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有的廉价常见药,能成为人类攻克新冠的“秘密武器”吗?

2021
04/01

+
分享
评论
国际妹(编译) / 健康界
A-
A+

现有药物往往对抵抗快速传播的流行病更具明显优势。

有几十年历史的抗抑郁药会成为对抗新冠病毒的秘密武器吗?

两项小型研究表明,受试者在出现新冠肺炎症状后不久服用氟伏沙明(通常用于治疗强迫症),可以预防病情发展为重症。

这是个令人兴奋的想法:仅需10美元,两周疗程的药物就可以减少新冠肺炎死亡率和住院率。因为氟伏沙明不仅能遏制仍在蔓延的疫情,对于那些需要等待数年才能获得疫苗的低收入国家来说,更是天大的喜讯。但与此同时,对诸如氟伏沙明等具有抗新冠病毒潜力的药物进行全面评估仍面临障碍。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药企没有动力测试药物的有效性

制药公司没有动力花费数百万美元测试这些廉价非专利药物的“新用途”。任何一种药物,即使是在早期试验中表现出有疗效的药物,都不大可能带来重大效益。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预防医学教授杰弗里·克劳斯纳(Jeffrey Klausner)说,疫情早期人们对新冠病毒的治疗充满热情,后来以失败告终,这让人们心生畏惧。

例如,美国FDA于2020年3月紧急批准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在不到3个月后就有证据表明,这种药物对患者的危害大于益处。美国FDA只好取消了该药物的使用许可。

布莱根和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传染病临床主任保罗·萨克斯(Paul Sax)说:“我们这些想使用循证医学的医生对羟氯喹一事感到有些失望,真的想在我们真正赶上风口之前看到好的研究。”

这就形成了一个两难的局面。直到最近,作为美国最大的生物医学研究官方资助机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对再利用药物的研究也没有表现出多大兴趣。

如果没有大笔资金,研究就很难进行。因此,这一任务落到了慈善家的肩上。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帕尔塞默斯基金会(Parsemus Foundation)创始人伊莱恩·里斯纳(Elaine Lissner)表示:“我们正在错失现有药物带来的公共健康益处,因为我们几乎完全依靠私人出资来推动药物研究。”该基金会正在支持对氟伏沙明和其他低成本口服药物抗新冠病毒的研究。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现有药物对付流行病或更具优势

与研发药物和疫苗相比,研究现有药物对抵抗快速传播的流行病具有明显的优势。“如果成功了,并且成功上市,就不需要任何研发时间。”传染病专家丽莎·丹泽格(Lisa Danzig)说。

2020年4月,丽莎得到消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Francisco)研究人员发现了69种可能药物,如果在新冠病毒感染早期使用,这些药物可以对抗感染症状。“我在想,如果我们在临床试验中快速测试其中一些药物,就能在10月份获取结果。”

然而,由于受试者招募困难,这些研究最终搁置。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精神病学家埃里克·伦泽(Eric Lenze)2020年与同事安吉拉·赖森(Angela Reiersen)合作,在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中进行了氟伏沙明的试验。

氟伏沙明是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类中最老的药物之一,在许多国家被用来治疗重度抑郁症的处方药,并于1994年被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强迫症。

伦泽等人在2020年11月发表于《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的试验结果显示,接受氟伏沙明治疗的80名新冠肺炎患者没有一人病情加重,而服用安慰剂的72名患者中有6名病情恶化,需要住院治疗。

2021年2月,另一份学术期刊发表了一项与JAMA上的试验结果一致的研究:在美国海湾地区暴发疫情期间,113名跑马场工作人员在感染新冠病毒后计划服用氟伏沙明,其中65名最终服用该药物的患者中无一人病情加重,而48名拒绝服用该药物的人中则有6人住院、1人死亡。

萨克斯认为,细胞和动物数据是代表氟伏沙明有效的证据,表明该药物通过不同于治疗抑郁症或强迫症的分子途径阻断了有害炎症的发展之路,使其更有希望成为“未经证实的抗新冠病毒药物之一”。

他正在等华盛顿大学正在进行的一项全国性试验的结果。“但根据多年来对传染病治疗试验的观察,很多试验都是失败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生物统计学家伊丽莎白·奥格本(Elizabeth Ogburn)也表示,规模较小的研究更有可能高估药物的作用。

现实中已有多个例子。在疫情暴发早期,一些医生根据早期的实验室数据,用康复患者捐赠的血浆治疗恢复期患者。然而,随着疫情的缓解,人们对血浆的热情有所下降,而且更大规模的研究表明,血浆并没有提高住院患者的存活率。

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医学院医学科学家大卫·波尔维尔(David Boulware)指出,2021年1月一份新闻稿称,痛风特效药秋水仙碱使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减少了44%,但全部数据显示该药物的作用并没那么大。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现有药物治疗新冠肺炎的出口在哪?

由于NIH的兴趣不大,美国的私人资助者们抓住了这个机会。

硅谷科技企业家史蒂夫·基尔希(Steve Kirsch)2020年春天就启动了新冠肺炎早期治疗基金(COVID-19 Early Treatment Fund),以支持有前景的门诊药物的研究。

该基金资助了已经发表的氟伏沙明研究项目,当前全美范围内氟伏沙明相关研究共需200万美元,该基金也筹措了大部分资金。然而,美国社会却普遍认为基尔希在大肆宣传这种药物。为此,报社拒绝刊发他的专栏文章;Facebook删除了他的帖子;还有媒体删除了基尔希专门为氟伏沙明而撰写的文章,并封了他的账号。

在该基金担任志愿医疗顾问的丹泽格表示,药物的功效和安全性只有在获得FDA授权后才能进行宣传,而这些规则“并不为科技界人士所熟知”。

布尔韦尔说,机构层面的指导方针变化缓慢,而且更改需要有充分的理由。“如果有指导准则,而你却违背了,就会造成医疗事故。”

然而,布尔韦尔发现,关于氟伏沙明的研究数据很有希望,他还希望尽快完成该药物更大规模的试验。“这可能是第一种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如果没有羟氯喹的前车之鉴,相信人们会有大不相同的看法。”

除了氟伏沙明研究之外,其他利用现有药物治疗新冠肺炎的试验也在招募受试者,包括NIH有关单克隆抗体、可吸入β干扰素和卡莫司他的试验,以及评估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或维生素D用于治疗或预防新冠病毒感染的单独试验。

埃默里医学院(Emory School of Medicine)院长维卡斯·苏哈特梅(Vikas Sukhatme)说:“我相信我们会找到一些答案,如果能早点获得就更好了。”

原文来源:KHN

原文标题:Scientists Seek Covid Treatment Answers in Cheap, Older Drugs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药物,研究,伏沙,治疗,肺炎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