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诊量1个月暴增7倍,富裕地区更偏爱远程医疗?

2021
03/22

+
分享
评论
张译文(综编) / 健康界
A-
A+

宽带接入受限是远程医疗服务最大的“拦路虎”。

远程医疗一度被认为是解决偏远地区就医困难的关键技术手段,但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最新研究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研究表明,远程医疗服务的获取与地理位置有关,各地区间在医疗护理方面存在巨大的数字鸿沟。兰德公司的政策研究员乔纳森·坎托(Jonathan Cantor)是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他表示,政策制定仍应以扩大面诊服务范围为重心,不应依赖远程医疗。

富裕地区使用远程医疗几率更大

新冠肺炎疫情迫使美国医疗卫生系统向大规模数字化转型。2020年3月,美国疾控中心(CDC)呼吁,非紧急医疗护理优先考虑远程医疗的模式。随后,美国迅速放宽了《健康保险便利与责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 HIPAA)中的规定,并扩大了远程医疗服务的报销范围。

此外,为了减少病毒传播,同时省下个人防护设备以供给疫情前线的医务人员,美国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去年要求医疗机构暂停面诊服务,进一步为远程医疗的发展助力。

兰德公司的研究于3月6日发表在《美国预防医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Medicine)上。研究发现,2020年,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中超过40%的按服务收费(FFS)的初级医疗服务都来源于远程医疗,而在2019年新冠肺炎疫情之前,这一比例不足1%。此外,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发现,仅在2020年3月2日至4月14日期间,远程医疗的问诊量就暴增700%。这表明在疫情期间,面诊人数有所减少,远程医疗的使用量在大幅增加。

坎托表示,“远程医疗的使用量得到增长,更加方便我们进行研究,”但研究结果令人惊讶。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研究发现,医疗护理服务中一些关键差异和经济、地理有关——与低收入和农村地区的患者相比,生活在富裕地区和大都市的患者使用远程医疗的几率更大。

疫情期间,在较为富裕的地区,远程医疗问诊量增幅为每万人48次,低收入地区的增幅仅为每万人15次。在大都市,增幅为每万人50次,而在农村地区,增幅仅每万人31次。

研究人员表示,大都市和农村地区的数据对比令人震惊。因为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远程医疗被视为解决农村地区就医困难的有力途径。

但事实证明,人们的预判出现偏差,远程医疗的使用量在农村地区的增幅远小于城市地区。

宽带接入受限是最大“拦路虎”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团队虽然没有调查各地区差异背后的原因,但提供了一些猜想。

研究人员写道,“不同地区之间存在文化、政治和教育水平的差异,这可能是导致远程医疗服务差异的原因。”其他诸如宽带、电子设备、数字健康公众教育等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也加剧了各地区间的数字鸿沟。

据悉,数字鸿沟是指,有些人有机会获得技术,且有能力使用技术,而有些人却没有办法。对应医疗护理领域,数字鸿沟可能导致各地区在患者信息、远程医疗服务或面向患者的软件,如在线预约就诊等方面存在差异。

2017年,美国医学信息学协会(American Medical Informatics Association, AMIA)断言,在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中,宽带极为关键。

同样,兰德公司的研究显示,低收入地区的远程医疗服务使用量低,原因可能是当地患者无法获得高质量的宽带连接,或没有支持视频通话的设备。而对于农村地区的患者而言,宽带接入受限也是其主要原因。

根据北卡罗来纳州宽带基础设施办公室(North Carolina Broadband Infrastructure Office)的数据,导致宽带接入受限、加剧数字鸿沟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1. 宽带订购费用

2. 路由器等所需设备的获得及其购买成本

3. 不认可宽带网络在生活中的必要性

4. 数字健康普及程度较低

北卡罗来纳州宽带基础设施办公室宣称,前两个因素可通过政策干预来解决。例如,降低购买和使用宽带的负担,推动数字医疗的公平性和可及性。但是,后两个因素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特别是公众教育层面的付出。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远程医疗不能代替面诊服务

“通常情况下,那些无法获得远程医疗的人,往往也是对医疗护理最迫切的人,”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Robert Wood Johnson Foundation)高级项目主管莫娜·沙(Mona Shah)感叹道,“疫情不断发酵,如何确保每个人都获得所需的护理服务,十分重要。”

研究人员表示,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数字鸿沟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其存在本身就会加剧已有的健康差距。

例如,越来越多患者在疫情期间放弃护理,为了填补这一空缺,医疗机构依靠远程医疗来提供绝大部分服务。因此,使用远程医疗的患者人数达到了峰值。但数据证实,这么做并没有抵消面诊服务不足带来的损失。换句话说,有一些患者失去了面诊服务,同时还无法获得远程医疗,导致各地区临床结果和疾病负担方面的差距进一步扩大。

为整体了解远程医疗在疫情期间的使用情况,兰德公司的这项研究是第一步。目前,远程医疗、数字健康的未来仍不明晰,相关政策的走向也是个未知数。

研究人员建议,政策制定者应该继续扩大远程医疗服务的报销范围,更新临床指南,以鼓励远程医疗的使用。此外,未来的卫生政策和社会服务应该侧重于拓宽患者获取医疗资源的途径。为此,政策制定者应付出加倍努力,重启面诊服务,并使之覆盖更多地区,而不是用远程医疗来代替面诊。

参考资料:

1. Patient Engagement Hit: Digital Divide Yields Income Telehealth Care Access Disparities

2. Americ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Medicine: Who Is (and Isn't) Receiving Telemedicine Care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3. Patient Engagement Hit: Is the Digital Divide the Newest Social Determinant of Health?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远程医疗,数字健康,农村,看病难,宽带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