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医生“规培计划”跟不上,大量医学院毕业生找不到工作

2021
02/23

+
分享
评论
秦若桐(编译) / 健康界
A-
A+

工作难找,债台高筑。

近年来,出于壮大医生队伍的目的,美国医学院在不断培养更多的医生,毕业生数量也因此有所增加。然而,作为医学毕业生成为一名真正医生的“过渡桥”,医院的“规培计划”却迟迟未跟上,致使成千上万的年轻毕业生长期找不到工作,还深陷债务的泥沼中。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住院医生项目“僧多粥少”

克里斯蒂·克伦布林(Kristy Cromblin)知道,作为美国阿拉巴马州佃农的后代,也是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读医学院几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可是,她却有幸进入了巴巴多斯(Barbados)的一所医学院就读,并应征入伍,计划有朝一日成为一名航空军医。对此,她的父母在惊异之余倍感骄傲。

然而,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打乱了她的计划:陷入离婚持久战的克伦布林为照顾两个儿子,不得不离开医学院七年。直到2012年,她才返校继续进行最后一年的学习,完成考试并申请做住院医生。

让克伦布林没想到的是,近年来,美国申请医院住院医生项目的人越来越多,医院有时会使用实习申请服务软件筛掉部分申请者,国际学生或成绩较差的学生都可能惨遭淘汰。

尽管克伦布林通过了所有的考试并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但连续申请75个项目,均以失败告终。她了解到,有些项目会筛掉从医学院毕业超过三年的申请人。现在的她不仅没有工作,还背负着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1万元)的学费贷款。

“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的价值,怀疑自己是不是一无是处。”现年43岁的克伦布林说,“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鼓励自己:我怎么会没有价值呢?我是有价值的,相当有价值。”

像克伦布林一样,毕业后屡被住院医生项目拒绝的美国医学院毕业生有千千万万。

美国住院医师培训匹配计划(National Resident Matching Program)提高了医学毕业生的匹配率。2020年,94%的毕业生在“匹配日”(每年3月的第三个星期五)匹配到了住院医师项目,但在国外医学院学习的美国人匹配率要低得多,只有61%。

美国医学院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到2033年,美国将面临5.41万至13.9万的医生缺口。如果未来再遇到类似于新冠肺炎的流行病危机,医院恐无力应对。然而,每年成千上万的医学院毕业生由于没有实习经验无法在任何一个州获得执照,他们手中的医学博士学位几乎毫无用处。

医院住院医生项目负责人表示,尽管他们力求实习队伍的多样化,尽量将考试成绩之外的许多因素也考虑在内,但有时面对“僧多粥少”的情况,他们不得不用软件筛选申请。

罗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麻醉师苏珊娜·卡兰(Suzanne Karan)表示:“没人有时间去看这么多份申请。如果能把申请按医学博士/国外毕业生等条件进行筛选,就简单多了。”

美国外国医学毕业生教育委员会(Educational Commission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首席执行官威廉·W·平斯基(William W. Pinsky)则认为:“筛掉海外毕业医学生的做法纯属自欺欺人,他们将会错失住院医生队伍多样化的机会。”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事业被毁,家庭受挫

2006年,美国医学院协会呼吁医学院将将招生规模扩大30%,从那时开始,“多余”的医生数量就开始增加。

新泽西州民主党参议员罗伯特·梅内德斯(Robert Menendez)在2019年提出了《减少住院医师短缺法案》(Resident Physician Shortage Reduction Act)。该法案计划在5年内,每年为符合条件的医学院毕业生增加3000个提供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的住院医师职位,但未获得通过。12月下旬,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立法,将未来5年内新增住院医师职位数量从3000降到1000。

波士顿急诊医生阿黛拉·兰德里(Adaira Landry)表示,在她指导过的所有年轻医生中,那些匹配不到实习岗位的人是最难帮助的。她表示:“他们想成为医疗体系中的一员,但却遇到了难以逾越的困难。”

在伊朗的一个少数宗教社区长大的赛义德·法拉曼尼亚(Saideh Farahmandnia)已经记不清收到了多少封拒绝信。尽管如此,她仍清楚记得2005年来到多米尼加罗斯医学院(Ross School of Medicine)时欣喜若狂的感觉。

从医学院毕业后,她花了两年时间在斯坦福大学与一名心胸外科医生一起做研究,并认为这会让她的住院医师申请更具竞争力。但事与愿违,随后她年年都会申请住院医师项目,一共申请了150次,却次次石沉大海。直到2015年她的母亲突然离世,她才停了下来。

已经41岁的法拉曼尼亚表示:“为追逐梦想,我背井离乡,承诺为帮助过我的国家尽一份力。最终,背负着3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93万元)学费贷款的我拿到了学位,但这个学位却花费了我大量本应陪伴母亲的宝贵时间。”

美国医学院协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毕业的医学院学生平均负债20.14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0万元)。能够匹配到住院医师职位的毕业生很快就能得到晋升,成为主治医生,平均年薪与平均债务基本相当,而那些匹配不到岗位的人为了偿还债务,不得不去找其他工作。

2011年毕业于乔治敦大学医学院(Georgetow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的道格拉斯·麦地那(Douglas Medina)一直无法匹配到岗位,他现在每个月至少要偿还220美元(约合人民币1420元)的贷款。就在几周前,他还在纠结到底是还学费贷款,还是给即将出生的孩子买一辆婴儿车。对情况类似的毕业生而言,被毁掉的不仅是事业,还有家庭。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国际医学生:现实真冷酷

从美国大学毕业的学生选择去国外医学院就读有很多原因:有些人有考试焦虑,更喜欢申请那些不依赖美国医学研究生院入学考试(MCAT)成绩的学校;还有一些人则被加勒比地区学校的承诺所吸引,这些学校的录取率往往是美国学校的10倍。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国际医学生很难匹配到工作。

国际医学院毕业生凯尔(Kyle)说:“毕业时我感受到了现实的冷酷。我的岗位申请无法通过匹配算法,所有的证书都等同于废纸。”

最令他沮丧的是,社会亟需像他一样的黑人医生,尤其是他的家乡亚特兰大等地,但他却找不到工作。

平斯基表示,外国医学毕业生教育委员会正在与世界医学院名录(World Directory of Medical Schools)合作,确保国际学校更清楚、更诚实地描述这些学生的资历,但有些学校还是在官网上夸大了毕业生的成功。

一些专家表示,61%的国际医学生匹配率可能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把没有收到面试通知的人也计算在内,国际医学生的匹配率可能会下降到50%。

近年来,美国医院还加大了对住院医生项目申请者进行全面考察的力度。纽约威尔·康奈尔医学院(Weill Cornell Medicine)临床医学副教授苏珊娜·莫拉莱斯(Susana Morales)说:“即便在学校里考试全A,也不代表是一个完美的申请者。我们感兴趣的是背景、地域的多样性。”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总有一个地方需要我”

一些难以匹配到岗位的国际医学生已经开始寻找其他进入医疗行业的途径。阿肯色州和密苏里州等州为已经完成执照考试但还没有完成住院实习的人提供助理医生执照。那些没有匹配到岗位,但渴望利用其临床技能在疫情中提供帮助的医生们表示,在疫情期间担任助理医生意义非凡。

由于拥有助理医生执照,30岁的法丽娜·汗(Faarina Khan)博士得以加入密苏里州灾难医疗援助小组参与抗疫。她表示:“医院需要知道,处在我这个位置的人如果接到电话,可能在一个小时内就会响应到岗。我读医学院可不是为了当旁观者。”

另有几个州也在考虑颁发助理医生执照。助理医生的年薪一般为5.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5万元),虽然偿还贷款很困难,但起码可以跟上临床培训的步伐。

克伦布林虽然负债累累,银行账户里的钱也不多了,但依然有加入抗疫前线的强烈愿望。2020年4月,她飞往纽约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在皇后区牙买加医疗中心(Jamaica medical Center)做志愿者。2021年,她再次申请了住院医师的职位,不过她的儿子们已经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会成为一名执业医生。

“每次收到拒绝信,我都会给自己加油打气。我告诉自己,‘总有一个地方需要我,只不过不是这里。’”

原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原文标题:‘I Am Worth It’: Why Thousands of Doctors in America Can’t Get a Job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医学院,医生,毕业生,美国,匹配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