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群体免疫后还能二次感染,巴西新毒株或可逃逸人体免疫系统

2021
01/25

+
分享
评论
黄子江(综编) / 健康界
A-
A+

世卫专家警告:要做好更新疫苗的准备。

当北半球国家仍在冬季第二波疫情的漩涡中苦苦挣扎时,更大的噩耗从南半球传来——巴西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出现了失控的迹象。

冬季气温低、民众居家时间长,确实给了新冠病毒可乘之机。如果说北半球疫情反弹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正值30多度高温的巴西,何以成为新的疫情暴发区呢?

“地球之肺”正严重缺氧

巴西城市马瑙斯是亚马逊州的首府,这里的医护人员惊讶地发现:从12月份气温升高以来,当地新冠肺炎病例数开始逐步攀升,死亡人数也与日俱增。庞大的确诊病例数几乎压垮了所有医疗机构,早产儿和一些需要重症监护治疗的患者不得不空运转送到附近其他州收治。

当地媒体《圣保罗日报》援引卫生专业人士的话说,由于缺乏必要的医疗资源,许多新冠肺炎患者可能会在短时间内死亡。巴西国家级公共卫生机构奥斯瓦尔多·克鲁兹基金会(Fiocruz)的医学专家杰西姆·奥雷利亚纳(Jessem Orellana)表示,马瑙斯市的一些医院内氧气严重匮乏,病房“成了患者的窒息室”,医护人员不得不通过人工通气的方法勉强维持病人的生命。在网上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中,一名女性医护人员对外求助:“这里的状况很糟糕,今天所有装置的氧气都用完了。”

迫于疫情的严峻形势,1月初,当地政府就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甚至启用了冷藏集装箱供医院存放患者尸体。亚马逊州州长威尔逊·利马(Wilson Lima)表示,该州正处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最关键时刻”。用他的话来说,“亚马逊被称为‘地球之肺’,但现在这里急需氧气”。为此,亚马逊州的防疫措施再度加码——从当地时间1月15日晚19时起,全州实行夜间宵禁,以阻止疫情蔓延。

当地卫生厅长马塞卢斯·坎佩洛(Marcellus Campelo)曾表示,该州所需的氧气量已经逼近当地产能的3倍。而这一切,随着巴西副总统莫朗(Hamilton Mourao)在推特上分享了巴西空军向马瑙斯市运送氧气瓶的图片后,终于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

图片来源:巴西空军推特账号截图

不少人恐为二次感染

当在网上看到马瑙斯市的疫情新闻时,努诺·法里亚(Nuno Faria)惊呆了。

这位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病毒学家不久前才与其他学者在《科学》杂志上合著了一篇论文,他们预测,在第一波疫情重灾区的马瑙斯市,应该有四分之三的居民都已感染过新冠病毒,似乎足以产生“群体免疫”的效果。就算有零星的病例,也不至于造成疫情大规模反弹。

然而,事实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马瑙斯市的医院里再次人满为患。“这两件事很难解释得通。”法里亚说。他开始寻找可供基因测序的病毒样本,以找出病毒死灰复燃的原因。

很快,法里亚和同事们得出了初步结论。去年12月中旬在马瑙斯采集的31份病毒样本中,有13份是新的变异病毒毒株。这一变异病毒被命名为P.1。

自从科学家们发现B.1.1.7变异毒株以来,有关新冠病毒的新变种的消息就不断出现。B.1.1.7是去年12月在英国首次引起注意的一种新冠病毒变种,它的传播性较之前流传的毒株更强。科学家们担心,新冠病毒有可能演化出了逃逸人类免疫反应的能力。美国疾控中心发布的一项模型研究显示,该毒株可能在3月份成为美国的主要变种。

但让科学家们同样担心的,还有在南非发现的变种病毒501Y.V2。它所携带的E484K和K417N突变,使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发生了变异。在本月早些时候发表的一份预印本论文中,福瑞德·哈金森肿瘤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进化生物学家杰西·布鲁姆(Jesse Bloom)指出,E484K使得一些恢复期患者采集的血清效力降低了10倍。这意味着,新冠病毒正在慢慢发展出不受感染者抗体控制的各种新变体,就像季节性的流感病毒一样。

此次P.1变种的出现,无疑加剧了科学家们的担忧,因为它暴发在一个免疫水平很高的地方,同时还出现了群体传播。布鲁姆说:“每当你看到同样的突变开始传播,就证明这些突变在病毒进化过程中占有一定优势。”与B.1.1.7一样,在马瑙斯发现的变种也已出现扩散迹象。就在法里亚完成基因组分析后,从巴西抵达日本的旅客中也检测出了变种病毒P.1。

由于事出突然,世卫组织紧急召开了COVID-19紧急委员会会议,讨论新变异毒株的影响及各国旅行限制措施的必要性。该委员会呼吁,在全球范围内对更多新冠病毒样本的基因组进行测序和共享,以协助追踪病毒突变的发展脉络。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巴西新毒株威力几何?

P.1变种是如何影响马瑙斯疫情的,目前尚不清楚。牛津大学流行病学家奥利弗·皮布斯(Oliver Pybus)认为,马瑙斯新增病例数的激增可能与P.1无关,有可能只是人体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在下降。世卫组织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瑞安(Michael Ryan)则警告说,坚持做好个人防护才是防控疫情的关键,“把疫情蔓延的责任推卸到变异上,说是病毒造成的,这也太怠慢了。”

在最近的一项模拟研究中,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计算出,南非的501Y.V2变种可能传播力较之前病毒高出50%以上,但在逃避免疫反应方面并没有更好的表现。圣保罗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艾斯特·萨比诺(Ester Sabino)也正在对马瑙斯市的二次感染病例进行研究,这将有助于发现P.1变种的更多特性。她还计划对马瑙斯市1月份的病毒样本进行基因排序,以跟踪变种的传播轨迹。据她推测,新增病例可能都感染了P.1变种。

新突变之间的相互作用可能会使科学家们更难厘清它们各自的影响。例如,来自英国、南非和巴西马瑙斯的变种都有一个名为N501Y的突变,一些科学家把它叫做Nelly。但是,这种影响刺突蛋白的突变也发生在一些传播速度比较缓慢的变异毒株中。这表明,N501Y突变并不是单独发生的。美国著名医疗研究机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的医学专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指出:“Nelly可能是无辜的,除非她和‘坏朋友’在一起。”

布鲁姆表示,这些病毒突变不至于让新冠病毒完全逃脱人体的免疫反应。“但我认为,当很多人都有免疫力时,这些病毒会有一些优势。”这或许能解释马瑙斯市感染人数激增的原因。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有必要及时更新新冠疫苗

世卫组织疫苗工作组主席、疫苗学家菲利普·克劳斯(Philip Krause)说,到目前为止,新冠病毒似乎还没有对新冠疫苗产生抗药性。但他也补充说:“不太好的消息是,新冠病毒的快速变异表明,它们有可能形成对疫苗的抗药性,变异发生的速度可能会比预计的更快。”

对此,佛罗里达大学的生物统计学家娜塔莉·迪恩(Natalie Dean)表示,当务之急是建立良好的监测系统,以尽早发现逃逸人体免疫系统的病毒变种。柏林夏里特医院(Charité University Hospital in Berlin)的病毒学家克里斯汀·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则认为,尽管新冠病毒不断变异,但现在仍需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更多人群接种疫苗。

一旦发现新冠疫苗对变异毒株无法产生保护力,就需要及时更新疫苗。克劳斯表示,目前有几款疫苗可以很容易地针对新的毒株进行调整,但卫生监管机构可能会在没有收到最新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的情况下拒绝批准它们。如果新的变种与旧的毒株一起传播,还可能需要研发出更加广谱的多价疫苗。“需要澄清的是:这些都是比较长远的考虑,”克劳斯说,“当前公众无需对现有疫苗的效力过分担忧。”

不过,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拉文德拉·古普塔(Ravindra Gupta)并不这么乐观。他呼吁,随着新的病毒便提不断出现,全球的疫苗生产商们应该及时着手更新新冠疫苗,以确保疫苗对刺突蛋白突变的毒株具有免疫力。“新冠病毒仍在快速传播,说明我们研发的疫苗应该针对这些突变进行调整,这样就掌握了阻断病毒传播的一条路径。”

参考资料:

1. BBC: Covid-19: Brazil hospitals 'run out of oxygen' for virus patients

2. Science Magazine: New coronavirus variants could cause more reinfections, require updated vaccines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新冠肺炎,新冠疫苗,巴西,变异毒株,世卫组织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