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胰岛素破解减肥难题:“不是我管不住嘴,肥胖真的是一种病!”

2021
05/14

+
分享
评论
秦若桐(编译) / 健康界
A-
A+

“肥胖是一种慢性疾病,就像高血压或糖尿病一样。”

肥胖问题一直困扰着58岁的玛伦·格林利夫(Marleen Greenleaf)女士。像大多数肥胖的人一样,她一次又一次地节食瘦身,然后一次又一次地体重反弹。

为此,她多年来一直遭受着白眼和耻辱。当她走在街上时,会被陌生人嘲笑;在她训练半程马拉松时,家人告诉她:“我觉得这不适合你。”

2018年,作为华盛顿特区一所特许学校的管理人员,格林利夫参加了一种新型减肥药——司美格鲁肽(semaglutide)的临床试验。

在为期68周的试验中,她慢慢减掉了40磅(约18公斤)。在那之前,她一直相信如果自己足够努力,就能够控制体重。

格林利夫表示:“我以为我只是减肥动力不足。”但当她服用司美格鲁肽后,吃东西的欲望立刻消失了。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有减肥奇效的肠促胰岛素

格林利夫所服用的司美格鲁肽是一种肠促胰岛素。肠促胰岛素似乎能在大多数患者身上产生显著减重效果,无论在数据指标还是视觉效果上,都会产生实实在在的改变。

专家们希望这类药物还能带来其他的变化,例如社会对肥胖者的看法,以及肥胖者对自己的看法等。

如果这类减肥新药能把肥胖当作慢性疾病来治疗,成为患者必须终生服用的药物,那么医生、患者和公众可能就会明白,肥胖真的是一种疾病。

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布莱根和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肥胖专家卡罗琳·阿波维安(Caroline Apovian)说:“我们都相信这类药物将会改变我们对肥胖的治疗方式。”与大多数专业肥胖研究人员一样,阿波维安也为几家制药公司担任顾问,其中包括司美格鲁肽生产商诺和诺德制药公司(Novo Nordisk)。

数十年的研究一再表明,基因对个体体重有强大的控制力。分开抚养的同卵双胞胎体重几乎相同;被收养的孩子体重接近他们的亲生父母,而不是养父母。当人们减肥时,新陈代谢会减慢,体重也就不会“乖乖”下降。

正如美国肥胖协会(The Obesity Society)临床委员会主席斯科特·卡汉(Scott Kahan)所言,肥胖“就像额头上的胎记”。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求助无门的肥胖患者

在工作中,肥胖患者更有可能被忽略。与其他能力和培训经历相当的同事相比,他们到的报酬更少。在医疗结构,医生对他们的态度更差,不愿为他们花费太多时间,提供的预防服务也很少。

肥胖患者往往求助无门。

目前市场上的减肥药只能将体重平均减轻5%到10%,而且由于这些药物有服用时长的限制,当干预停止时,反弹几乎无法避免。

根据研究,肠促胰岛素似乎有所不同。相比于其他减肥药,肠促胰岛素是一种天然产生的激素,能够对与肥胖直接相关的系统产生影响。肠促胰岛素能够减缓胃排空的速度,调节胰岛素、降低食欲,不过大多会伴随出现轻度到中度的短期胃肠道副作用。

这类药物不会消除肥胖,也不会让人真正“变瘦”,但是服用者在外观和感受方面都会发生颠覆性的变化。对一些人来说,它们带来的减肥效果甚至接近于减肥手术。

西北大学临床医生、肥胖研究员罗伯特·F·库什纳(Robert F. Kushner)表示,许多医生之所以不帮助肥胖患者,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帮。饮食和锻炼这两种常见的方法最多只能产生短期的减肥效果。如果肠促胰岛素能够通过审批,可能有助于说服医生肥胖是一种慢性疾病,是可以治疗的。

格林利夫服用的肠促胰岛素司美格鲁肽由诺和诺德制药公司生产,目前正在接受美国FDA的审查,预计将于今年6月公布审查结果。平均而言,司美格鲁肽能让体重减轻15%,但在研究中,三分之一的人减掉了20%甚至更多的体重,与胃束带减肥手术减掉的体重相似。

美国礼来公司(Eli Lilly)也开发出一种类似的新药——替尔泊肽(tirzepatide),目前正在进行药效测试。这种新药结合了两种肠促胰岛素,有望比司美格鲁肽更有效。

威尔康奈尔医学院(Weill Cornell Medicine)肥胖专家路易斯·J·阿龙内(Louis J. Aronne)表示,司美格鲁肽和诺和诺德制药公司的另外一种实验性药物卡格列奈(cagrilintide)联合使用可以实现一年减重25%,与袖状胃切除术(一种受欢迎的减肥手术)的减重程度相当。

库什纳称,尽管有6种以上新的激素药物正在接受测试,但只有长期使用,研究人员才能知道这些新药是否也能控制肥胖的诸多并发症,比如糖尿病和高血压。

此外,还有一个更大的生物学谜题摆在面前:人体维持体重的机制究竟有多强大,以至于削弱药物的效力?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肥胖“不是我的错”

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员鲁道夫·L·利贝尔(Rudolph L. Leibel)进行了许多证明肥胖是一种疾病的关键性研究。与其他肥胖专家一样,他对社会对肥胖患者的偏见感到遗憾,但对新疗法能够改变人们的看法表示怀疑。据他猜测,这种偏见将会一直持续下去。

库什纳则较为乐观,他提到了他汀类药物的例子。他汀类药物可以降低胆固醇,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使用,而在此之前,医生只能建议高胆固醇患者减少鸡蛋和红肉的摄入量。

库什纳表示,医生们“欣然接受了他汀类药物”,因为他们终于可以治疗高胆固醇患者了。肠促胰岛素比他汀类药物更强大,很有可能在医学界产生同样的影响。

不过,他不确定患者是否会接受这种疾病标签。他们已经习惯了相信肥胖是自己的错,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健康饮食、加强锻炼。

在与病人交谈时,他不会花20分钟让他们相信自己得了某种疾病,反而会故意避免使用“疾病”一词,转而用“状况”或“问题”等替代性表达。库什纳表示:“我会告诉他们,这是一个长期的医学问题,就像糖尿病一样。不过,对于普通民众,我们可能需要使用像‘疾病’这样的术语。”

他把这种情况比作酗酒或吸毒成瘾,这两种行为曾一度被认为是意志力薄弱或道德沦陷的表现。研究人员已经成功地改变了人们的看法,现在许多人已经意识到,那些酗酒或吸毒的人患有疾病,需要治疗。

至于格林利夫,她想再吃一次司美格鲁肽。因为试验结束后,她的体重又被打回了原形。

不过有一件事改变了:她现在意识到,肥胖“不是我的错”。

本文作者

吉娜·科拉塔(Gina Kolata),科学和医学文章作者,曾两次入围普利策奖决赛,著有6本书,其中包括《因祸得福:一个关于希望、家族遗传命运,以及被科学拯救的故事》(Mercies in Disguise: A Story of Hope, a Family's Genetic Destiny, and the Science That Saved Them)。

原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原文标题:New Drugs Could Help Treat Obesity. Could They End the Stigma, Too?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患者,他们,肥胖,减肥,体重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