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报告丨百亿基因检测市场背后:国产化替代浪潮来袭,企业转战院内渠道

2021
03/11

+
分享
评论
苏浩 / 健康界
A-
A+

看政策、技术、资本如何协助基因检测行业飞速发展。

随着精准医疗概念逐渐深入人心,基因检测技术落地成本又断崖式下降,消费级基因检测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祖源分析、遗传病检测......”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检测服务层出不穷。

如今,基因检测已经打破了过去昂贵的印象,且在临床上的应用已经覆盖了包括早期筛查、疾病诊断、精准用药、精细研发、精确随访等多种场景。

从2020年贯穿全年的融资,到国内两家肿瘤NGS头部厂商的燃石医学和泛生子,一前一后登陆美股,基因检测赛道的火热有目共睹。而现如今,基因检测市场发生哪些变化?其中又蕴含哪些机遇?

三方共助百亿基因检测市场崛起

基因检测指通过血液、组织或细胞分泌物,对生物染色体、DNA 分子进行检测的一系列技术。目前在医疗领域,基因检测除直接检测人体 DNA 分子外,还可通过检测人体内微生物基因信息,判断受检者健康状况和疾病风险。

目前,应用较广的基因检测技术大致分三类:基因测序、以核酸扩增为基础的 PCR 技术, 以荧光杂交检测为基础的 FISH 技术。这三类技术共同构成了基因检测基础,大部分基因检测项目都有赖于这三项基础技术开展。此外基因芯片技术应用范围也较广。

基因检测方式分类及特点

从产业链来看,基因检测产业链分上、中、下游三个环节。行业产业链具备同高科技产业相似的“产业链上游主导定价权”特点。产业链上游以设备研发、仪器耗材生产为主,代表企业为美国巨头 Illumina 和 ThermoFisher;中游环节以基因检测服务提供商为主,云平台存储分析企业为企业收集的数据提供数据分析服务;下游环节借助基因检测技术得到的结果应用于各类医疗机构、科研机构和制药企业。

基因检测产业链图谱

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技术,技术发展是基因检测行业首要驱动力。1990年基于第一代基因测序技术,首次提出人类基因组计划时,平均每个全基因组测序成本约为一亿美元,到2007年下降为约一千万美元。随后在2009年左右下降为约10万美元。经过十年的不断竞争和发展,二代测序成本已经较十年前下降一万倍以上,速度和性能不断提升。

政府对基因检测行业的支持,是行业发展的又一利好因素。以2015年科技部首次召开“国家精准医疗战略专家会议”为标志,中国在战略层面进入“精准医疗”时代。政府到2030年前拟投入600亿元发展精准医疗,而基因检测是实现精准医疗的基础路径。

之后在有关生物产业、科技创新的“十三五”规划中,政府又多次提及要把基因检测作为重点发展的新兴产业,快速推进基因检测在重大疾病早期筛查、个体化治疗等方面的临床应用。

基因检测行业相关政策支持

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完善,客观上也推动了基因检测行业发展。早在2003年左右,中央政府提出要建立多层次市场体系,侧重满足大量中小型企业尤其是创新型企业的融资需求。经过近十几年的探索,如今我国已初步形成包括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科创板在内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类似基因检测这样以新科技驱动的创新型产业,其市场参与主体可获得更多融资渠道和机会,从而促进整个产业快速发展。

在政府、技术、资本的不断助推下,根据Analysys易观分析,2017年中国基因检测行业规模达到158亿元人民币,预计2022年市场规模有望达659.5亿元。

上游产业链掀起国产化替代浪潮

作为基因检测最重要的上游技术平台,基因测序仪被海外巨头垄断,是国内基因检测行业成长的隐痛。议价权的缺失,极大抑制了行业的健康发展。

据悉,在行业早期,基因检测在入院前,待检样本会被送往院外的独立医学检验所进行集中监测,逐渐催生出具备一定规模的独立医检所。

据统计,国内近90%的基因检测市场份额被十几家大型独立医检所所占据。海外技术平台巨头对这些独立医检所的市场策略变得多元,联合开发的模式随即出现。

从2014年前后开始,Illumina、Life Technologies、Thermo Fisher等纷纷与国内的达安基因、贝瑞基因、安诺优达、泛生子、博奥生物、金域检验等合作开发基因测序平台,来满足特定场景的需求。

当年,华大基因的基因检测业务不断做大,但由于缺失议价权成本难以控制,于是便下定决心从收购关键技术专利起步,走上基因测序仪国产化的道路。2016年,华大智造成立,扛起测序仪核心部件国产化的大旗,相继推出高、中、低通量的基因测序仪。

不过,由于海外基因测序仪厂商已经抢先占据了科研机构、医学检验所市场,国产基因测序仪面临如何破局的问题,能否在海外厂商所抢占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还未可知。

但随着技术平台端的选择面越来越广,基因检测公司与医院合作,将肿瘤NGS从院外的区域中心实验室搬到院内,成为这个行业新的主流趋势。当然这其中有上游测序平台竞争格局、上中游相互关系的微妙变化,但更多是由于肿瘤NGS本身需求量巨大、耗时长、操作难度大,且基因检测供大于求。

对于基因检测厂商而言,服务场景从院外转移到院内,服务内容从单纯的检测服务或试剂,转变为完整的实验室解决方案,与医院的业务绑定更深。而设立院内NGS实验室以后,医院也可以大幅度降低开展这类项目的成本,压缩周转时间。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病理科主任应建明表示,快速、准确及合规的基因检测对医院实施临床肿瘤诊治至关主要。

而这一解决方案的代表之一,便是燃石医学。2017年,燃石医学开始和安捷伦科技公司合作共同开发国内首个基于捕获法的NGS全自动文库制备系统Magnis BR,后者可以在约9小时内将DNA样品转化为可测序的文库,帮助医院简化测试流程、减少体力劳动并降低风险。到2020年6月股票上市,Magnis BR已经落地国内9个省份的11家医院。

而对于产业中游的基因检测服务商来说,整体市场较大,赢家难以“通吃”的局面依然明显。基因检测服务端是基因检测产业链中,初创公司和资本最集中的环节,整体竞争更为激烈,除华大基因、贝瑞基因等头部公司因在检测样本量上居于领先地位,毛利率基本维持在50%以上,目前许多公司整体盈利水平低于上游设备、试剂生产商。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基因检测,赛道,融资火热,渗透率,百亿市场,国产化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