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董事长被查!老字号药企如何才能擦亮“金字招牌”?

2021
02/26

+
分享
评论
梁建 / 健康界
A-
A+

同仁堂业绩一蹶不振,陷入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降的窘境。

作为知名中药老字号企业,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同仁堂)以其悠久的历史和过硬的产品质量为人所知。然而近日,同仁堂再次引发市场关注,不是因为新产品,而是因为公司董事长高振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健康界注意到,作为知名老字号中药企业,同仁堂近年来业绩走低,且屡屡被曝产品质量问题。该公司虽已采取多种举措试图跨界拓展业务范围,但眼下其市值除略优于东阿阿胶,已与合称“中药四虎”的云南白药和片仔癀拉开较大差距。因此,此时换将能否使得同仁堂能爬出业绩低谷值得关注。

任期内曾因“问题蜂蜜”事件被处分

健康界就高振坤被调查的具体原因致电同仁堂公关部门,不过同仁堂方面只回应称,集团的宣传部门对此事有严格规定,暂时不接受任何采访。

高振坤曾言:“谁砸同仁堂的招牌,我就砸谁的饭碗”。现在看来,貌似他自己就是砸百年老字号招牌的头号“标兵”。不过就目前看来,首先砸同仁堂招牌的还是高振坤自己,而这也就可能是其本次被查的原因之一。

2018年12月,同仁堂被媒体曝出其委托生产商,在生产蜂蜜时存在大量违规行为,北京同仁堂蜂蜜的生产企业将大量过期、临近过期的蜂蜜回收回来,企业宣称“退给蜂农养蜜蜂”。然而媒体发现,回收的蜂蜜被倒入大桶,送回原料库。

当时,滨海县市场监管局经调查认定,北京同仁堂子公司同仁堂蜂业在盐城金蜂进行生产时,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对其处以近1409万元罚款。北京大兴食药局没收同仁堂蜂业违法所得11.17万元,其食品经营许可证被吊销,五年内不得申请。

2019年2月,北京同仁堂官网发布消息称,公司配合有关部门及时启动了对相关责任人员的调查,并作出严肃处理。经上级研究决定,给予同仁堂时任董事长高振坤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同时,当时包括副总中药师、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等在内的多名人员,也被给予了处分,部分人员提请免职。

至于相关封存的蜂蜜产品,2021年2月,同仁堂发布公告召回进行报废处理,共计394.98万瓶(约合3200吨),账面金额5058.27万元。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邓勇分析称,“过期蜂蜜”事件已经给同仁堂的管理层敲响了警钟,包括整个中药、保健品行业的老总,都要提高合法、合规的意识。

邓勇认为,像同仁堂这样的国企品牌,这种无形资产属于国有资产,不能因为领导跟某些企业或个人存在利益输送,就到处贴牌,让国有资产面临巨大的名誉、声誉受损的风险,甚至面临经济赔偿。

老字号品牌透支

“过期蜂蜜”事件后,同仁堂业绩一蹶不振,2019年陷入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降的窘境。

根据2019年年报,同仁堂2019年营收132.77亿元,同比下滑6.56%;净利润9.85亿元,同比下滑13.12%。公司产品销量也差强人意。其两大类产品:心脑血管类产品销量2500万盒,同比下降12.5%;补益类产品销量1800万盒,同比下降25.5%。

而在2020年前三季度,同仁堂营收90.53亿元,同比下滑9.09%;净利润7.15亿元,同比下滑15.89%。

根据2020年半年报年报显示,同仁堂主要有医药工业和医药商业两大业务板块,其中医药工业板块在今年受到重创,实现营收75.31亿元,同比下降10.49%,毛利率48.02%,同比下降3.37个百分点。

据悉,主要原因是同仁堂主要五大中药系列的产销量均有所下滑,总产量同比减少30.2%,总销量下降19%。其中,作为主打产品的六味地黄和金匮肾气系列总销量比去年减少25.5%,仅售出1883.1万盒。

据健康界梳理发现,同仁堂旗下营收前五名的主要品种为安宫牛黄系列、同仁牛黄清心系列、同仁大活络系列、六味地黄系列、金匮肾气系列,均无专利,非保护品种。

在业绩疲乏增长的情况下,四百多年历史同仁堂玩起了大火的“跨界”,试图找寻新的业绩增长点。

2020年夏季,同仁堂在北京尝试卖起了咖啡,同仁堂推出新零售子品牌“知嘛健康”,旨在打造横跨象、食、养、医四大产品与服务,覆盖多元化购物休闲场景。

知嘛健康业务负责人俞睿曾表示,知嘛健康将打造大健康生态,将全国同仁堂门店的中医师和营养师全部接入平台,对用户的身体健康数据进行实时追踪,提供个性化的最优解决方案,“成为亚健康慢病领域的数据公司”。

“老字号是品质与品牌沉淀的产物,同时也是物质匮乏时代的产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如何更加适应当前的市场变化,抓住新的市场需求,是摆在每个老字号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据此,同仁堂在这道必答题上还推出过药妆、凉茶、保健酒类,甚至与中药关联度并不高的日化和母婴行业都有过涉足。

根据有关的报道,近20年来,北京同仁堂共开发新产品679个;其中药品176个,保健食品92个,食品288个,化妆品123个,后三项合计占新开发产品的74.07%。

不过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并不看好这种创新。他告诉健康界:“在大众猎奇心理满足之后,运营难度非常大,并且其很难对同仁堂主业起到辅助作用”。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认为,如果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话,对企业不仅没有实质帮助反而让进一步加大了经营风险。他认为,只有系统性的创新才能挽救同仁堂。

但这些跨界产品并没有成为同仁堂的营收主力,屡屡发生的质量和服务问题反而容易自砸招牌,造成“品牌透支”。

在史立臣看来,中国很多企业还不具备多元化跨界经营的能力。作为国营企业,就同仁堂的体制机制、产品、团队的运营能力,以及它的客户服务等方面,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同仁堂为何会掉队?

再多的跨界,也无法阻止同仁堂在与同行的竞争中掉下队来。此前在我国的中药企业中,同仁堂、云南白药、东阿阿胶和片仔癀被业内称之为“中药四虎”,但在四只老虎如今已经出现了分化。

截至2021年2月26日下午收盘,在“中药四虎”中,片仔癀市值1794.81亿元,云南白药市值1670.97亿,同仁堂市值370.3亿元,仅领先老四东阿阿胶(最新市值232.05亿元),离片仔癀和云南白药差了不止一个量级。

为何同仁堂会掉队?关键在于研发。史立臣告诉健康界,同仁堂未来面临的最大问题可能是核心品种陷入竞争红海,如果没有新的支柱性药品出现,未来一旦陷入价格战,营利水平将大幅下滑,在此情境之下,加大研发投入也就成了唯一反超的机会。

根据历年财报,同仁堂在研发上的投入却是相当吝啬的。2016年-2018年,同仁堂研发投入分别为2.02亿元、2.19亿元、2.34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率分别为1.67%、1.64%、1.65%。2019年,公司研发投入2.41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1.82%,远低于行业整体水平。

史立臣对同仁堂的研发情况也表示担忧:“如果大量投入研发,在中药创新、仿制药、生物制药等领域,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些情况了。”他认为,同仁堂停滞不前也是老牌国企的通病,“国企的身份就确定了它的低运营效率,而且没有经营压力导致市场竞争力薄弱。

国内多家医药龙头的经验都说明,没有长期、充足的研发投入,很难在药品研发取得突破。

与同样是老字号中药企业的”中药四虎“中的片仔癀一比,就会发现差距:2020半年报显示,同仁堂管理费用为6亿元,片仔癀为1.30亿元;同仁堂销售费用12.88亿元,3.24亿元。

而在研发费用方面,刚好反过来。2020半年报显示,同仁堂研发费用0.43亿元,同期片仔癀的研发费用则为5436万元。

虽然营销对品牌助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核心还是产品,更加重视研发投入的片仔癀最终的产品竞争力超过同仁堂,也就不意外了。四虎中,绝密配方含金量最高的当属片仔癀跟云南白药,它们的处方与工艺均被列入国家绝密品种。

“与锐意进取的片仔癀相比,同仁堂显得有些“老态龙钟”了。”史立臣认为,同仁堂目前经营遇到了一些问题,虽然并未到亏损的窘境,但如果无法收住下滑的颓势,危机还将扩大,因此摆在同仁堂面前的压力,显而易见。

中药企业的现代化任重而道远,未来老字号中药企业的创新之路也将是我国医药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健康界发起的“2021寻找大健康产业创新榜样”系列活动正在征集相关创新案例,欢迎提供线索 yanrongwei@hmkx.cn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中药,创新,同仁堂,老字号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