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参与互联网医疗?听两位“触网”十余年的专家怎么说

2021
02/01

+
分享
评论
新民晚报
A-
A+

互联网可以帮助病人快速找到“对的医生”,也帮助医生找到“对的病人”

图片来源:新民晚报 图说:胡杰是沪上较早一批试水互联网医疗的医生 受访者供图(下同)

疫情改变了人们的就医习惯,一年来,互联网医疗在抗疫的“第二战场“发挥了重要作用。网上看病这个此前一直存在争议的就医模式,终于在这场新冠疫情中,凭借诸多优势俘获人心,成为医疗服务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昨天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好大夫榜》显示,上海有16035名医生注册好大夫在线平台,本次共有101名三级医疗机构的医生当选2020年度的“中国好大夫”和“青年好大夫”。互联网医疗如何改变生活?记者采访了其中两位上海专家。

第二“战场”,“云端”解决难题

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胡杰是沪上较早一批试水互联网医疗的医生。“也是一个偶然机会,看到有同行在用,我就上去看看。想不到这就坚持了11年了。”胡杰在互联网上帮助的第一个患者,是来自荆州的一位面肌痉挛患者。此后,他一共帮助过全国近500个地区的1.6万多人次患者。

“互联网可以帮助病人快速找到‘对的医生’,也帮助医生找到‘对的病人’,通过检索和分享的渠道,看病问诊的效率都得到提升。”胡杰说,有许多原本解决不了的问题,都是在互联网医疗的平台上解决的。

胡杰有一位30多岁的病人,因脑膜瘤找他开刀。在此之前,他已经在网上问了许多医生、也看了多个医院,始终没有勇气“挨这一刀”。

病人的顾虑,胡杰十分理解。“神经外科的手术难度大、风险高,一旦手术失败,可能会造成残疾甚至死亡。但有的病,也只有通过手术可以‘改变命运’,病人的最后希望就在我这里,你说压力大不大?”胡杰是谦虚的。他所在的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在业内名声斐然,而胡杰本人从医已经是第28个年份,做过的手术也已上万,对于普通的神经外科手术,自然不在话下。但他依然如履薄冰,认真对待每一次手术,“追求完美,是医生的自我要求,也是对患者的最好承诺。”后来,这位病人的手术相当成功,写下一封动情的感谢信。

1215封感谢信,1886条好评,连续八年荣登年度“中国好大夫”榜……他说,“每一个患者都有故事。作为医生,我们所做的一切将决定病人的命运和未来。许多病人我已经忘记了,但他们可能永远不会忘记我,这一点让我感到骄傲,也激发了我的责任心。”

癫痫,老百姓并不陌生,这也是神经外科的常见病之一。但是,许多难治性的癫痫患者,药物无法控制,需要外科手术,而致痫灶常常看不见、摸不着,哪怕手术技术已经很高,却依旧可能使不上劲,怎么办呢?胡杰说,对于部分顽固性的癫痫患者,可以通过植入脑起搏器(DBS)改善症状。DBS植入手术俗称安装脑起搏器,简单说来就是通过微创手术,在患者脑内某一神经核团植入1.2毫米左右的电极,再通过高频电刺激,来调控异常或失衡的神经网络功能,从而控制癫痫发作。该手术也是目前国内外治疗中晚期帕金森病的最佳术式。这些年,胡杰主攻功能神经外科,成功治疗了许多癫痫、帕金森病、肌张力障碍、面肌痉挛、顽固性慢性疼痛等患者。

过去一年,因为疫情,来找胡杰做手术的患者有所减少,但在互联网的平台上,胡杰的病人却多了起来。“互联网真的为病人省钱、省时间。有时候病人历经千辛万苦来挂号,就是为了问问医生,这个药还吃不吃,其实这些都可以在网上解决。”不久前,胡杰的一位外地病人刚刚做了面神经微血管减压术,术后症状完全缓解,却在出院回家后第一天突然发烧了。担心术后感染,病人急得团团转,上海又在经历新一轮疫情,他迟迟不敢来沪。“我也非常着急,就赶紧在网上与他联系,告诉他先去当地医院做哪一些检查,看看情况怎样,再决定要不要来上海。”在胡杰的一步步指导下,病人完成了在当地医院的就诊。还好,虚惊一场,只是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

胡杰说,有了互联网后,病人依从性提高了,随访管理起来也容易了。他经常在好大夫上发布科普文章,很轻松就实现了对患者的宣教。平台数据显示,他的科普已被阅读了25万人次。

图片来源:新民晚报 图说:方有生(中间)工作照

珍惜“羽毛”,凡事“精益求精”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手外科方有生副教授,也是好大夫平台上排名非常靠前的专家。疫情期间,方有生通过线上义诊,帮助了163位患者。该平台数据显示,自从2010年1月上线至今,方有生共收获了738封患者感谢信,1145条患者好评。

华山医院手外科是国内的一块“金字招牌”,方有生也是较早一批“触网”的医生。他说,“我的三分之二患者来自网上!”这些年,方有生的重点放在诊治手部畸形患者,也正因此,他的病人中有很多孩子,不少是刚刚出生的婴儿。

一位在新疆伊犁的母亲在网上找到了方有生。她因孕期遭遇意外,导致羊膜破裂产生纤维束。胎儿与羊膜带黏连,产生束缚,手指被“缠住”,导致手部先天畸形。

一家人卖掉了几头牛,坐飞机来到上海,长租在华山医院附近,就是为了让孩子能彻底做好手术。一年里,经历三次手术后,方有生“拯救”了孩子的手指。后来,只要他去新疆义诊,一家人都会来看看“恩人”。

“手和脸一样,都是裸露在外的,是藏不住的。新生儿有手部畸形,家人都急着求医,年轻家长最先做的一定是上网查查去找哪里看病,找谁开刀。”因为互联网这个平台,方有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全国各地远道而来找他的病人越来越多。而他每年也会前往新疆、云南等偏远地区义诊,在当地为患者做好手术,让病人不必舟车劳顿来上海。

方有生记得,一次在义诊过程中遇到一位18岁的女大学生,她的手一直揣在兜里,不好意思伸出来。她的手指呈180度翻转,从未伸直过,想要握笔写字只能依靠小手指支撑,可以说非常艰难。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手伸直”。方有生为她做了手术,拉直了女孩的手指,在漫长的康复训练下,女孩的手部外形和功能都有了很大的改观。他十分有感触,“要是这样的病人小时候就能做手术,人生也许不必那么艰难。”

手部常见的畸形有多指、并指、巨指、束带挛缩等,对先天性肢体畸形来说,其发病率仅略低于先天性心脏畸形。方有生说,手术治疗的主要目的是改进功能,兼顾形态的改进。对于一些常见的手部先天畸形,只要合理治疗、随诊,通常都能取得较满意的效果。“有相当一部分家长对手及上肢先天畸形缺乏认识,就诊较晚,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期,而且会给孩子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在互联网上,方有生经常写一些科普文章,解答大家都疑问,他说,部分手部畸形的患者,可以实现在婴幼时期就进行畸形矫正,有利于被修复的手部解剖结构及功能的发育重建,也有利于患儿心理发育。

不过,也正因为与许多家长打交道,对于孩子们的治疗及预后,家长们也更“苛刻”。方有生说,医学非万能,手术非“终极办法”,但他也总是在思考着,如何精益求精,把手术做得更好,让病人的预后更好。他在好大夫上服务过2.6万余名患者,好评如潮,但因工作忙,已经不太看那些“好评”了。但对于偶然出现的“差评”,自己每条都会看,试着寻找原因和改进的空间。再好的医疗服务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再好的医生也无法得到所有人的满意,但方有生却说,“我是一名医生,我的工作就是为患者服务。即便不是我的问题,我也要站在患者的角度,理解他、帮助他、安慰他!”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互联网医疗,医院信息化,远程医疗,医疗服务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