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认证 退出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移植还是销毁?夫妻离婚后,冷冻胚胎该归谁所有

原创 2021-04-15 张译文 / 健康界
我行我show!中国医院管理案例评选,医院卓越管理实践大秀场。点击查看

如果两人没有做好最坏的打算,冷冻胚胎的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试管婴儿技术的使用率攀升,问题也随之而来。夫妇离婚,未使用的冷冻胚胎该如何处理?

彼得·戈尔丁(Peter Goldin)今年44岁,他跟丈夫决定通过试管婴儿来组建家庭。在生育诊所,他们需要设想所有最坏的情况,填写一大堆确认文件——如果其中一方死亡或精神失常,未使用的胚胎该如何处理?捐赠还是销毁,谁来决定?如果夫妻离婚或分居,胚胎的监管权和处置权应该归属哪一方?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专科医生霍德斯·沃茨(Hodes Wertz)表示,如果双方一起创造了一个胚胎,双方的遗传物质就会结合在一起。如果两人没有做好最坏的打算,冷冻胚胎的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现代人的离婚烦恼,冷冻胚胎该归谁所有?

近日,美国数家大型诊所均表示,在疫情期间,试管婴儿等辅助生育手段的使用率大幅上升。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是美国最繁忙的生育中心之一,去年下半年,该中心新增患者数量较2019年同比增长30%。目前,全美最大的胚胎捐赠诊所存有100-130万冷冻胚胎,而10年前仅50-60万。

据悉,如果要做试管婴儿,患者每天都需要自行注射促生育药物——促性腺激素,持续8-12天,目的是刺激卵巢,使之形成大量成熟的卵子。

手术当天,患者在麻醉状态下,由医生用针头穿过阴道取卵。待这些卵子在诊所的实验室里完成受精后,再把一个或几个胚胎植入患者子宫,或对其进行基因异常检测,冷冻起来,以备未来胚胎移植。

沃茨表示,对病人来说,做试管婴儿要承受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压力,但好在疫情期间可以居家办公,无需因各种检查向单位请假,也免去了通勤的困扰。

不过,完成胚胎冷冻之后,烦恼仍未结束。“没人结婚是为了离婚,但离婚确实会发生,而且经常发生。”戈尔丁说道。

任何一个离过婚的人,都知道离婚的痛苦,涉及财务拆分,财产分割,裁定每一个孩子的监护权……近年来,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不断扩大,越来越多想要离婚的夫妇新增了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如何处理未使用的冷冻胚胎?

美国华裔律师、Surrogacy Concierge创始人兼CEO蒋佩芳(Evie P. Jeang)告诉健康界,她曾接触过一个案例。出演《摩登家庭》的女演员索非亚·维加拉(Sofía Vergara)曾经有一个未婚夫,名叫尼克·洛布(Nick Loeb)。两人分手后,洛布想要使用两人之前冷冻的胚胎,但维加拉不同意。于是,洛布就冷冻胚胎的归属问题起诉了维加拉。最后,在法院的介入下,这一问题才最终得到解决。

莫妮卡·马齐(Monica Mazzei)是Sideman & Bancroft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家庭律师,她的客户大都来自硅谷,属于高净值客户。她说道,这种情况简直太常见了,以致于我现在面对每一位客户时都会问一个问题:关于冻卵、冻精和冷冻胚胎,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她说:“如果你们已经离婚或分手,可能彼此都不喜欢对方。这时其中一方用胚胎生下孩子,那另一方就会很尴尬。”

位于洛杉矶的国际生育法律集团(International Fertility Law Group)合伙人理查德·沃恩(Richard Vaughn)表示,前来咨询冷冻胚胎相关法律的客户越来越多了。如果将胚胎的监管权和处置权完全给予一方,那么一旦其使用了胚胎,双方可能会因此产生情感和经济上的纠纷。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律师:“争议胚胎”处理须经过双方同意

在美国,各州关于如何处置未使用冷冻胚胎的法律各不相同。一般情况下,只要一方不同意,法官就不会强迫胚胎移植,但也有例外,那就是2014年以后的亚利桑那州。

2014年,亚利桑那州的露比·托雷斯(Ruby Torres)被检测出患有癌症,她担心日后无法怀孕,决定冷冻胚胎。她使用的精子来自当时的男朋友约翰·特雷尔(John Terrell)。两人签订了一份合约,规定这些胚胎是夫妇两人的共同财产,需要经过双方同意才可使用。

但婚后不久,特雷尔就提出了离婚。托雷斯此时已丧失生育能力,所以想要移植胚胎,不料却遭到了特雷尔的反对。他反对胚胎移植到托雷斯体内,希望将其赠与另一对夫妇。

据外媒报道,当时法院指出,虽然涉及“敏感话题”,但两人事先签订的合约仍然受制于“合同解释原则”(ordinary interpretive principles)。因此,鉴于双方无法就冷冻胚胎的归属达成一致,需遵照合约执行。

虽然托雷斯得到的结果令人遗憾,但她的案子让亚利桑那州修订了一条法律,规定无论是否已签订合约,法官都需将健康的胚胎给予想要移植的那一方。

而在国内,要想探讨冷冻胚胎的监管权和处置权,就要先对其法律性质进行界定。遗憾的是,关于人体冷冻胚胎的法律性质,我国法律并未明确。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翟晓静告诉健康界,在学者理论界,有的将冷冻胚胎界定为“物”,有的则认为应将其界定为“中介体”。

对此,翟晓静更倾向于“中介体”的说法。她认为,冷冻胚胎只是生物上的生命体,仅仅具有生命的迹象,没有自我意识,不享有生命权,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人。

“冷冻胚胎不能享有像自然人一样的法律保护。”她说道。

此外翟晓静补充道,虽然冷冻胚胎具有孕育成生命的潜质,比非生命体具有更高的地位,应当受到特殊的尊重和保护,但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明确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冷冻胚胎。因此,冷冻胚胎既不能被认定为“主体”,又不能被认定为“物”。

“冷冻胚胎成为人的可能性毕竟是非常有限的,让其和人享有同样的法律和道德地位,将会带来无法预估的道德风险。”她说道。

因此她认为,夫妻双方在冷冻胚胎后离婚,如果事先未就该冷冻胚胎的归属进行明确约定的,则一般不应当支持任何一方保留、继续移植或者捐赠他人的请求,应当将剩余冷冻胚胎销毁或用于科研。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如何避免“争议胚胎”困境?

正如翟晓静所说,事先签订合约,明确冷冻胚胎的归属十分关键。在美国,夫妻双方在冷冻胚胎之前,需要在生育诊所填写表单,这在日后可能产生的官司中可以提供帮助。

戈尔丁和丈夫一起,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拥有了一个女儿。在生育诊所,两人决定如果日后分手,未使用胚胎的决定权将归戈尔丁所有。

去年,两人真的走到分居这一步,他的丈夫却改变了主意,不希望使用冷冻胚胎。戈尔丁说:“他已经忘了当初的协议。”

虽然最终在律师的帮助下,他还是获得了胚胎的监管权和处置权,但前后历时一个月。

戈尔丁案让人们了解到,诊所的表单并不严谨,不足以涵盖大部分可能情况。戈尔丁建议想要做试管婴儿的夫妇起草一份法律合同,详细列出双方的权利。

蒋佩芳说道,签订婚前协议书在美国十分普遍,其中就会涉及冷冻胚胎的归属问题,包括离婚和一方去世的情况。此外,如果婚前没有签订协议,在婚后冷冻胚胎之前,双方也可以签订婚后协议书,解决之后可能出现的“争议胚胎”问题。

从法律层面来讲,最推荐做法当然是“签订婚前或婚后协议书,并且跟诊所也签订一份落有双方签名的合约。”她说道。

除签订合约外,她认为精子或卵子捐赠也能解决这一问题。若胚胎使用的是捐赠者的精子,或男方以捐赠的名义提供精子,并明确放弃其作为父亲的权利,那么女方想要使用胚胎是不需要双方签名同意的。

沃茨同样表示,虽然一般来说,由于胚胎的存活率高于卵子,且其透露出的健康信息也更加清晰,冷冻胚胎成为了大多数人的选择。但若双方关系不稳定,她仍然推荐尚无怀孕计划的女性冷冻卵子或伴侣的精子,或退一步,使用捐赠者的精子来冷冻胚胎。

如今,越来越多公司将生育治疗纳入医保计划,她说道,“我看到很多患者跟现任伴侣来做试管婴儿,就是因为这是公司福利。所以有时,如果我感觉他们对彼此并不确定,我会建议他们选择冻卵。当然,最终决定权仍在患者自己手中。”

参考资料:

1. The New York Times:The Latest Issue in Divorces: Who Gets the Embryos?

2. The Big Smoke:Covid and divorce: Who gets to keep the frozen embryos?

试管婴儿,冷冻胚胎,冻卵,美国,生育,辅助生殖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相关推荐

赞+1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