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建议出台政策,整顿“有名无实”的附属医院

2021
03/10

+
分享
评论
郝倩玉 / 健康时报网
A-
A+

争相占领医疗资源,跑马圈地做法已经远远偏离了高校附属医院完成临床教学任务,为高校临床教学提供服务的宗旨。

1月13日,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健康时报刊发《南通大学“拖挂”23家附属医院,专家:盲目设立只会适得其反!》,反映多地高等院校出现了“拖挂”数十家附属医院的情况。争相占领医疗资源,跑马圈地做法已经远远偏离了高校附属医院完成临床教学任务,为高校临床教学提供服务的宗旨。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

建议国家出台政策标准,规范高校附属医院的设立

“高校滥挂附属医院牌子不是一件单纯的小事,而是关联着医学教育培养、医疗卫生体系构建、分级诊疗下沉等一系列医疗卫生健康领域问题的大事”,在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国家精神心理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陆林看来,普通高等院校及医学类院校增设附属医院时要慎重。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高标准来管控,一味盲目乱挂牌子的话,对高校本身也会带来一系列的隐患。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国家精神心理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陆林

“各个高校设立的附属医院是参照什么标准?这些附属医院医生教师的教学水平、数量是否符合大学的培养要求?是否能保证与高校本部教师的水平相仿或接近?这些方方面面都应该有细则去规范。”陆林院长表示。

此外,“设立附属医院前中后期的评估、考核、管理、提升才是最重要的。无论是对医学生还是附属医院都应该严格标准,严格管理、严格考核”陆林院长称。

陆林院长建议,国家有关部门要对高校附属医院的设立进行监管,国家出台政策标准来规范高校附属医院的设立。除此之外,还应该出台有关政策规范医学院校人才培养。在高水平教育下毕业的医学人才,无论毕业后到一线城市还是在地市级医院从医,都有利于日后各地医疗水平的同质化发展,利于分级诊疗的落地。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院长张国刚:

推进“一院多院区”的建设,解决教学培训基地(或附属医院)不足

“全国各大医学类高校跑马圈地式挂牌多所附属医院,他们本想着靠数量的积累来助推质量的发展,但是医学教育从本质上讲是一个精英教育,以数量来促质量的发展方向是不对的,本末倒置,如果高校挂牌附属医院只重圈地、唯数量论,长此以往,我国的医学教育水平和医疗水平都将受到极大冲击,在这种情况下是难以培养出合格的高质量医学人才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院长张国刚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院长张国刚

张国刚院长透露,目前,我国教育部尚未出台针对高校办多少家附属医院做出明确规定,且存在部分高校对挂牌附属医院分工不明确,对于高校挂牌的附属医院资质的审查过于宽松的情况。

对此,张国刚院长建议,对于大型的公立医院及高校附属医院,建议实行“一院多院区”模式。将优质的医疗资源扩容下沉。

张国刚院长介绍,“一院多院区”模式主要是通过以主体医院为中心向各个分区医院提供管理、医疗、资金等方面的指导与支持。并且这些院区拥有同一个法定代表人、统一的财务管理,形成在某个城市不同地区或在不同城市皆有分布的发展形式。进行“一院多院区”的建设,这个模式既可以满足平急结合又能够弥补以前医学生扩招带来的教学培训基地(或附属医院)不足的问题,同时,还可以将(直属)附属医院的优质资源扩容的一种高质量发展新模式。当然这个模式并不适用于所有公立医院及高校附属医院,这不仅需要医院满足自身拥有优质的医疗资源,而且还有足够的能力将这些资源进行扩容。“如果医院实力不够强,建分院不但不会让优质资源得到下沉,反而还会削弱母体院区的实力,建立分院的前提条件是这家医院有实力,不可盲目。” 张国刚院长说。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原院长祁佐良:

对“有名无实”的高校附属医院进行整顿

“全国多所高校出现了跨市、甚至是跨省建立附属医院。然而,这里面非直属附属医院在人事,管理、财务等方面与高校不存在隶属关系,只是挂了个名,二者‘有名而无实’。各个大学争相占领医疗资源,跑马圈地做法已经远远偏离了高校附属医院完成临床教学任务,为高校临床教学提供服务的根本宗旨。”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原院长祁佐良称。

“高校滥挂附属医院牌子是医学界的不良风气,应该加以整顿。”祁佐良教授指出,国内附属医院有不少并不是本质意义上附属医院。附属医院是大学的下属单位,存在隶属关系,而教学医院是一种合作式的临床教学单位。如今的非直属附属医院并没有直属附属医院之实,本质上同教学医院一样,只是一纸合同,一块牌子下的附属医院。而且这些医院挂牌后,不过是换了个名字而已,本质是没有改变的。有些医院甚至达不到成为附属医院所应具备的能力和水平,无法承担高校的教学及科研任务。百姓不明白这其中的关系,以为挂上“附属医院”牌子后,就是代表着医院医疗实力雄厚,但却不知道这只是发生了名称的变化,其实质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原院长祁佐良教授

作为一所医学院校的附属医院,是要满足该医学院校的临床教学需求,而且对临床教学是有标准的。但是目前,全国各个高校设立附属医院时没有一个统一且严格的标准。

对此,祁佐良教授建议,希望国家卫健委和教育部,对高校附属医院挂靠行为进行整顿。并建议出台相应的标准,规范附属医院的设立及后续管理,对于现有的附属医院乱象要加以整顿。

“无论是附属医院还是教学医院都应该有一定的设立标准,大学设立多少所附属医院和教学医院是与学校的招生情况以及学校所承担的教学科研任务相匹配的,不能盲目设立附属医院。高校与医院确定附属关系后,要明确双方的义务与权利,高校应对附属医院做出明确的工作认定和区分。此外,挂牌后要重视质量管控,以保证医院高水平的教学质量,并定期进行再审核。”祁佐良教授建议。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院长董蒨:

建议提高附属医院的准入门槛

“高校滥挂‘附属医院’牌子背后反映出,随着医学生不断扩招,医学教育逐渐失去了精英化的本来面目。如同一个恶性循环,医学生扩招下学生越来越多,高校为满足学生的临床教学培养,便开始设立越多越多良莠不齐的高校附属医院,培养出来的医学毕业生水平则是参差不齐。”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院长董蒨说道。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院长董蒨

“医学教育在全世界都是精英教育,医学院无论从入学、培养还是毕业都应该高标准、严要求。而且,在国际上通行的高校附属医院是一个在学术界、世人心目中地位很高的医疗和教学体系,而当下高校盲目增设附属医院会把这个体系搞坏的。”董蒨院长称,像非直属的附属医院,与高校之间从本质上讲是没有真正附属关系的,更多只是挂了一个牌子。前者为了提升医院名声,后者则为了占地盘,扩大影响力。

董蒨院长指出,我国医学生的培养滥而不精,医学院校的准入门槛过低,导致医学招生数量不断扩增。而且,在国家对医学生高成本培养的同时,每年却有很多医学生毕业后不当医生,改行当医药代表或从事其他工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发布的2019年教育统计数据“分学科研究生数(总计)”显示,医学类的硕士博士毕业生共计74371人,招生数量共计101347人,在校生共计290132人,预计毕业生共计90801人。医学类的毕业生数量、招生数量、在校生数量及预计毕业生数量都明显高于哲学、经济学、法学、教育学、文学、历史学、理学、农学、军事学等其他学科,仅低于工学。

“医生的教育培养应该是精英化的。国家投入这么多资源培养一名医生,进入医院后应该是一位高素质、有人文关怀、社会责任、可以治病救人的医生。越是好的医学院,国家级医学院不会随意扩招,而像省级医学院却在不断扩招,这样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医生的准入门槛不断降低,挂牌的附属医院也就越多。”

董蒨院长建议,无论是医学人才还是作为培养医学人才基地的附属医院,国家应该出台有关规定,提高高校附属医院的设立条件及医学类人才的准入门槛,加强对医学教育质量的评估工作及附属医院的管理、监督。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院长,附属医院,医学教育,全国两会,人才基地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