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精神卫生系统加速改革,连住房都考虑进去了

2021
03/05

+
分享
评论
凌武娟(综编) / 健康界
A-
A+

精神疾病的强制性治疗或已过时。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的第二年,虽然疫情形势已明显趋缓,但疫情带来的影响一直在持续,精神健康问题就是其中之一。重新封锁措施(限制出行)、对疫苗有效性的担忧以及前景暗淡的经济等都是影响因素。

可以说,新冠肺炎疫情给精神健康打了一盏聚光灯,促进了民众对精神健康的关注。和全球许多国家一样,澳大利亚也面临着一个问题:如何管理大量可能需要精神健康服务的民众。而在这盏聚光灯下,澳大利亚精神卫生系统的短板也日益显现。

3月2日,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发布针对维多利亚州精神卫生系统的报告称,该系统在疫情下运作未能满足预期,必须从零开始重建,改革现有系统。澳媒报道称,这推动了澳大利亚精神卫生系统的变革之路。

65项提议重建系统

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主席潘尼·阿米泰基(Penny Armytage)表示,过去两年里,他们收到超过1.25份来自个人或组织关于维州精神卫生系统的意见,“这些意见让我们确信,这个系统的确失败了,而且失败了数十年。”

皇家委员会的报告显示,该系统“过度依赖”药物治疗,而新冠肺炎疫情和2020年的山火危机再次凸显出该系统的失败之处。

澳大利亚最大的精神健康服务机构Mind Australia CEO吉尔·卡利斯特(Gill Callister)表示,他目睹了维多利亚州政府29年来逐步减少精神卫生方面的投入所带来的影响。吉尔·卡利斯特称,2009年,维多利亚公布了一项名为“因为精神健康问题:维多利亚州2009-2019年精神健康改革”的战略。

该战略设定了新时代精神健康服务的愿景和执行计划,但由于森林大火等自然灾害,预期投入的资金从此中断,再没恢复过。长期以来,维多利亚州政府低估了精神疾病对民众的生活、经济乃至整个社会的影响。

为此,皇家委员会提出65项建议,涉及精神疾病患者的诊疗、诊疗设施配备、患者的药物治疗、居民精神健康的促进、相关法律的制定、患者家属的参与和支持,以及提升婴儿、儿童、年轻人和老年人等不同年龄段群体精神健康水平等方面。

皇家委员会提出的65项建议部分内容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建议中,该委员会特别提出要将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列为特殊住房需求人群。这些人包括需要持续加强治疗、护理和支持的精神疾病患者。该委员会还提议,政府提供的住房必须要有相关配置,并由精神卫生专业人士参与共同设计,满足精神疾病患者的需求。

维多利亚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Daniel Andrews)在报告公布当日承诺,将践行该委员会提出的65条建议,他说:“这意味着建造一个能够尽早、真正给予民众帮助的系统,在患者被送到急诊室之前给予帮助。同时,这也意味着为患者提供在靠近家人和社区的地方进行恢复的机会。”

政策上的多次尝试

实际上,这不是澳大利亚第一次改革精神卫生系统。

总体而言,澳大利亚的精神卫生服务由澳大利亚政府、州和领地政府以及私人和非政府组织提供。州和领地政府不仅提供服务,还需提供资金,确保系统的正常运行。精神卫生服务包括临床专科服务和非临床专科服务,如改善社区居住环境。

为制定战略提供数据支持,20世纪90年代,澳大利亚就开始了一项名为《全国心理健康与幸福调查》(National Survey of Mental Health and Wellbeing)的调查计划,以了解澳大利亚的精神疾病患病率、精神障碍患者对医疗服务的使用等情况。2017-2018年度的调查就显示,澳大利亚年龄在18岁及以上的人口中,13%遭受了很高或非常高的心理困扰,较2014-2015年度上升了12%。

基于此,澳大利亚政府在政策上进行了多次尝试。

作为澳大利亚政府根据《2011年国家健康改革法案》(National Health Reform Act 2011)成立的独立政府机构,独立医院定价管理局(Independent Hospital Pricing Authority)制定了澳大利亚精神卫生保健分类(AMHCC)1.0,旨在改善临床意义上的精神卫生保健服务分类,明确精神健康服务的成本和诊疗模式。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服务,澳大利亚,精神,卫生系统,健康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