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应用 大成效 | 这家医院“互联网+”医疗服务玩得太6了!

2020
12/31

+
分享
评论
玉玲 / 健康界
A-
A+

自2019年起,李正翔带领药学团队,从数据调研、整理开始,研讨药品说明书的可视化方式。目前,该项目成效显著。

一般的竹板儿,打起来是为说学逗唱。而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竹板儿打起来还能做科普,为患者服务。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曾在抖音平台上传一则名为《二婶糖尿病》的短视频。把对糖尿患者用药和日常养护的严肃科普,变成了轻松一刻。

为患者做好用药科普,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还利用短视频二维码做创新。如今,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互联网发药窗口,会给患者提供一个二维码用药指导单,患者只需扫一扫,就能通过观看用药指导短视频获知药品使用方式、使用剂量与适应症等内容。

80%患者不能完全看明白药品说明书

谈及做用药科普短视频动机,天津医科大学药剂科主任李正翔与门诊药房组长尚杰表示,这起源于一次患者调研。此前,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曾对500名患者用药情况展开问卷调查。结果显示,约80%的患者无法全部看懂药品说明书。患者关注药品说明书主要集中在药品名称、适应症,作用与用途、禁忌症、不良反应、注意事项、生产日期和保质期,以功能性阅读为主。

但是,现在的药品说明书上往往有几十项说明事项,涵盖药品成分、药品名称、性状等项目,甚至还包括药物过量、执行标准、药代动力学信息、药品分子式和分子量等信息。这些专业性信息大量呈现给没有专业知识的患者,患者很可能不能理解药物的正确用法。再加上药品说明书中所描述的罕见不良反应,也可能造成患者用药恐慌。

在美国、英国等国家,药品信息除了有面向专业医务人员的处方信息外,还有供普通患者阅读的“Medication guide”或“Patient information leaflet”,一般以问答的形式,将药品概要、注意事项、过量服用处理方式等告知患者。而我国没有专门供患者使用的通俗药品说明指导。“所以,我们希望做一个能读懂的、可视化的说明书。”李正翔说。

尚杰补充,临床也对药学提出要求。以消化科为例,患者需要在做胃肠镜检查前服用西甲硅油,但经常出现患者忘了喝、喝得早等问题,导致检查效果大打折扣,也造成药师的重复性用药指导工作。

综上,自2019年起,李正翔带领药学团队,从数据调研、整理开始,研讨药品说明书的可视化方式。

以二八原则进行药品遴选

根据患者调研,50%以上患者希望以短视频方式观看用药科普,尽管彼时短视频还没有现在这般普及,但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已经开始了“超前”尝试:

团队梳理出门诊常用药200个药品。重点覆盖慢病科室患者用药,如呼吸、消化、内分泌、心脑血管、皮肤等科室的常用药品。将患者最为需要的内容如:服药时间(饭前、饭后、空腹、睡前、晨起……),服药时的注意事项(多饮水、避免阳光照射、能否嚼服、舌下含服……),药物保存条件(常温、阴凉、避光、冷藏、冷冻……),特殊装置的使用方法,与食物同服的注意事项,漏服的补救方式,常见药品不良反应及应对措施等内容精简化、通俗化、科普化,反映在视频中。

尚杰表示,在做药品选择时,他们主要基于二八原则。从1000多种药品目录中,挑选出患者用量最大的药品,“比如呼吸科用药装置,舒利迭、信必可都保吸入剂等,患者用量很大,我们放在第一期制作短视频。”

对用错会造成严重伤害的药品,提前筛选出来做药物指导。“还有一些药品,比如说阿卡波糖,它作用于葡萄糖淀粉酶,需要与淀粉类主食同时嚼服才能起效。患者如果没有按正确的用法来吃,比如用水吞服或者没有和含淀粉的食物同服,也许这个药的作用大打折扣。这样的药品我们就会优先拍摄。”

通过二八原则,能够最大程度为患者提供用药指导,覆盖患者最广,同时更有利于推广。

在综合药品用量和药品风险值之外,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在药物遴选时,也会根据药品风险值做灵活变通,不进入药品拍摄名单。

“有些药品,在两个科室使用方法是完全不一致的,像骨化三醇胶丸,如果是应用于绝经期骨质疏松,是希望胃肠道能更好地吸收食物中的钙,所以它应该跟食物一起吞服。如果是透析患者降低甲状旁腺素,对于血钙本身偏高的患者,为了防止钙浓度过高,就需要做透析当晚加空腹服用。这两个科室的用药要严格区分开用法。像这样的药品,就没有进入到拍摄目录。”

播放时长共计5800分钟

2020年3月,为抗击疫情,保障患者用药安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推出互联网医院,在天津市率先进行网上药品配送、审核环节。而此时,此前药剂科所做的短视频成为医院触及患者,提供药学服务的最好方式。

目前,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已经拍摄了七八十个短视频,覆盖了5~6个科室,覆盖40%~50%的处方。疫情期间,二维码用药指导单每个月大概发出去4000张左右,每一个二维码视频播放次数在2000人次,平均时长2.9分钟,服务时长5800分钟左右。

“在‘互联网+’医疗背景下,药师应该转移注意力,从关注药品到更多走进患者,对患者实施用药指导。” 李正翔说。作为三甲医院,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门诊量极大,患者往往无法得到详细用药指导。另外,相对临床,药师总处于辅助者角色。对药师而言,也经常陷入重复性劳动中,缺乏工作价值感。通过短视频的形式,能够调动药师积极性,也为患者提供更具可及性的药学服务。

最后,李正翔倡议,虽然此项目是公益性质,药师利用业余时间自行拍摄视频。但从长远发展角度,希望能为药师提供更具合理性的激励制度和酬劳,让这样的专业药学服务有合理的价值回报,吸引更多的药师参与进来,从而让更多的患者从中受益。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互联网医疗,短视频二维码,改善医疗服务行动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