提供新思路。

姜涛表示,轻度抑郁症可以通过锻炼、光照、冥想和心理咨询等方式自愈,但中重度抑郁症就需要借助药物治疗了。常见药物有选择性的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包括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西酞普兰等SSRI类药物,此外还有SNRI以及新型的抗抑郁药等。

潇潇虽然在觉察到自己的异常后主动求助于专科医院,但并未听从医生的建议吃药。“听到诊断结果我就跑掉了。我不想吃药,担心它的副作用,也怕对它产生依赖,我想自己扛一段时间试试。”这是当时潇潇的第一反应。后来,她开始经常失眠,厌食的同时又出现暴饮暴食的情况,身高168的她体重很快从110斤掉到了不到80斤。病情的发展一度影响到了工作,“跟朋友聊天聊得好好的会突然悲从中来,上班时会特别控制不住脾气,突然莫名其妙发火、摔东西。”潇潇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害怕。有一次路过河边,她甚至有了想跳下去的念头……

潇潇所说的药物副作用问题,也是大多数抑郁症患者最关心的。姜涛表示:“各种抗抑郁药物都对抑郁症有较好的疗效,以前使用的抗抑郁症药物副作用较大,但药物也一直在更新升级,目前的新型抗抑郁症药物副作用与疗效相比就如芝麻和西瓜一样,大多可以忽略不计。”

据悉,此前临床上使用的多为三环类抗抑郁症药物,因为这类药物的抗胆碱能和心血管不良反应较大,禁忌证和药物相互作用较多,安全范围较窄,副作用较大。目前,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主要为四环类抗抑郁药物和新型抗抑郁症药物,包括前文中提到的帕洛西汀、舍曲林、氟西汀等。

此外,对于潇潇逃避治疗的做法,姜涛亦不认可,“病人不能通过自己的主观判断来决定用不用吃药,应该由医生来判断。病人如果有自杀念头就必须要吃药,中度以上的抑郁症患者必须进行药物治疗,否则很难痊愈。”据介绍,抑郁症患者的用药时间大概在2年左右,期间不能‘见好就收’或‘临时抱佛脚’,因为抑郁症与心身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相似,即使症状缓解了,也依然需要巩固维持,以防止复发,因此越早停药,复发的风险就越大,而每一次复发都会比前一次更严重,非常不利于后续的治疗。

一位此前曾患精神障碍的受访者对健康界说:“我之前也有同样的经历,总感觉没事,后来拖延导致病情恶化,精神类疾病只会越拖越严重。”这位患者在发病初期整晚睡不着,脑袋里各种纷繁复杂的想法不受控制地冒出来,根本不能停止思考。但他当时没有干预,之后去医院被诊断为分裂样精神障碍。

抑郁症是可治愈疾病!多地已将其纳入门诊特殊病种

后来,随着病情的不断加重,潇潇最终接受了药物治疗。幸运的是,药物并没有如她想象中那样带给她可怕的副作用。在知道女儿的病情后,她的妈妈无比愧疚,觉得是自己对女儿的要求太严格,给她的精神造成了如此大的压力。现的在她在积极陪女儿治疗。

值得人们欣慰的是,社会对抑郁症正逐渐有一个客观的认识,而不再像此前一样持有“抑郁症就是矫情”的偏见。

抑郁症也被称为“精神感冒”,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一生中都不会患病,同时它的治愈率很高。姜涛表示,抑郁症的病人的首次治愈率可以达到60%左右,相对其他精神类疾病在治疗上的效果更好。另一方面,抑郁症也像感冒一样随时可能复发,如果两年之内停药的话,大概有一半以上的病人会复发。抑郁症患者大约90%以上会出现自杀的念头,其中有15%的病人最终会自杀成功,所以不重视它一样会引发严重的后果。

研究表明,抑郁症患者自杀所造成的死亡、身体损伤在卫生经济学上的损失超过肿瘤患者,对个人和社会都是极大的损失。姜涛表示,抑郁症患者身边的人,在察觉到异常后应做到及时劝导病人就医、提醒病人严格遵医嘱用药,并且时刻严防病人出现自杀行为。在此基础上,要多与患者聊天,传递一些正能量来唤起他对生活的向往,同时要加强锻炼。

人们称抑郁症为“21世纪最大的杀手”,它的高发性、高复发性使我国医疗卫生领域对它的重视程度不断增加。2019年,政府将抑郁症纳入《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具体行动目标,提出到2022和2030年,居民心理健康素养水平提升到20%和30%;抑郁症、焦虑障碍、失眠障碍患病率上升趋势减缓。

考虑到抑郁症患者有长期用药的需求,政府在对精神类药品不断升级换代的同时,也在不断降低药品价格,政策优惠一直在向患者倾斜。“平进平出”、带量采购、加入医保支付等优惠政策中也都有抗抑郁症药物的身影。

前文中曾患精神障碍的受访者告诉健康界,“一些大医院的医生喜欢给患者用进口药,效果好但是比较贵。其实国产的治疗效果也差不多,但是医保不给报销。”他还表示,现在精神卫生院开的药都是政府集中采购的,比如他服用的奥氮平,此前是15元/粒,政府集中采购后价格下降了一半,现在是7元/粒,“便宜多了!”

针对该患者提出的精神类药物纳入医保的问题,其实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有人大代表提议了。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大学副校长李小琴曾建议,细化社会保障措施,将抑郁症及心理咨询纳入医保门诊慢性病病种。而在此之前,2018年1月,福州市执行统一的城乡居民医保政策,不再区分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城乡居民医保门诊特殊病种分为特殊慢性病、普通慢性病和其他病种等共26种,其中首次将抑郁症纳入门诊特殊病种;连云港市同年也将抑郁症纳入连云港市基本医疗保险门诊特殊病(精神类疾病)保障范围,不设起付标准和最高支付限额,参保人员在定点专科门诊(含急诊、留观)或在专科医院住院发生的政策范围内医疗费用,可按规定由医保基金支付。

近日,广东省医保局发文称,自8月15日起,广东将实施全省统一的、准入法管理的诊疗项目、医用耗材目录。同时将更多诊疗项目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包括备受关注的心理治疗、脑瘫与自闭症儿童等患者的康复训练等。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这项公共政策全面推广的话,将有更多有心理疾病的患者走进医院门诊,享受医疗保障带来的红利,从而不再为“心病”发愁。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抑郁症,患者,医保,药物,精神障碍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