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推行“一码通”,健康码未来不止于“通行”

2020
12/21

+
分享
评论
德江 / 健康界
A-
A+

疫情结束后,健康码的出路有哪些?

后疫情时代,人们依旧离不开健康码。

12月10日,国家卫健委在《关于深入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五个一”服务行动的通知》(下称《通知》)中要求,推进“一码通”融合服务,破除多码并存互不通用信息壁垒。要实现健康码“一码通行”,落实健康码信息互认机制和规则。

此前,由于各省健康码数据不共享,以及疫情形势和防控政策不同,导致健康码难以实现互认,给人们的工作和出行带来困扰。同时,初级设计不够“人性化”,给老年等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群体带来不便。社会各界也纷纷呼吁解决。

健康码作为一项自下而上的创新,经过近一年的应用发展,如今将迎来又一重要时刻,政策开始自上而下推动健康码完善和升级。从陌生、熟悉到离不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当疫情结束时,健康码未来还能在哪些领域继续发挥“余热”?

健康码:基于大数据的动态“数字凭证”

疫情爆发后,为方便人员正常出行,帮助企业有序复工复产,2月11日,杭州市率先推出健康码应用,实施“绿码、红码、黄码”三色动态管理。市民和拟进入杭州人员网上填报信息后,系统会自动生成个人专属二维码。

2月19日,杭州健康码申领人数突破1千万,此后,杭州健康码模式在浙江省乃至全国推广落地,各省市纷纷推出本地健康码。

疫情期间,无论是进入社区、商场、医院,还是搭乘地铁、高铁或飞机,健康码成为人们正常出行的数字凭证及健康证明。“一人一码”的普遍推行,为初期疫情的精准防控和生活生产秩序恢复作出巨大贡献。

健康码背后运行的逻辑是什么,又是依据什么来生成不同颜色的二维码?

“杭州健康码是基于大数据的电子凭证,以个人真实填报信息为基础,连通浙江省重点疫区人员动态管控清单等相关数据库,根据建库比对、空间筛查的结果进行发放。”杭州市委副秘书长、杭州健康码总牵头人涂冬山2月下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健康码是一个动态更新的、智能化的、开放的信息系统,通过大数据进行“首次即时计算、每日定时计算,动态实时更新”。

首先,健康码是以真实数据为基础,人们申请健康码时,会被要求如实填报基本身份信息和健康状况,以及是否去过疫区,是否接触过新冠感染者等信息。

其次,三色码的生成主要依据三个维度的数据:一是空间维度,即根据全国疫情风险程度,按照精确到乡镇(街道)的空间数据;二是时间维度,即某人去过疫区的次数及停留的时间长短;三是人际关系维度,即与重点人员的接触状态,然后量化赋分。数据依托于国家和各部门、各区域汇聚的数据,经过防控规则和数据建模,分析评估后,测算出三种风险状态。三种颜色实行动态管理,领取绿码的人员如若去过重点地区,接触过重点人群,健康码将会转红。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郭泽强曾表示,抗击疫情需要有一个本地动态实时地图,而市民申报的健康、疑似、确诊等健康信息,如果要实时更新,靠纸质证明是很难办到的,这就需要靠数字化的证明。纸质证明只能证明你此时此刻的状态,而健康码是动态的,可以实时更新。这样政府的防疫成本就可以大大降低。

“互认”难度在哪?

疫情期间,健康码确实方便了人们在本地出行和工作,而一旦涉及到跨区域人员流动,健康码就暴露出了其尴尬一面:各地区由于防控政策不同,数据不共享,健康码无法互认互通,异地出行人员不得不重新申请当地健康码,甚至出现被强制隔离事件。

这让人们意识到,光“一次申报,全市/省通用”还不行,健康码更要做到“全国互认,一码通行”。

疫情初期,国内某些相互联系密切的地区已开始尝试推行互认机制。3月初,长三角、京津冀等地区推进区域内健康码互认,浙江与河南、山东与贵州等省份开展了健康码的跨省互认。同时,由于各省市都在推行自己的健康码,开发和管理标准不统一,不仅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也为后续的数据共享、互认互通带来一定挑战。

3月20日,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健康码跨省互认机制。毛群安表示,首先,在国家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和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上发布了新冠确诊和疑似患者、可能的密切接触者,以及县域疫情风险等级数据库,实现了基础数据库的统一互认。

第二,推动健康通行码的技术互通。国务院电子政务办和国家卫健委提供了各地跨省份互认共享的三种路径:第一种,在不改变地方现有健康通行码基础上,通过跨地区防疫健康信息的数据共享,在本地的健康通行码中增加跨地区互认功能;第二种,各地健康通行码与全国一体化平台的防疫信息码对接,以全国一体化平台上的防疫信息码为中介进行转换,从而实现跨地区的健康通行码互认;第三种,对那些没有建立本地健康通行码的地区,可以直接采用全国一体化平台防疫信息码。同时,结合本地的防疫健康相关信息,实现跨地区的互通互认。目前,各省已经完成了技术对接和应用改造。

第三,推动健康通行码一码通行。健康通行码互认的难点主要是各地疫情防控形势和政策的不同,目前全国低风险县域已占98%,各省份正在按照统一的数据格式标准和内容要求,加快将本地区防疫健康信息的目录汇聚至全国一体化平台。

4月29日,市场监管总局(标准委)发布《个人健康信息码》系列国家标准。该国家标准实施后,可实现个人健康信息码的码制、展现方式和数据内容统一,统筹兼顾个人信息保护和信息共享利用。

标准有助于打通个人健康证明属地管理限制和实现健康码跨地区互认,用于指导健康码相关信息系统的设计、开发和系统集成,为避免各类健康码App的重复开发建设、减少App数量提供了依据。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胡功群表示,从表面上看,健康码在各省市互认的难度是技术和标准,深层次的原因是各自利益的权衡,缺乏的是政府相关部门的意愿和决心。“健康码互认在技术上没有障碍,只需各地遵循标准技术规范,互相开放共享数据,保证业务的有效性和协同性。”

健康码未来“不止于通行”

疫情总有结束的一天,除了作为通行凭证外,健康码未来如何跨界到其他领域继续发挥作用?

中国电子技术标准院信息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周平表示,当初在制定《个人健康信息码》标准时就思考了一个问题:如果要制定国家标准,健康码是否会长期存在?从不断出台的规范政策看,健康码显然将长期存在。

据人民智库7月所作的一项健康码调查问卷显示,超九成受访者希望健康码在后疫情时代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其中,认为健康码应在纵向和横向两方面继续开发的公众各超三成,38.54%认为应“继续优化和迭代,成为常态化管理工具”,37.63%认为应“拓展应用场景,向经济社会各个领域延伸”。按具体领域看,公众最希望健康码能够在“卫生健康”(60.08%)、“城市治理”(59.41%)、“交通出行”(55.58%)、“文旅娱乐”(49.67%)领域发挥作用。

“我们认为健康码的应用不仅是出行,与互联网医疗、健康养老等都有一定的关联,未来从业态上来讲健康码会涉及保险等社会保障。我们在组织制定标准时,考虑到了信息码,涉及个人和组织两个层面。”周平说道。

涂冬山在采访时表示,杭州已率先在全国启用了健康码扫码认证功能,实现了健康码与电子健康卡、电子社保卡的互联互通。未来,还将逐步拓展健康码在公共交通、商贸旅游等领域的应用。“我们期待,杭州健康码从疫情时期社会通行的三色码,转变为一个有个人数据、行业数据、城市数据支撑的信息系统。健康码将为个人健康提供更精准的服务,成为人们美好生活的定制化、智能化健康顾问。”

从公共出行,医疗健康,再到冷链物流,健康码的应用潜力正在浮现。未来,伴随“一码通行”的落实,无论是对个人还是社会,健康码的用处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大。

参考资料:

1. 健康码何时实现全国互通互认,法制日报,王阳 张守坤

2. 调查报告:疫情后的“健康码”,可能变得更有用,人民智库

3. 杭州健康码:一场转“危”为“机”的创新实践,杭州,韩一丹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健康码,大数据,一码通,疫情防控,电子凭证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