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近3万台手术——走进国内第一个功能神经外科

2021
01/04

+
分享
评论
陈琳辉 / 健康时报
A-
A+

从1998年成立至今已22年,用近3万例手术让前来就诊的患者脱离了病痛,回归正常的生活。

(健康时报记者陈琳辉)“吃不好,睡不好,疼起来想死的心都有了。”诊室里疼痛难忍的吴冰(化名)阿姨捂着半边脸,艰难地和胡医生描述她被三叉神经痛折磨的日常。

从帕金森病,到癫痫,再到和吴冰一样被各种痉挛、运动障碍还有三叉神经痛困扰的患者,他们大都把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这家医院当做“救命稻草”,祈求能在这,寻求和老家不一样的治疗方式。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作为国内最早独立建制的功能神经外科,从1998年成立至今已22年,用近3万例手术让前来就诊的患者脱离了病痛,回归正常的生活。

拯救“天下第一痛”

“三叉神经痛常见于中老年人,被称作‘天下第一痛’。一旦疼痛发作,病人连说话、吃饭等简单动作都无法完成,严重影响正常生活。”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主任医师胡永生告诉记者,在功能神经外科,这类患者不在少数,其中尤以三叉神经痛最为典型。

“以前疼的时间短,现在一次比一次剧烈。整天整夜的疼,根本没有办法入睡。”吴冰说得满脸痛苦,边说边哭,感慨自己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宣武医院的功能神经外科,作为国内最早建立的功能神经外科,是神经外科里头的一个分支科室,主要用神经外科的手术方法治疗四类功能性疾病:一是运动障碍病,除了最常见的帕金森病外,还有原发性震颤、肌张力障碍、扭转痉挛、痉挛性斜颈、抽动症、舞蹈病等;二是癫痫,即“羊角疯”。从前,癫痫属于神经内科范畴,主要靠药物治疗,但现在通过手术切除,很大一部分患者可以实现彻底根治;三是疼痛,包括三叉神经痛、舌咽神经痛、丘脑痛、腰腿痛、脊髓损伤后疼痛、头痛、臂丛神经痛、幻肢痛等;四是面肌痉挛、脑瘫、强迫症、植物生存状态等其它功能性疾病。

很多常年被此类疼痛折磨的患者,都会抱着一线希望来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寻求和老家不一样的治疗方式。

“您放心!治得好,没什么问题。”胡医生宽慰吴冰并耐心地和她介绍着具体的诊疗方案:神经阻滞治疗和伽马刀手术基本无创、低风险、恢复时间短,但一般都不能达到根治的效果。

胡主任解释,因为三叉神经痛最主要的原因是血管压迫神经造成的,通过微血管减压术,先在患者耳后开长5公分左右的皮肤切口,在颅骨钻开一个一块钱硬币大小的骨孔,然后借助显微镜在颅内操作,将压迫在三叉神经根上的血管分离开,使血管不再压迫神经根,能从根本上解决三叉神经痛,但与前两种手术相比,微血管减压术属于有创手术。

“胡医生,就按您说的办。”听完胡医生的分析,吴冰接受了胡永生建议的治疗方案。

对于吴冰来说,这是2020年最后一天,充满希望的一天。

帕金森病藏族妈妈:献上跨越4000公里的哈达

在胡永生医生的门诊里,年老的患者迈着沉重的步子在诊室里缓缓行走着。胡永生医生告诉记者,他们都是一些帕金森病患者,之所以被要求在屋子里转圈,是要通过他们肢体动作的迟缓程度,来判断其患病的程度。

帕金森病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病,多见于中老年人,由于大脑深部神经核团功能退化,无法产生足够的神经递质“多巴胺”,导致大脑对肌肉活动的指挥能力下降。其典型的特征可用三个字来形容:抖、僵、慢。

边巴吉巴来自4000公里外的拉萨,她是位普通的藏族妈妈,老伴过世后,她和女儿外孙们一起生活,日子过得还不错。可是几年前,边巴吉巴感觉一侧手脚开始不灵活了,总是不自主的肢体抖动,腰也疼痛,行动不便。边巴吉巴的女儿非常着急,她带着妈妈去成都就医,很快被确诊患有帕金森病。

服用药物后,边巴吉巴的症状好转,女儿也松了口气。但不久症状又出现了反复,即便不断加大药量,也无法控制。

边巴吉巴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甚至无法自己穿衣服,腰疼腿木使她不得不弯着腰、拖着一条腿走路。女儿在上班时越来越多地接到妈妈的求救电话,经常要请假从几百公里外的单位开3个多小时的车赶回家带妈妈去医院看病。

她们几乎跑遍了拉萨所有的医院,也去了成都多个医院,但是各种药物都没有能够让边巴吉巴的病情好转。就在这时,有医生建议他们通过手术治疗帕金森病,达娃仓决是边巴吉巴的小女儿,她马上在网上搜索有关手术治疗帕金森病的相关信息,认真筛选,她们选择了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最终找到了胡永生主任。

“你这个情况需要做手术,即通过外科手术在大脑中植入电极来控制病情,叫做‘脑深部电刺激术’,就是‘脑起搏器’。”今年五月,胡永生医生告诉边巴吉巴,脑起搏器是一套微电子装置,包括一个脉冲发生器、一根电极和一根延伸导线。手术将带电极的导线植入患者脑内的丘脑底核,通过释放高频电流刺激,从而减轻帕金森病症状。

“植入体内的部件不会影响日常生活,而且是一个无痛苦的过程。”胡医生说,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研究所是全球最大的脑刺激器植入中心,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在多次与胡医生沟通后,达娃仓决下定决心,带着妈妈不远千里来到了北京。

“当时还正处于防控新冠疫情期间,家属不能在病房陪护。边巴吉巴只能听懂部分汉语,不会说汉语,这给医患之间的交流造成了困难。”胡医生回忆,为了手术能够顺利进展,方便与边巴吉巴进行有效沟通交流,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的医生专门购买了可以汉语—藏语实时互译的翻译机,病房护士还自学了简单的日常藏语对话。

经过充分的术前准备,6月18日,胡永生为边巴吉巴进行了脑起搏器手术。因为术中需要与患者沟通交流观察手术效果,用心的胡永生还专门安排边巴吉巴的女儿等候在手术室门口,用电话连线的方式,为手术中清醒状态的妈妈和医生做现场藏语与汉语翻译。

手术终于顺利完成,效果立竿见影,术后边巴吉巴的肢体抖动和僵直状态完全消失。1周之后,边巴吉巴切口拆线出院了。当边巴吉巴的女儿在病房门口接到妈妈时,惊喜地发现妈妈好像变了一个人,手不抖了,腰挺直了、动作灵活了很多,走路也不拖着腿了,重新恢复了生命的活力。

胡医生回忆,边巴吉巴手术成功,她和家人非常高兴,还特意向功能神经外科的医务人员献了雪白的哈达。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三叉神经痛,神经外科,宣武医院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