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论健第51期|疫情过后,互联网医疗是否依然火热?

2021
01/25

+
分享
评论
梁建 / 健康界
A-
A+

互联网医疗是为数不多在2020年取得突破性发展的行业之一。

近两年来,互联网医疗产业的热度逐渐上升,大到互联网巨头BAT,小到大数据初创企业都紧盯互联网医疗市场。

与早期互联网医疗的资讯、门户、社区服务不同,新一波的互联网医疗公司涉及的领域已经更为多元化,涵盖了医药电商、线上诊疗和医疗AI等多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互联网医疗更是以前所未有的姿态进入大众视野,并在抗击疫情中大显身手,成为疫情时期为数不多取得突破性发展的行业之一。

2021年1月19日,健康界原创内容品牌《BOSS论健》第51期聚焦于2020年火热的互联网医疗行业,特别邀请上医仁家CEO曹雪莉、左手医生创始人兼CEO张超和约印医疗基金董事总经理熊水柔三位行业大咖围绕互联网医疗行业所涌现的新趋势、新格局进行直播对话,一起解析互联网医疗发展的下一步。

线上诊疗的热度能持续多久?

2020年被誉为互联网医疗发展取得历史性突破的第一年。疫情的出现,推动了互联网医疗的极速爆发。此后伴随疫情常态化,以及公立医院的复诊,疫情期间累积的线上用户有所回流。线上诊疗的可持续性面临了一定的挑战,人们刚刚形成的线上就医习惯正在经受考验。

对于这一现象,上医仁家CEO曹雪莉认为,疫情确实促进了互联网医疗的大发展,最重要的是人们开始尝试使用线上的医疗方式解决实际的健康问题。与此同时,大规模出现的线上诊疗需求,对各大互联网医疗平台的运营能力提出了全新的考验。如何快速构建起医生、患者、平台之间的信任就成为重中之重。信任将推动习惯的持续,患者线上诊疗习惯的养成依然需要时间的积淀,更需要平台运营能力的不断提升来加以支持。

在约印医疗基金董事总经理熊水柔看来,当互联网医疗成功从萌芽期、导入期跨入到成长期的时候,各大平台的创新性也将具有普及性,而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就起到了这一效果。伴随患者教育成本的降低、政策的支持、技术的迭代,那些有运营能力、有整合能力的公司将迎来时代的红利,而红利的周期也将因为技术与传统的融合而进一步延续。

专门从事研发医疗AI的左手医生创始人兼CEO张超也认为,技术创新对于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作用巨大。“2020年突然爆发的疫情,给了互联网医疗技术一个冷启动的助推力。原来的互联网医疗发展一直是很难的,但疫情之后,互联网医疗的下一步发展只会越来越好,而不会出现断崖式的下降。”张超说。

事实上,疫情的出现也推动着互联网医疗需求性质上的变化,从改善变成了刚需。基于社会的刚性需求,政策红利也在逐一落地。面对这一趋势,曹雪莉认为,未来互联网医疗医保政策将面向3个部分展开,首先惠及的是公立医疗的线上平台;其次才会逐步涉及社会互联网医疗平台,比如医保定点的医药电商,他们将承接公立医院的“三分流”,医生分流、处方分流、药品分流;最后惠及的是医保控费,社会医疗也将依托自身的技术优势,通过诊疗路径的规范、慢病管理、专病管理等,形成与政府的合作,达成互利共赢的医疗健共体。

开放互联网医疗首诊有多远?

经过疫情洗礼之后,互联网医疗逐步成为消费者的刚需。对于患者而言,线上就医的习惯业已养成。于是,关于互联网医疗是否应该被授予首诊权的声音也逐步出现。

“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首次出现在国家层面的政策文件中,是在2020年4月10日国家发改委和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官方在该方案中提出,“以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为载体,在卫生健康领域探索推进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和预约分诊制”。

这一说法”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此前多份文件都明确规定:互联网医疗不得开展首诊,而此次却提出了探索推进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业内专家分析认为,这也意味着互联网医疗将在首诊上有望迎来突破,医保将对互联网首诊进行报销。

对于互联网医疗首诊何进能够正式落地的焦点问题,张超认为,互联网医疗首诊在某些层面是可以放开的,但是放开并不是一揽子放开,而是针对于某些病种是可以放开的,包括心理咨询、皮肤病和基础性的感染等。

不过,张超也表示。对于监管部门来说,放开首诊是非常谨慎的,因为他们怕出现误诊等现象。对于未来互联网放开首诊如何避免误诊现象的出现,张超给出了自己的思路:“未来互联网医疗进行首诊可以有多位医生进行接诊,由医生之间统一给出诊疗意见,就能极大程度地避免误诊。”

但是,这种方式也容易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既然医生可以在线上接诊,那么未来是否可以安排一个机器人医生进行辅助接诊?”张超认为,这或可成为未来互联网放开首诊的一个突破口。

作为中医互联网医疗平台的代表,曹雪莉则认为,中医和西医是不同的,要分别来看待不同医疗体系下的首诊与复诊。以上医仁家为例,作为中医的互联网平台有其自身的特点,首诊的定义应为对病情的诊断以及给出诊断结果,这与 “轻问诊”咨询有着较大的区别。在互联网医疗层面,中医首诊的“望闻问切”相比较西医的“轻问诊”要难一些。因此,上医仁家一直在中医的标准化、可复制化、溯源化、可循证性等方面不断进行着探索。

除了哪些病种适合首诊的争议之外,患者在就医之时也会经常遇到不知道该看哪个科的尴尬现象。对此,熊水柔表示,这个问题的难点正在于我国目前在就医首诊方面还未建立起一整个全科医生体系,找不到真正能够去首诊的医生。熊水柔认为,未来如果能够解决首诊医生的问题,那么互联网首诊制的问题也就不是大问题了。

院内院外数据打通有多难?

不管是线上首诊还是复诊,都将产生大量的数据,而对于如何打通院内院外数据的讨论也从未停止。

张超认为,不管有多难,未来院内院外的数据打通肯定会实现的。但是,现在很多医院担心的是,会出现数据泄露风险的问题和院外数据质量的问题。他表示,目前在院内院外数据打通方面,很多公司做的方向并没有错,但是在做的过程中还需要一定的契机和场景。他举例说:疫情防控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打通的案例,因为对于医院来说,不仅仅需要采集患者住院的数据,还需要患者在日常生活中的随访数据。

在曹雪莉看来,院内与院外数据的打通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过程,但是在现阶段尚未成形的情况下,社会办医在数据打通上是否就裹足不前了呢?其实不然,以中医为例,由于中医拥有较强的“单兵作战”能力,无需借助大量的设备仪器即可执业,灵活而机动,只要为中医生提供多点执业、中医生创业的机会,就可以实现数据由院内向院外的“转移”,由此形成院内院外打通数据的“曲线救国”。因此,曹雪莉认为,谁能给予中医生更多的支持,谁就将赢得更多的“数据”。

有关互联网医疗发展的更多精彩内容,立即点击这里观看《BOSS论健》第51期“互联网医疗的下一步”直播回放。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互联网医疗,BOSS论健,线上诊疗,医疗AI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