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度盘点丨翟振国教授:新冠肺炎下“隐形杀手”肺栓塞的新态势

2021
02/19

+
分享
评论
陶然 杨亚平 / 健康界
A-
A+

“防、控、诊、治、康”是翟振国教授所在团队一直贯彻的研究理念。

翟振国(标清)

肺动脉栓塞(简称“肺栓塞”)因其起病急促且致死率极高而被广大临床医生所重视,然而广大人民群众对肺栓塞的起因及危害知之甚少,堪称“隐形杀手”。

肺栓塞是由于肺内的动脉血管被“栓子”堵住,进而引起肺内的血液不能正常流动,全身各个器官代谢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无法经由肺部排岀体外,而经口鼻吸进入呼吸道内的氧气无法被带到全身,最终导致机体的呼吸和循环衰竭,后果极为凶险。

在2021年中国呼吸学科发展大会上,健康界有幸邀请到了在肺栓塞领域颇有建树的翟振国教授,针对肺栓塞的防治问题进行了分析,盘点了2020年肺栓塞领域的重要发展,并对今后肺栓塞领域的发展方向进行了展望。

翟振国教授是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中心、肺栓塞与肺血管病学组学术带头人,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肺栓塞与肺血管病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深耕肺栓塞领域多年,翟振国教授同时向健康界透露了宝贵的临床心得。

肺栓塞发展现状:疾病认知提高,诊断率攀升,病死率下降

“不同于心梗和脑梗,老百姓对肺栓塞的认识还没有那么强。”翟振国教授表示,一直以来,大众对心血管和脑血管的认识比较深,但对肺血管的认识相对滞后。

2019年,翟振国教授所在团队创造性地完成了我国首个肺栓塞领域的流行病学数据调研,明确得知了我国肺栓塞人群的发生率、诊断率以及病死率变化:我国肺栓塞诊断率在不断攀升,基于住院患者的发生率为7.5/10万左右,但其病死率显著下降,从2008年的8.5%降到了3.9%。

据悉,堵塞肺动脉血管的“栓子”中90%以上是血栓栓子,脂肪栓、空气栓、骨髓、细菌栓、心脏赘生物、羊水以及转移性癌等,都可能导致肺栓塞的发生,而血栓栓子主要来源于双下肢深静脉形成的血栓(因全身的静脉血均要流回心脏并进入肺动脉进行气体交换)。

翟振国教授坦言,其实前几年中国肺栓塞一直没能得出理想的研究数字,透过肺栓塞的流行病学数据,翟振国教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这两年来大众对肺栓塞的疾病认知已经提高很多。

肺栓塞领域研究:缺少亚太地区人群的数据

谈及2020年肺栓塞的研究成果,翟振国教授表示,2020年全球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不单是肺栓塞还是其他疾病领域的文章都明显减少,但并没有影响到大家对肺栓塞的整体研究评价。

“去年在《柳叶刀-呼吸病学》杂志连续发表了两篇关于肺栓塞的文章,一篇谈到了欧洲肺栓塞病死率变迁的问题,另一篇阐述了加拿大和北美年龄-性别特异性肺栓塞相关死亡率的结果(doi:https://doi.org/10.1016/S2213-2600(20)30417-3)。”翟振国教授总结道,在流行病学方面,这两项研究结果都在提示,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整个肺栓塞的病死率相比原来发生了明显下降。但遗憾的是,这两项研究里缺少中国和印度等亚太地区的数据,未来将尽快加大中国肺栓塞领域的流行病学数据。

而关于肺栓塞诊断和治疗方面的研究,翟振国教授指出,最新的RCT研究没有太多,但有部分研究探讨了一些特殊人群血栓栓塞的防治问题,比如肿瘤患者、妇产科人群。

肺栓塞防治新观念:提前至静脉血栓的预防

“我们需要明确一点,肺栓塞主要来源于下肢的深静脉血栓,深静脉血栓(DVT)和肺栓塞(PTE)合称为静脉血栓栓塞症(VTE)。”据悉,PTE和DVT具有相同易患因素,是VTE在不同部位、不同阶段的两种临床表现形式。

翟振国教授特别强调,过去大家一直在谈肺栓塞的救治问题,但救治病患并不是医务工作者的终极目的,一定要做好预防,“所以我们这两年最大的工作重点就是将原来肺栓塞的救治提前到静脉血栓的预防。

翟振国教授告诉健康界,过去我国血栓的预防率内科只有9%,外科只有19%,在近年来全国推动VTE防治的努力下,我国VTE的预防率已经上升至30%~40%。

而为何能产生这样的变化,翟振国教授激动地表示,“这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18年发布的文件相关,即全国肺栓塞和深静脉血栓形成防治能力建设项目。

该项目是由全国呼吸专科医联体通过标准推广、建立(质控)体系、上下转诊、科学研究,来规范我国肺栓塞和医院内VTE的临床管理,构建各级医院内VTE防治管理体系,从而推动我国整体VTE防治水平的提升。

除了继续加强研究、做好预防之外,翟振国教授认为肺栓塞人群的后期管理相当重要,如果长期管理较好,患者的预后同样可观。

肺栓塞治疗:抗凝治疗是基石,血栓合并新冠肺炎时需尽早

关于肺栓塞的治疗,翟振国教授向健康界透露,抗凝解决了90%甚至95%以上的肺栓塞问题,但是面对患者病情较重,出现血压突变或者猝死的情况,需要在常规救治之外考虑溶栓治疗。

然而,对于刚做过手术的患者来说,翟振国教授提醒道,这样的患者会有高出血的风险,如果不能溶栓治疗,可以采用介入治疗,介入治疗适用于有溶栓禁忌证或者抗凝禁忌证的患者。

除了抗凝、溶栓和介入之外,翟振国教授补充说,还有一个治疗方案就是手术治疗,但手术治疗非常困难,目前主要适合于慢性肺栓塞患者。

而面对新冠肺炎这类感染性疾病合并血栓的情况,翟振国教授所在团队早已经注意到这类患者的问题,明确表示这类患者要尽早抗凝,抗凝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其中ECMO是很好的过渡治疗手段。

除此之外,翟振国教授凭借在心梗等感染性疾病患者中积累的多年经验,在去年2月份就出台了关于新冠肺炎合并静脉血栓栓塞症的指南,并且于4月份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血栓和止血指南,此指南一经发表就在国际上产生了强烈的反响。

未来研究理念:从全程管理来拓宽眼界

“作为研究者一定要将眼界打开。”如之前强调的重视预防以及加强后期管理一样,翟振国教授表示全程管理将是未来肺栓塞领域的主要研究理念,面对疾病时都要从“防、控、诊、治、康”考虑,而这也是其团队一直贯彻的研究理念。

细化到具体的研究方向,翟振国教授明确表示,肺栓塞的危险分层可能要做进一步深化,而高低危分层深化诊断问题有可能是通过增加新的marker来实现。

从治疗的角度上,翟振国教授同样指明了方向:低分子肝素等传统的核心口服抗菌药物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今后可能会出现新的靶点,其他因子拮抗剂的问题以及肺栓塞手术治疗和介入治疗的把握也是后期研究的重点。

采访最后,翟振国教授同时向健康界透露了明年VTE防控的工作重点:①加强基层管理;②重视信息化和质控的问题。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肺栓塞,VTE防治,翟振国教授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