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贿1200余万元!一个县医院药剂科员工如何祸害一方?

2020
12/11

+
分享
评论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A-
A+

王晓俊如何以一己之力渗透全县多个医院?


杭州市桐庐县卫生健康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蔡忠明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原药剂科工作人员王晓俊以受贿罪、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桐庐县第二人民医院原药剂科主管药师王丽娟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去年以来,杭州市桐庐县医疗系统接连多人因职务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除5人因受贿被判刑外,4人受到降级、撤职等政务处分,11人受到警示约谈、责令检查等问责处理。



从卫健局到各大医院再到乡镇卫生院,依托药品采购的生财之路是如何形成的?这样一起牵涉甚广的系统性窝串案又为何能够隐藏多年?




靠山吃山:从不敢想到试试看到大胆干




翻看这起医疗腐败窝串案的案卷,可以发现涉案人员中药剂科工作人员占据较大比重。



“药品采购等岗位出现小人物大贪腐,很多情况下是因为拥有自由裁量权。”杭州市妇产科医院纪委书记宋醒解释,“医院引进新药需要遵循‘临床科室按需申请——药事管理委员会论证决定——药剂科按计划采购’流程,而实际操作中,部分医院因制度执行不严,导致药剂科在新药引进中有较大话语权,容易成为药商围猎对象。”



据涉案的桐庐县第三人民医院原药剂科主任潘彩亚交代,药品销售代表通常按药品种类计算回扣金额,以用于治疗高血压的马来酸左旋氨氯地平分散片为例,仅此一种药品,潘彩亚就从药商处收受回扣36万余元。



为帮助药品销售人员完成销售额,有的药房还会过量采购药品。在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原药剂科工作人员王晓俊看来,这是一桩双赢的买卖:“一个季度他完成不了任务,就需要压一部分货进来,我帮他,他有好处,我也有好处。”



此类交易不仅容易造成药品引进脱离诊疗需要,一定程度上影响临床的准确用药,而且成为多开药的背后推手,影响了医院公信力。



作为公职人员从事药品销售、收受药品回扣涉嫌违纪违法,王晓俊等人并非不清楚。据桐庐县中医院信息维修组原组长雷郑辉回忆,最初王晓俊找他谈合作时,他心存顾虑,一口回绝,但看到其他人收受回扣却从未受到处罚,他逐渐用“说明这个钱是可以赚的”说服了自己,最终走上了以权谋私的道路。




扩大同盟:涉案人员遍及全县医疗系统




药品采购员与药商的交易原本只在个人之间存在,为祸只在一方。从个案演变成窝案,王晓俊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



王晓俊如何以一己之力渗透全县多个医院?这里就要提到他敛财的一个重要工具:“统方”数据。医疗行业内将医院处方用药数据称为统方,即一段时间内每种药品开出的具体数量。



“统方数据本身并不值钱,它只有跟特定的人联系在一起才有价值。”桐庐县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夏烈城介绍,在药商那里,统方被叫作“临床维护费”,为了计算给医生回扣的金额,药商需要获得每种药的开方数量,而药剂科、信息科,就是离这些数据最近的地方。



发现这一商机后,王晓俊找到相熟的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信息科工作人员蒲某某,蒲某某负责提供数据,王晓俊按照每种药每月200元的价格向药商收款,所得好处两人均分。



一心想把生意做大做强的王晓俊,仅仅一家医院已经无法满足他的胃口,在桐庐县中医院、县第二人民医院等县内主要医院,王晓俊开始寻找和选择“合伙人”。



通过妻子的同学关系,王晓俊找到了桐庐县中医院信息维修组原组长雷郑辉,据后者供述,刚开始的时候,需要统方的只有4、5个药品,慢慢地,药品数量多了起来,到2018年他一个月最多能拿到2万多元。每个月底,王晓俊会开车到雷郑辉家小区门口,把现金交到他手里。



为了打通桐庐县第二人民医院的生意渠道,王晓俊与药商潘某某合作,由潘某某联系到了第二人民医院原药剂科主管药师王丽娟,恰逢王丽娟购房购车,家庭经济压力较大,所以同意帮忙统计医院统方数据以获取报酬。



对乡镇规模较小的卫生院,王晓俊也没有放过。通过桐庐县卫健局信息科干部李某某,卫生院、诊所的统方数据也被他收入囊中。由于开药数量较少,王晓俊将抽成打折,以每种药每月100元的价格向药商收取好处费。



此时的王晓俊已经无心顾及主业,他四处寻找门路,希望调换到清闲岗位,以“专心赚钱”。2018年初,王晓俊走进了县卫健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蔡忠明的办公室,递上了1万元购物卡。不久之后,他觉得蔡忠明似乎对自己印象不够深刻,于是通过朋友邀请蔡忠明一起吃饭,又送上5万元的购物卡,蔡忠明悉数收入囊中。



县卫健局一把手不仅不抵制不正之风,还带头收受礼金礼卡,医院药剂科信息科暗中售卖统方数据,医生采购员吃销售回扣成为潜规则……从上到下,桐庐县卫健系统政治生态受到了极大破坏。




一网尽扫:利益关系再紧密也不牢靠




2019年3月开始,桐庐县纪委监委先后对卫健系统多名工作人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听到风声的王晓俊马上着手销毁证据,同潘某某等药商订立攻守同盟,并将载有统方数据的U盘、硬盘扔入富春江。



听说县纪委监委已对与自己相熟的一名药商采取措施,王晓俊心中预感不妙,仓皇出逃,辗转萧山、富阳多地,换乘4辆轿车,并随身携带25部手机和一个装满了现金的行李箱。



“本以为药商和自己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不会指认自己,却没想到最后都是一场空。”根据多名药商的供述,桐庐县纪委监委掌握了王晓俊、潘彩亚等医务人员利用职权谋利的问题线索。



关键人物王晓俊被留置后,卫健系统的贪腐全貌,逐渐浮出水面。经查,直至案发,王晓俊通过药品回扣、统方好处费、礼金礼卡织就的生意网覆盖了桐庐县10余家公立医院、卫生院,涵盖药品种类达数百种,涉案金额总计1200余万元。



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自己尝。在忏悔录中,雷郑辉写道“最近脑海中经常会浮现出家人们以后的生活场景,儿子的同学指着儿子骂‘罪犯的儿子’;父母走在路上,别人在背后议论‘他儿子去坐牢了’。想到这些,泪流满面。”在留置点,翻看着妻子专门叠成心形的家信,王晓俊数度哽咽:“不懂法律,做了违法犯罪的事,现在是罪有应得。”




乱象背后:制度监管和廉政教育不到位




剖析整个窝串案,说在嘴上、挂在墙上的重要岗位轮换制度不落实,为靠山吃山式腐败开了绿灯。水流沙滩不到头的廉政教育,导致涉案人员纪法意识严重缺失,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是我县查办职务犯罪案件历史上涉案金额最大、追缴赃款最多的案件。”桐庐县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方静根分析,案件暴露了一些管理乱象:一是主体责任落实不力。管理松散,岗位廉政教育缺失。二是人事制度执行不到位。王晓俊在医院工作20余年,几乎从未轮岗、换岗。三是重点岗位监管不力。内部监督流于形式,外部监督形同虚设。



痛定思痛后,桐庐县卫健系统大力推进清廉医院建设,开展红包、回扣专项整治,截至目前,450余名医务人员共退缴回扣745万余元。为筑牢廉政防线,各医院建立了医药代表接待制度。



“以前偷偷摸摸找主任、找领导,心里盘算着到饭点了要不要吃个饭、拉拉关系啥的,现在得按规定去介绍产品,所以必须在产品上多下功夫,不然面对专家的提问,我都回答不了。”一名医疗器械商感慨道。



目前,桐庐县清廉医院建设核心指标数据得到明显改善,2020年前三季度桐庐县4家县级医院药占比同比下降4.31%,2019年全县耗材支出下降了19.29个百分点,门急诊均次费用下降5.01个百分点。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nanxingjun@hmkx.cn
关键词:
药品集采,统方,回扣,受贿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