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昂贵,疗效不定,美国为何每年都要批准这么多抗癌药?

2021
04/30

+
分享
评论
张译文(综编) / 健康界
A-
A+

对癌症患者而言,加速审批真的是福音吗?

近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10年来首次召开会议,考虑收回几款药物的加速审批(Accelerated Approval,AA)。这几款药物均通过了初步研究,但在后续的研究和应用中未能改善患者病情,或延长预期寿命。这个消息一经公布,便引发了大量关注。

事实上,美国每年都会快速批准抗癌药物的数十种新用途,依据就是经初步判断,其能够缓解肿瘤扩散,甚至缩小肿瘤。

但是,这些通过初步判断的药物中,有多少真正能够改善患者的病情,延长预期寿命?问题看似简单,却是美国医学界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癌症专家兼生物伦理学家伊齐基尔·伊曼纽尔(Ezekiel Emanuel)表示:“医生和患者正在使用这些药物,承受它们的危害,却不确定它们是否真的有效。我们不应该永远处于这种‘不确定’的状态中。”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FDA需加强后续监督和修正

FDA表示,设立加速审批程序这条捷径,是为了拓宽重症患者的用药选择。1992年,艾滋病患者和活动家不满于相关药物缓慢的研发进度,提出抗议。作为回应,国会赋予FDA权利,允许后者根据初步研究数据,快速通过药物审批。该项目为许多药物提供了速度更快,价格更低廉的上市途径,在业内大受欢迎。

按照最初的设想,AA途径就像一份合约:如果后续研究证明,这些药物并不能延长患者预期寿命,也无法改善病情,审批就会被撤销。

这本该是个多方共赢的举措,但由于FDA在审批过后,没有加强监督和修正,导致市场上出现了许多价格昂贵,但疗效不定的抗癌药物。并且,自AA途径设立至今,撤销的情况也极少发生。在155个加速审批的抗癌药物中,只有10款药物被撤销,且几乎都是药企主动要求。历史上,FDA仅动用过一次权利,那就是在2011年。那一次,所花时间之长,过程之艰辛,令其至今都感到沉重。

被撤销的药品叫做阿瓦斯丁(Avastin),是罗氏的畅销药物。初步研究表明,该药联合标准药物紫杉醇的化疗能减缓乳腺肿瘤的扩散,长达5个月以上。因此在2008年,它获得了FDA的加速审批,可用于治疗晚期乳腺癌。

但在后续研究中,减缓肿瘤扩散的时间不但从5个月以上缩减至不到3个月,且患者的预期寿命并没有延长。同时,使用阿瓦斯丁的患者还出现了高血压、血栓等副作用。最终,FDA花了一年多时间,撤销了其用于治疗乳腺癌的批准。

有责任阻止无效药物进入市场

据美国数据公司IQVIA(艾昆纬)的数据,美国平均每人在处方药上的花费为世界第一。自2013年以来,该国在抗癌药物上的支出增长了一倍多,现在已超过600亿美元/年(约合3882.6亿元人民币/年),在新药上的支出通常为9万-30万美元/年(约合58.2-194.1万元人民币/年)。药价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延长预期寿命的速度。

图1:

图片来源:《市场上抗癌药物的价格增长趋势研究》Pricing in the Market for Anticancer Drugs,来自《经济展望杂志》(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经济展望杂志》发表了一项研究,结果显示,与现有药物相比,新药和预期寿命增加并没有绝对的关联。图1显示了在2013年,治疗期费用和预期寿命增长的关系。如图所示,每增加1年的预期寿命,治疗费用上涨120%。若换算成美元,即每增加1年的寿命,需要花费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8.5万元)。

图2:

图片来源:《市场上抗癌药物的价格增长趋势研究》,来自《经济展望杂志》

图2显示了每款药物获得批准的时间和每增加1年预期寿命所需费用的关系,显然也呈上升趋势。研究表明,受利益和通货膨胀的影响,市面上的药价每年上涨8500美元(约合人民币5.5万元)。换句话说,在1995年,为增加1年的预期寿命,患者及其保险公司需支付5.4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5万元);10年后,同样是1年的预期寿命,他们需要支付13.9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0万元);到了2013年,需要支付20.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3.9万元)。

对于美国时隔10年,再次召开的药物审查会议,旧金山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癌症专家、FDA长期评论员维奈·普拉萨德(Vinay Prasad)表示:“终于,我们迎来了全民公投,或者说一个小法庭。在这里,我们可以问出这个问题‘我花了这么多钱,病情真的改善了吗?’对于通过AA途径并进入市场的大多数药物而言,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研究人员表示,虽然FDA无法干预药品价格,但它有责任阻止无效药物进入市场。

需降低相似用途药物的重合率

这次会议接受审查的药物包括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Keytruda),罗氏的阿替利珠单抗(Tecentriq)和百时美施贵宝的纳武单抗(Opdivo)。这三款药物都属于最近兴起的“癌症免疫疗法”(immunotherapies),能够帮助身体防御系统识别和攻击癌症。面对皮肤癌和肺癌患者,它们能够延长预期寿命,还可以改善其他病症,因此轰动一时。但同时,它们还获得了数十项其他适应证的审批,包括此次会议重点关注的膀胱癌、喉癌和肝癌。

FDA将听取药企的陈述,同时寻求癌症专家小组的意见,最终决定是否撤销上述药物的部分用途。有迹象表明,FDA可能会采取较为强硬的做法。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将这些药物的6种用途全部撤销,它们还是能够留在市场中,因为它们被批准用于许多其他适应证。因此,撤销批准可能不会给患者带来太大改变。

从根本上讲,加速审批的对象是那些能够填补“未满足的需求”的药物。但如今,大约1/3的抗癌药物都通过加速审批进入市场,其中许多药物的用途都出现了重叠。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Cleveland Clinic)希尔帕·古普塔(Shilpa Gupta)指出,从2016年到2017年,FDA共批准了5款用于膀胱癌的免疫疗法药物,其中2款目前正在审查中。

“我们真的需要全部5款药物吗?”她问道。

面对质疑,FDA在2018年的研究中得出了一个结论——AA途径是成功的。他们指出,在经过快速审批的药物中,55%都在后续研究中得到证明,确实是有效的。

但是,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深入调查FDA这一说法后,发现在后续研究中得到证实,可延长预期寿命的抗癌药物仅20%。对某些癌症而言,延缓肿瘤生长或缩小肿瘤确实对患者有益。但对其他许多癌症而言,其和延长预期寿命并没有相关性。

伊曼纽尔表示:“死于较小的肿瘤,而不是较大的,这并不能安慰患者,因为最终他们的结局还是死亡。”

参考资料:

1. AP News:FDA to scrutinize unproven cancer drugs after 10-year gap

2. AP News:Hearing may be end of road for breast cancer drug

3.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Pricing in the Market for Anticancer Drugs†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FDA,肿瘤,癌症,乳腺癌,血栓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