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公立医院关停院内药房,院外专业药房或为出路

2021
04/30

+
分享
评论
梁建 / 健康界
A-
A+

院内药店的取消,对院外用药市场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发展良机。

近日,一份《广州市博惠大药房关于提前解散的公告》在业内流传。据公告,这家由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工会全资设立的药房将自今年5月1日起进入清算程序,与员工劳动关系也将在4月30日全部终止。药房表示,将依法对员工进行补偿。

公告称,博惠大药房解散是由于国家卫生领域出台的政策和文件导致无法继续经营。4月28日下午,健康界多次电话联系了广州市博惠大药房,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院内药房存在两大风险

据了解,与医院有关的药店分为两种,一种是开在医院内的自费药房,前身是医院的自建药房,医药分家政策实施后,医院将其托管出去,俗称“药房托管”;另一种是由医院成立的公司开的药房,开在院内或者紧邻医院,也就是院内药房。

医改专家徐毓才告诉健康界,院内药房的经营者与医院均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或者是医院领导的亲朋好友,或者是与该院有着多年合作关系的商业公司。医院通常通过两种形式获取利益:或者收取高额的房屋租金,或者直接参与公司利益分成。

“尽管院内药房披着医药分开的外衣,但实际上,这一举措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徐毓才认为风险主要有两点:

一是加重病人负担。由于院内药房主要出于医院自身目的,规避药占比、规避药品零差率,看起来是方便患者,但实际上可能会将医保目录内药品换成目录外药品,集采中标品种换成了流标品种,变相加重了群众用药费用负担。

二是存在政策风险。新医改的目的之一是促成医药分家,切断医与药的利益联系,降低患者医药费用负担,但院内药房并没有达到这种目的,而且为规避药品采购使用政策提供了“暗道”,消减了集中带量采购等政策的积极作用。

关于院内药房的经营风险,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也持类似的看法。赵衡表示,院内药房经营的品种严重依赖医院,在当下医药政策下,还大量引入招采落标品种或无法进入医院目录的品种,将造成了处方外流,容易影响集采中选品种采购指标的完成。“这类药房的运营模式在当下其实是不明朗的,政策风险也是必然存在的。“赵衡认为,最重要的是,既然有加成,那就是和政策方向是相反的。无论是医药分家,还是零加价,还是降低患者经济负担,都容易触碰政策红线。

事实上,上述风险已经开始显现。例如在今年年初,健康界曾报道,因为发现父亲肺移植术后自费在院内药房购买的50多万元药物其实是医保目录内药物,一位患者家属将江苏无锡市人民医院告上了法庭。

也许正是基于上述风险的存在,很多地方在近年已经陆续关闭了院内药房。据健康界了解,今年1月,有网友在问政平台反映,唐山丰南某医院内存在“自费药房”的问题。该区区委书记回复表示,医院已就此问题进行调查,并对自费药房进行了关停。

今年2月5日,佛山市卫健局亦发布了《关于调查核实院内营利性药店等情况的通知》,要求全市公立医疗机构进行自查,是否存在院内营利性药店的情况,如有务必立即整改。各区卫健局负责组织辖区内公立医疗机构开展调查,并收集汇总核查或整改情况于2月9日前上报。

公立医院自办药房有内因

既然风险存在,那么对于医院本身来说,建设院内药房的动力何在?徐毓才认为,院内药房的出现,不但可以降低医院药占比,而且可以更加周到的“满足”临床用药需求,看起来更像医药分开,同时也拦截了处方药的外流,因此更容易得到医院的认可。

“一般的大医院都有院内药房和自办的院外药房,这两个药房的功能也不尽相同。一些常规的、治疗需求的药通常会保留在医院药房;那些辅助性的、保健类的和进口药物,就放到自办药店去了。”徐毓才表示。

徐毓才同时透露,医院常规药品一般都能在药房获得,而不少辅助性、保健性的药物,虽然临床效果不错,但由于价格较高且不能使用医保支付,往往会被放到院外自办药房销售。此外,院外自办药房销售的药品,并不会纳入医院“药占比”考核。出于降低“药占比”需求,促使不少医院将大量药品放到自办药房销售。

通过自办药房卖药的方式,不少医院都获得了可观的收益。但是,这种方式虽然能解医院的燃眉之急,却有悖于公立医院改革的初衷,甚至可能蜕变为另一种形式的“以药养医“。徐毓才认为,取消公立医院自办药房,应该成为公立医院改革中必须进行的一环。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断掉医院对药品的依赖,促使医院全力提高诊疗技术,向管理和服务要效益。

关闭院内利好院外市场

医院既需要完成各项考核指标,又不想让药品收入“肥水流了外人田”,因此才在院内开起了药店。赵衡表示,院内药房多数都是自费药,因此医院能从中得到一定的利润。

尽管院内药房利润大,但是自从“创新药入院难”现象被广泛关注后,公立医院自费药房这块“自留地”就成为了诟病对象。徐毓才认为,医院提早关闭自己家的院内药房,则可以远离风险保平安。

“中国医改的目标是消除“以药养医”,让14亿人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但无论是自费药房还是药房托管,都增加药品流通的中间环节,违背了改革的初衷,打政策的“擦边球。”徐毓才表示。

尽管如此,对于本次广州医院直接关闭院内药店,徐毓才并不认同一刀切关闭的政策。“对于已经实行了托管的药房一般会面临几个难题,一是协议如何继续执行?二是如果不能继续执行,如何好说好散?三是终止后,医院减少的收入怎么弥补?下一步如何健康运行?”

除了对于医院产生负面影响之外,对于患者而言也并非一个好消息。徐毓才认为,如果不能有效解决新形势下医院的健康运营难题,恐怕仅仅关闭院内药房只是治了标,并不能解决病人费用负担重的根本问题,关闭了院内药房还会给病人造成更多的不方便。

对此,徐毓才给出建议是:建立专业的院外药房。“在未来不允许医院内设置药房的情况下,将会催生出一大批医院附近的专业药店,所以有必要让这些专业药房成为定点医保药店,承接处方外流,减轻患者的负担。”

这些药店承接处方药最关键的是其专业性。”对比普通药店,专业药房需要更多的专业设施以及临床药师或值得病人信任的专业医生,目前药店服务员以卖药为主的经营模式必须改变。“徐毓才认为,医院更应该体现专业的技术价值,真正摆脱以药养医的短板。因此,医院可以往技术、服务方面去发展,而不是去靠卖药。

赵衡也认为,取消院内药房利好社会药房,尤其是院边店。“目前由于自费药房的存在,医院能够把持这处方,让处方无法流出。例如像针剂产品,一些医院会选择院内自费药房的配,送可以输注,而院外购买的则不输注,单这一点要求就可导致院外很多品种没法做。

即使未来院内药房全面取消,对于医院来说也并非全是弊端。赵衡认为,院内药房取消之后,医院完全可以依靠互联网进行售药,在目前网售处方药解禁的情况下,医院完全可在此领域抢得一杯羹。

在处方外流的大背景下,院内药店的取消,对院外用药市场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发展良机。敬请关注2021年5月21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2021健康界峰会之中国健康财富大会,健康界与你一起分享健康中国新时代的新财富智取之道。

来自大会主办方的最新好消息:朋友圈转发下方大会海报,扫描二维码上传报名信息及转发截图,即可免费领取价值1888元的参会门票,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哦!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院内药房,连锁药店,处方外流,网售处方药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