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嫌弃你胖都没关系,唯独这些人的吐槽最为“致命”

2021
06/04

+
分享
评论
谭清华(编译) / 健康界
A-
A+

医生也在肥胖羞辱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康涅狄格大学食品政策与肥胖中心副主任丽贝卡·普尔(Rebecca Puhl)近日领导发表了两项研究。其中一项研究发现,在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德国、英国和美国接受调查的超重成年人中,超一半曾受到医生、家人、朋友、同学和同事的“肥胖羞辱”(fat-shaming),导致这些人自责且逃避就医。

普尔研究体重羞辱近20年,她表示,普遍的体重羞辱非常不利于一个人的自我价值和寻求医疗服务的意愿,以至于这已经成了一个“社会不公和重大公共卫生问题”。

她认为,体重羞辱是健康的敌人,就像心理健康一样,体重羞辱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体重羞辱的盛行问题尤为重要,因为肥胖的原因很复杂,往往超出个人控制。人类创造了一个促进肥胖的社会,强调快速和精加工食品,而缺乏体育锻炼,同时却忽视了遗传、环境、生物、农业、粮食价格等问题。因此,从根本上,体重羞辱关乎尊重、尊严以及平等问题。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家人的吐槽会造成持久伤害

2020年5月至7月,来自上述6个国家的近1.4万名超重成年人接受了一项调查,调查内容包括他们的体重羞辱经历、对自我价值感的影响以及寻求医疗服务的意愿。

调查结果发表在《国际肥胖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上。结果显示,家人最有可能造成“肥胖羞辱”。76%~88%的超重成年人曾因父母、兄弟姐妹或其他家庭成员对自己的体重羞辱而感到羞愧,这种羞愧感主要发生在童年和青少年时期。

读者可能认为,这是父母及其他家人在试图帮助他们减重、改善他们的健康状况时无意间造成的结果。但该研究发现并非如此,家人对他们的体重羞辱通常是非常严厉的批评、戏弄和取笑。部分人觉得自己胖、大腿粗,甚至认为会因体重永远找不到对象,这些都是非常自我轻视的言论,将对他们产生长期的影响。

此外,该研究还发现,家人的肥胖羞辱并没有在儿童时期结束。约22%~30%的超重成年人表示,他们经历的首次体重羞辱发生在10岁,但来自家人的体重羞辱持续到了他们成年。这表明了解决家庭氛围的必要性,需要帮助肥胖者与家人进行更多支持性的、较少羞辱的沟通。

该研究还显示,在进行肥胖羞辱的人群中,同学排在第二位。72%~81%的超重成年人曾在学校里被嘲笑或被欺负。此外,54%~62%的人曾在工作场合遭到来自同事对自己“胖”的羞辱,49%~66%的人受到了来自朋友的负面身材评价。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医生也在其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普尔及其团队在第二项研究中使用相同的研究数据,观察这些受访者是否认为他们的医生对他们的体重做出了判断。这项研究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杂志上。

之前关于医学专业人士的体重歧视或偏见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美国。这项研究发现,在上述6国的超重受访者中,63%~74%的人在就医时因为体重被轻视,并且这些人更有可能“讳疾忌医”。因为他们认为医生对他们的体重有偏见,不尊重他们,不听取他们的需要。

该研究还发现,即使没有明显超重,这种观念也会持续存在。但普尔说,应该注意的是,体重与任何就医经历没有关系,所以这只是经受了这种体重羞辱的人内心想法。

普尔说,通常的看法是,较轻的羞辱可能会促使人们减肥,但研究发现并非如此。实际上,当人们经历体重羞辱时,会出现饮食习惯更不健康、体育活动更少和体重增加的情况。

普尔领导的这两项研究中也发现了这种现象:超重者越因体重自责,就越倾向于用食物来缓解压力,因而体重增加幅度就越大。普尔表示,这些发现说明,不仅要解决医生等医务工作者对超重者的体重羞辱问题,还要找到帮助超重者减少羞耻感的方法。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如何做出改变?

普尔认为,改变态度应该从家里开始,通过关于健康行为的爱心对话,不要让孩子因为他们的身体感到羞愧、尴尬或被评判。当父母将话题转向健康行为时,往往会更有效。重点不是体重秤上的数字,而是全家多吃水果和蔬菜,用水代替苏打水,每天进行体育锻炼。

此外,青少年通常更喜欢听到更中性的词,如“BMI”或“体重”,而不是“肥胖”、“太胖”或“太重”。但这可能会因个人偏好和性别而发生变化,例如对女孩来说,即使父母以一种更中立的方式提到体重,这仍然会让她们感到精神上的痛苦,所以最好不要提体重。

因此,可以通过关注健康和健康行为,而非体重秤上的数字或提醒,在家庭环境中大幅减少对体重的偏见。

除了改变个人对肥胖的态度外,政府应该在对抗体重羞辱方面发挥作用。

普尔表示,在美国大部分地区,因体重歧视他人是合法的,只有密歇根州在20世纪70年代通过了一项(基于体重的)歧视的法律。部分城市通过了一些地方性反歧视法规,而另外一些州,如马萨诸塞州,正在努力推进实施,但目前还没有反对体重歧视的联邦法律。

普尔认为,如果国家从政策法律上明确这一点,可以真正改变人们的生活,并传递出信息:这是一种法律上的羞辱和虐待,法律不会容忍。她还强调,医疗机构也需要做出改变,医学院需要在早期就对医学生开展相关教育,等他们进入临床后可能为时已晚。

此外,学校也可以改变政策,确保孩子们不受到基于体重的欺凌。许多学校都有多元化的课程,应该将体重纳入多元化教学。人类包容了种族、民族、性取向和宗教的多样性,也应该包容体重的多样性。

原文来源:CNN

原文标题:Fat-shaming by doctors, family, classmates is a global health problem, studies find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肥胖,羞辱,身材,体重,医生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