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系统免疫相关不良反应预示NSCLC患者能从抗PD-1免疫治疗获得更好的生存获益?

2020
12/31

+
分享
评论
秋之枫叶 / VIP说
A-
A+

多器官系统的免疫相关不良反应与疗效之间是否有相关性?

抗PD-1/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已经改变了NSCLC的临床实践,为患者带来了长期生存的获益。在关注免疫治疗疗效的同时,临床医生和患者已更加地关注免疫相关不良反应(irAE)。

既往研究发现,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s)出现不良反应的患者疗效更好。但更多的是阐明单个irAEs与疗效的关系。而发生涉及多器官系统irAEs(多系统irAEs)与疗效之间是否有相关性呢?近期,JAMA Oncology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回答了这一问题。

该研究为一项多中心回顾性队列研究,纳入了623例自2007年1月至2019年1月,世界范围内5个科研机构中心接受抗PD-1/PD-L1 ICIs单药治疗或联合治疗的III/IV期NSCLC患者。多系统irAEs定义为涉及多于1个器官系统的irAEs。

PFS和OS用Kaplan-Meier方法估计。通过多变量模型评估irAE各组间PFS和OS的差异。通过多变量逻辑回归,以优势比(odds ratios)评估多系统irAE的风险。

发生多系统irAEs的患者特征

按照irAEs发生和队列分层的623例NSCLC(375例男性,248例女性)患者的临床特征如下表所示。所有患者中,148例(24%)发生1个irAE,58例(9%)发生多系统irAEs。

发生系统irAEs的患者更可能有好的ECOG体能状态评分(ECOG PS,0/1;无irAEs vs 单一irAE vs 多系统irAEs发生比例为:82% vs 86% vs 95%; p=0.03),更多的为IV期患者(88% vs 97% vs 98%, p<0.001),曾经吸烟者(82% vs 83% vs 86%, p<0.001),接受过抗CTLA-4联合ICIs治疗(4% vs 2% vs 9%, p=0.01)和持续的疾病控制(CR+PR+SD,28% vs 51% vs 74%; p<0.001)。

中位ICI治疗持续时间在多系统irAEs患者中更长(中位时间:10.1周 vs 17.1周 vs 27.9周, p<0.001)。

多系统irAEs图谱

接受抗PD-1/PD-L1单药治疗最常见的irAEs是肺炎(n=64,12%),甲状腺炎(n=53,10%)和皮炎(n=47,9%)。大部分多系统irAEs的患者有2个 irAEs(n = 40, 78%),其中最常见的第一个irAEs是甲状腺炎(n = 22, 38%)和皮炎(n = 13, 22%)。

最常见的多系统irAE 模式是肺炎甲状腺炎(n = 7, 14%),肝炎甲状腺炎(n = 5, 10%),皮炎肺炎(n = 5, 10%)和皮炎甲状腺炎(n = 4, 8%)。在接受ICI联合治疗的患者中最常见的irAEs是肺炎(n = 9, 9%),腹泻/肠炎(n = 5,5%)和皮炎(n = 4,4%)。

多系统irAEs的开始时间和风险因素

在199名有完整发病时间数据的irAE患者中,从ICI治疗开始到第一个irAE发生的中位时间是1.6个月(range, 0-36.7 months),到第二个irAEs的时间是3.25个月(range, 0-20 months)。所有的多系统irAEs都是连续发生的。

在单个irAE和多系统irAEs患者中,第一次irAE发生时间没有差异(中位, 1.6 个月vs 1.8 个月; p=0.51)。有利的ECOG 体能状态评分(ECOG PS, 0/1 vs 2; adjusted odds ratio [aOR];0.27; p=0.04)和更长的ICI持续时间(aOR, 1.02;p<0.001)是多系统irAEs发生的独立的风险因素。

多系统irAEs患者具有显著的PFS和OS获益

多系统irAEs vs 单个irAE vs 0个irAEs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0.9个月,5.1个月和2.8个月 (p<0.001)(如下A图所示)。1年的PFS率分别为44%,28%,16%。在多变量分析模型中,与无irAEs的患者相比,有1个irAE和多系统irAEs的患者具有逐步改善的PFS (adjusted hazard ratios [aHRs], 0.68 and 0.39,respectively, both p<0.001)。

在OS方面,与无irAE和1个irAE的患者相比,发生多系统irAEs的患者有最好的OS(如下B图所示)。中位OS分别为多系统vs 1个irAE vs 0个irAE:21.8个月 vs 12.3个月 vs 8.7个月。多系统irAEs vs 0个irAEs的aHR为0.57,p=0.005。1个irAEs vs 0个irAEs的aHR为0.86,p=0.26。在irAE数量和PFS (HR,0.67;p<0.001)和OS ( HR,0.79;p=0.003 )之间有显著的阳性相关性。

这项多中心队列研究的结果显示,接受ICI单药治疗的NSCLC患者可能会发生多系统irAEs,包括肺炎甲状腺炎,肝炎甲状腺炎,皮炎肺炎,皮炎甲状腺炎,而这些多系统irAEs的发生可能与患者生存的改善相关。

参考文献

  1.   Shankar B,Zhang J, Naqash AR, et al. Multisystem Immune-Related Adverse Events AssociatedWith 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 for Treatment of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JAMA Oncol. 2020;6(12):1952-1956. doi:10.1001/jamaoncol.2020.5012.

  2. 本文来自VIP说,作者秋之枫叶。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免疫相关不良反应,NSCLC,PD-1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