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将建电子处方中心,利好网售处方药市场?

2021
04/12

+
分享
评论
申佳 / 健康界
A-
A+

为何是首家独立的电子处方中心?

2021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联合下发《关于支持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放宽市场准入若干特别措施的意见》(发改体改〔2021〕479号)(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指出,支持开展互联网处方药销售,将在海南博鳌乐城先行区建立海南电子处方中心(为处方药销售机构提供第三方信息服务),对于在国内上市销售的处方药,除国家药品管理法明确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外,全部允许依托电子处方中心进行互联网销售,不再另行审批。

2015年底,乌镇互联网医院开出中国互联网医院首个“电子处方”。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医患关系办公室主任樊荣曾撰文指出,这并非真正意义的电子处方。

五年过去,产业环境几经起伏,更经历了新冠疫情这样的黑天鹅事件,互联网医疗一年里走完了多年的路,网售处方药已成事实。

樊荣感慨,五年前的预测将成现实。而乌镇互联网医院背后的微医集团,分拆出数字医疗平台微医控股,于4月1日正式提交IPO招股书,拟于港交所上市。

面对海南消息落地,处于静默期的微医对健康界表示:“相关信息目前不予置评”。

真实处方从哪里来?

无论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医疗保障研究室主任顾雪非做客健康界《健客交锋》节目,还是健康界采访企业人士时,在提及“互联网+医疗健康”时,他们都不约而同提到了“宠物照片当处方图片”的事件。

2019年6月,人民网记者对20家医药电商进行了处方药购买实测,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用宠物照片充当处方竟能成功下单;最低10mg就可能导致儿童死亡的毒性较大的处方药——硫酸阿托品片,无需处方可一次性网购多瓶。

顾雪非的关注,更侧重于技术的成熟度,“在医疗场景下,互联网手段能不能够达到诊疗的要求?”

来自第三方处方流转平台企业易复诊的副总经理李增军表示,技术上已能达到要求,处方的真实性非常关键,因为处方的来源至关重要。

用户购买处方药时,事实上手头未必有处方。用李增军的话说,“这其实是一个社会性问题”。

清明假期期间,河北居民兰女士来北京度假,深夜突然肚子疼,疑似急性肠胃炎。兰女士尝试在某APP上下单购买药品,她选择的是常为康枫蓼肠胃康颗粒,这是一种她以前腹痛时吃过有效的处方药。

将药品加入购物车后,出现了网络问诊指引,填好写实名信息,并勾选服务使用须知后,进入网络问诊环节,网上的医生问诊需要用户确认已在线下医院完成初诊。

兰女士并未经过线下诊疗,不过还是根据以往经验回答了是急性肠胃炎。当医生询问“是否线下就诊过”,用户回答“是”之后,电子处方就开具出来,可以根据处方购买一盒常为康枫蓼肠胃康颗粒,并送药上门。

整个线上问诊和购药过程,兰女士并没有提供任何线下医院处方诊断或病例图片,但依然可以购买处方药。“在肚痛难忍并且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我不可能去线下医院就诊,而只想快点收到药品。”

北京大学药学系史录文教授分析称,患者为避免去医院排队挂号的繁琐,选择便捷的网络购药。然而,药品并非普通商品,特别是处方药,患者自己辨别的能力较弱,药品的副作用、配伍禁忌需要专业的药师服务。

在专家看来,处方真实性无法判断会带来极大隐患。首先是责权利不清,其次是有可能对患者治疗过程产生极大的影响。

“这一环节的欠缺,将导致患者的治疗受到影响,严重的可能导致健康受损,因药致病等问题。”史录文强调,一旦患者出现用药安全的问题时,权益很难得到保障。

据李增军介绍,目前存在三种获取处方的模式,一种是未凭方售药的“补方”模式,即没有处方销售处方药,事后找补方(通过线上、线下医院进行补方);一种是医患面诊之后由医疗机构将处方进行线上流转;还有一种是,基于首诊资料进行医患远程复诊续方后形成复诊处方。

“互联网医院补方是普遍做法,但实际上按照2018年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的话,这种补方行为也是违规的,因为你没法认定患者的复诊身份。”李增军表示。

正如北京卫生信息协会会长沈韬在《健客交锋》中表示,“最重要的就是人员的辨识,第二是医疗行为的确认,有了这两条,医疗支付才是比较安全和可靠的。”

“在我国,公认来自医院HIS系统的处方是真实可靠的,”李增军说。

厂商群雄割据处方平台

根据《意见》,海南电子处方中心将对接互联网医院、海南医疗机构处方系统。李增军认为,这一模式可以保证处方来源的可靠性。

同时,文件中指出,电子处方中心还对接各类处方药销售平台、医保信息平台与支付结算机构、商业类保险机构,实现处方相关信息统一归集及处方药购买、信息安全认证、医保结算等事项“一网通办”。

“互联网+医疗健康”给医患端都带来便利,但也进一步承载了更多期待。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医保处处长冷家骅介绍,以乳腺患者为例,乳腺患者的长期生存率非常高,当患者进入了慢病的随访过程中,规律的复诊需求给医院带来压力,而互联网医院则极大节省了患者的奔波之苦,也释放了医院的物理空间。

冷家骅坦言,患者在线上完成了第一步的复诊之后,会提出更高的要求。“比如说线上结算药品,化验的检查在线上就结算,确实也有相关的医保政策在逐步推进这些需求的落地。”

“目前,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还是通过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来实现患者的上述需求,我们也期待下一步能有更深入的医疗和医保付费之间的合作。”冷家骅如是说。

互联网+医疗的探索发展,带来了更多便利,也使得处方监管和追溯方面有了新的手段。两会委员也一直在进行呼吁,早在2018年,全国人大代表、大参林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柯云峰在就建议,建立以医保平台为中心、或以第三方平台为中心、或以互联网医院为中心的“医疗、医保及零售药店”三方信息共享模式。

数年来,各地连续有省级、市级的处方流转平台落地。而海南此次将独立设置的电子处方中心,根据业内人士解读,“以往的试点,或由当地卫健部门牵头,或由医保局牵头。”而海南这一电子处方中心的独立性体现在:医疗机构、医保都只是其中对接的一端,牵头机构由国家卫健委、发改委和国家药监局分工组成。

健康界梳理,各地落地的部分处方流转平台,以及相应的牵头方、参与方和背后的厂商:

(公开信息,健康界整理)

目前处方共享平台厂家云集,包括易复诊、阿里健康、腾讯微信、上药云健康、卫宁健康、东华医为、微医、微问诊等。一位行业观察人士认为,医疗信息化市场还处于群雄割据的战国时代,虽然各个细分市场有所区别,但行业集中化是必然趋势。“据一家医疗信息化企业的老总说,未来5~10年,市场或将由5家左右巨头分割。”上述人士表示。

1药网高级副总裁兼首席公共事务官刘彤认为,海南独立电子处方中心的落地,意味着网售处方药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进一步明确未来开放网售处方药的大趋势。“网售处方药是直接看得到的利好,但不止于此,网售处方药只是一个起点,”李增军认为。

而医疗咨询机构Latitude Health的赵衡则持谨慎态度,“医生缺乏经济动力;门诊统筹将推动处方进一步回流,个人账户缩减50%,也推动个人回流到医疗机构去购药;而医院取消零加成以后,药店的药品会比医院更贵,用户会选择去医院开药。这些因素会制约处方外流的增长。”

来自药品销售一线的人士刘涛(化名),是一家在京津冀有20多家连锁药房的小型医药流通企业的负责人。他告诉健康界,药店确实比以前难做了,“看谁熬过这十年”。

但刘涛也表示,其实现在药店的医保内药品基本和医院是同样价格。“不赚钱,甚至这些品种亏钱,就是为了引流,靠的是医保外药品和保健品赚钱。”刘涛解释,就和开超市一样,粮油肯定不赚钱的,就是为了引流,顾客会买其他的产品,例如保健品。

组合拳下,市场如何走?

值得关注的是,4月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保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措施。会议明确,改进个人账户计入办法,同时拓宽个人账户使用范围,允许家庭成员共济,可用于支付在定点医疗机构就医,以及在定点零售药店购买药品、医疗器械和医用耗材发生的由个人负担费用,探索用于家属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保等个人缴费。

过去,医保个人账户存在滥用情况,很多人使用个人账户在药店购买生活用品,所以推动个人账户向统筹账户转移的呼声不断,门诊共济保障机制也成为2021年国家医保局的重点工作。

成都新医势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夏军认为,“一旦个人可以在网上使用医保主动支付,就预示着我们在家里就可以完成整个闭环,就是挂号、问诊、看病,开具处方和审方,与医保的对接报销,药品配送到家的过程。这对于药品销售会是很大的利好。”

而早在2019年的新版《药品管理法》,明确了药品的线上线下销售的一致性。“所以新版药品法实际上承认了药品在线上可以销售的合法性,”夏军表示。

在刘彤看来,虽然新《药品管理法》通过立法允许有条件地放开网售处方药,但对于网售处方药的监督管理办法一直没有出台。“这次针对海南的《意见》中关于网售处方药销售政策的推出,通过区域的先行先试,以政府主导电子处方中心来探索更适应现实需要和未来发展的处方流转平台,不仅有助于探索和积累运营、监管经验,还可能加速监督管理办法的推出。”

刘彤认为,这对于规范正处于快车道上的互联网医药健康行业的发展意义重大。政策是对互联网医药健康行业的直接利好,一来可以改善人民群众的就医购药体验;二来可以提升互联网医药行业的市场份额;三来可能会进一步加速医保线上接入的脚步。

李增军也认为,这次在海南落地电子处方中心,或是从国家层面认可和推进独立处方中心的建设。“之前可以说认可方向是对的,这次是释放更强的信号,要把这个行业真正做起来。”作为从业者,李增军感到喜悦。

赵衡则表示,如果“健康看门人”没有建立起来——缺乏足够的优秀的基层医生,分级诊疗并未落地,现有的变化还不足以支撑对网售处方药市场的巨大改变。因为患者还是会在去医院就诊的时候,顺便开药,何必拿着处方多跑一次药店?“国外的处方外流市场是基于其分级诊疗,看医生首先去诊所,初诊的诊所并没有自带的药店,患者拿着处方去外面药店购药。”

“真正利好的会是社区医院。社区医院现在进入医联体,跟上级医院的药品目录统一。上级医院会把药品配送到下级医疗机构,患者在下级医疗机构也能获得所需的药,就直接去社区医院,而不用去上级医院。”赵衡说。

健康界注意到,近期《长期处方管理规范(试行 征求意见稿)》的发布,也可称之为“利好社区医院组合拳”的一部分。长处方推行,慢病患者下沉转诊到社区医院就医,家庭医生签约率、慢病管理工作量和药学服务工作量等明显增加,长期处方政策对社区卫生机构的运行很有益处。

一石激起千层浪,新动作对网售处方药是否会释放出真正的利好,还待观察。但可以肯定的是,作为技术发展的必然产物,电子处方平台在政策背景下发挥着更重要作用,成为线上线下医疗服务,以及医疗服务和药物发生融合的纽带,提升医疗服务和药品的可及性。一旦海南电子处方中心落地,各地纷纷追随效仿,在这一大趋势下,电子处方平台这一细分领域的市场未来可期。

数字化医疗终究是大势所趋。处方外流将呈现哪些新趋势?医疗信息化的痛点和难点在哪?智慧医院建设如何加速?这些数字医疗的焦点话题将在2021年5月21-23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2021健康界峰会之中国数字健康大会揭晓答案。同时本次峰会还精心策划了10多场云端论坛、40多场现场活动、超千平方米解决方案展览,邀约名家、名院、名科、名企共同分享健康中国蓬勃生长的新思维与新实践。

更多精彩内容,可登陆健康界峰会官网,了解详情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电子处方中心,海南,处方外流,易复诊,处方共享平台,1药网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