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收入近万元:新冠疫情之下,美国这类护士赚翻了

2021
01/19

+
分享
评论
秦若桐(编译) / 健康界
A-
A+

他们工作起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美国休斯顿卫理公会医院(Houston Methodist Hospital)的护士长米莉森·彼得斯( Millicent Peters)每周都会收到一两次与新冠疫情有关的工作邀请。如果她能马上到一个疫情重灾区做临时工作,堪萨斯州的一家医疗招聘公司克鲁西人事(Krucial Staffing)每周将向她支付5000美元~7000美元(约合人民币3.2万~4.5万元)的薪水,另外还提供免费住宿和每日三餐,外加旅行奖金。

尽管开出的条件很优厚,但彼得斯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对这种赤裸裸的诱惑颇为不屑。她表示:“这种招聘的目标人群是年轻的护士,她们只看重高薪,对未来没有太多考量。

疫情之下的护士离职潮

由于抗击新冠疫情“差旅任务”的出现,美国越来越多的护士无法抗拒高薪的诱惑,选择了离职。至少有两名彼得斯的同事也因为同样的原因离开了休斯顿卫理公会医院。

几个月前,医院的个人防护装备紧俏,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现在护士又成了全国各地的“抢手品”。

为了招聘护士,医院向克鲁西人事、Trusted Health和Nomad等招聘机构求助。这些机构宣称,如果护士能帮助填补人员空缺,收入至少能比之前翻一番。

大多数护士都和彼得斯一样,正常时薪为121美元(约合人民币785元),加班费为每小时181美元(约合人民币1174元),有些人甚至更高。一家机构最近在北达科他州法戈(Fargo, N.D.)发布了一份工作,周薪为8000美元(约合人民币5.2万元)。一位卫理公会的官员说,他最近在加州还看到一次周薪1.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7万元)的差旅任务。

全美各地的医院协会报告称,他们收到了许多来自成员机构的投诉,称自家员工被“挖走”了。一位医院发言人表示,这种情况和2017年哈维飓风过后小贩们兜售高价瓶装水有得一拼。

德克萨斯州现已成为招聘护士最热门的地区之一。2020年春天,克鲁西人事曾牵头将护士招至纽约,现在则把重点转移到了德克萨斯州。最近,该公司就在脸书页面上发布了一份德州临时工作的招聘广告。卫理公会表示,12月份应招入岗的护士数量显著增加。

自2020年6月以来,哈里斯医疗系统(Harris Health System)已经有84名护士跳槽,其中大多数发生在最近几个月。

哈里斯医疗系统的护士长莫林·帕迪拉(Maureen Padilla)说:“这种‘挖墙脚’行为给我们带来了沉重的打击,我们现在很难轮班,处境艰难。这种在国家危难时发国难财的行径令人不齿。”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旅行护士的兴起

20世纪80年代,为应对因罢工和某些地区传染病造成的护理资源短缺问题,旅行医务人员(traveling medical staff)开始出现,但直到新冠疫情暴发,这一领域才得到关注。行业官员估计,目前至少有5万名旅行护士(traveling nurses),比2018年多出约2万名。

在这些旅行医务人员中,有一些是独立护士,他们往往年龄较小,每次“出差”通常会持续13周,有时会视具体情况缩短或延长。但也有一些护士是从医院里挖来的。

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旅行护士会被带到高危险地区,尤其是纽约。由于当时这些地区的护理需求比其他任何地方都高,并没有人提出质疑。

而如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激增导致全美各地对护士的需求量上升,医院官员常常用“拆东墙补西墙”来形容护士的分布情况。

德州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医疗创新计划(Healthcare Innovation Initiative)负责人克里斯蒂·勒舍尔(Kristie Loescher)表示:“这是一场残酷的竞争。不过,人事危机和疫情同时暴发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考虑到供需问题,公司将按照市场能够承受的价格定价。”

由于德州厄尔巴索(El Paso)最近的护理需求激增,有5名哈里斯医疗系统的护士被派往那里出差。帕迪拉称,对休斯敦的护士而言,德州的工作报酬丰厚,而且离家更近,很有吸引力。

休斯顿也开始更多地争夺该州乃至休斯顿地区医院的护士。

帕迪拉表示,从哈里斯医疗系统离职的旅行护士如果提前两周提出申请,可以考虑重新聘用他们。不过,由于许多招聘机构都要求应聘者立即开始工作,这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此外,如果刚离职的护士重新被录用,也会使一心一意在医院工作的医护人员心寒。就目前而言,如果一名护士突然离职去做旅行护士,哈里斯医疗系统至少在一年内不会重新聘用他。

对一些护士来说,“出差”这件事本身很有吸引力。

卡罗琳·德威特(Caroline DeWitt)表示,自己是个喜欢冒险的人,自从在护理学校听说有旅行护士这个职业,就一直心向往之,更何况还能带来不错的收入。在疫情期间封锁措施生效的第一天,她就在科罗拉多州的科罗拉多斯普林斯(Colorado Springs)开始了第二项旅行任务。

2020年夏天,德威特在德州儿童医院接受了一项旅行任务,治疗新冠儿童患者和从其他医院大量转入的新冠成年人患者。她表示,自己很想留下来,但她刚在克萨斯州丘陵地(Texas Hill Country)买了一套房子,并开始在那里为Trusted Health远程工作,不再四处做旅行任务了。她笑称,自己“错过了现在赚大钱的好机会”。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高薪岗位的合理性之争

休斯顿大学护理学院(University of Houston College of Nursing)创始院长凯瑟琳·塔特(Kathryn Tart)认为,考虑到护士已经“把自己的生命安全置之度外”,现在的工资水平并无不妥。她表示,如果医院此前招聘更多的护理专业毕业生,现在短缺问题就不会那么严重。

不过,德州农村和社区医院组织(Texas Organization of Rural and Community Hospitals)首席执行官约翰·亨德森(John Henderson)表示,在州政府的帮助下,一些成员医院不存在人手短缺的问题,但令人担忧的是,现在很多医院提供的薪酬无法达到旅行护士的薪酬水平,护士正在流失。旅行护士和医院固定护士之间的平衡已被打破。

针对“挖墙脚”的投诉,克鲁西人事在12月回应称,该协会“只计划补充现有的医务人员,并没有打广告、积极招聘,或有意聘用受影响机构的医护人员。”然而,即便如此,医院的一线员工仍然在不断流失。

德州护士协会(Texas Nurses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辛迪·佐尔尼克(Cindy Zolnierek)说:“当病人需要护理但人手短缺时,医院也没有太多选择。但似乎确实有人在钻这个空子。”

乌尔鲍尔商学院(UH Bauer College of Business)实践和市场营销学教授加里•兰达佐(Gary Randazzo)表示,没有证据表明控制薪酬或其他干预手段在这种情况下能起到调控作用。德州立法机构也不考虑处理这个问题。

勒舍尔称,这种情况可能带来的唯一好处是,人们或许会开始意识到医疗应更多地关注社会正义,而不是市场公正。

不过,她承认想达成这一目标困难重重,最靠谱的解决方法可能是“疫情结束”。

原文来源:Houston Chronicle

原文标题:Job offers of up to $12,000 a week lure Houston nurses to COVID-19 hot spots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医院,护士,表示,疫情,旅行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