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评价唯论文的怪象该颠覆了

2020
11/18

+
分享
评论
张斯文 / 健康界
A-
A+

对于医生来讲科研、临床很难兼顾,但改革也不能一刀切之。


“因发现一例本土确诊新冠肺炎病例,上海市浦东新区祝桥镇营前列村被列为中风险地区。”11月9日,小周看到手机上收到的推送,心里咯噔一下。

小周是在国内顶尖实验室接受过系统教育的科研型博士,不久前他报名了一个原定于21号在上海举办的国自然申报培训班,希望能够抓住机会为晋升增加一些筹码,但因疫情这次原定在浦东新区举办的培训被推迟了,时间待定。

在医疗卫生领域,像小周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并不是个例。今年9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医学教育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在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评价中,突出品德、能力、业绩导向,强调临床实践等业务工作能力,破除唯论文倾向。

科研、临床难兼顾 改革不能一刀切

两年前,小周刚来到供职的三甲医院时,一度被认为是科室的“科研之光”,然而工作两年来忙于临床,他在科研上硕果无收,“想起晋职称的压力和一封封拒稿邮件就觉着心里有点慌。”小周坦言。

在我国的医疗卫生体系中,对医生的考核包括其科研成绩、临床工作等内容,而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申请科研基金等均与晋升直接挂钩。

但小周更愿意将科研定义为临床医生将自己的临床经验和实践心得进行总结提炼,以便更好地为临床服务。但这样未经过学术期刊发表的成果,便不是现在意义上的科研。

在小周看来,临床医生能做到临床与科研两者兼顾很难,“大部分医生都有偏科现象,极个别的两手都硬。”

《关于加快医学教育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的印发已经为临床医生的职称晋升“撕开了一个口子”,即便如此,科研的压力依旧没从小周的心头散去,“对于顶尖三甲医院医生来讲,做科研是理所当然的,大三甲不搞科研,那科研谁来搞?”

对此,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学科建设与科研管理部主任姜鹏也表示赞同。

“就职称晋升而言,因为各个医院的水平、位置都不一样,让每个大夫都去搞科研是不现实的。”姜鹏坦言,就其所在的东北地区而言,二级医院基本不具备科研能力,拿这一点去卡医生晋升是在限制他们的发展,而对于大学的附属医院来讲,不搞科研,就意味着未来临床的问题没人解决。

姜鹏认为,医院对于医生的晋升应该有至少两条路径,一条是纯临床的发展路径,从住院医生到主治到副主任医师一步步向上发展,还有一种医生与教授相结合的发展方式,这类人不仅是医生,还要带教学生,同时也是科研人员、需要发表论文。

“在南方省份有一些医院,已经开始尝试这种方式了,但对于这两种不同的人才类型要在待遇上分出三六九等。”姜鹏呼吁说。

有爱好、能静心 做科研也得有基因

虽然不像小周一般每天陷入做科研、发论文的“梦魇”,但对姜鹏来讲,每年11月、12月是他一年中最忙的时间。

“每年申报国自然的时候,从前期培训到全部标书的修改、查审;找专家评审、修稿都是我们科室的工作,一般国自然申报会持续到来年3月中下旬,之后省级、市级的基金申报工作也会衔接上。”姜鹏告诉健康界。

“科研本是个精英群体该做的工作,现在很多医院申报课题、项目都成了下达给临床的硬性指标、全体运动,这是非常不可取的。” 一位三甲医院科研处工作人员向健康界坦言,“以我们医院为例,如果有120个人报课题,其中30个人满足要求就不错了,90个人是来凑数的,而这90个人要牵扯进科研处很大的精力。”

在他眼中,一个合格科研工作者首先要爱好科研,要有严谨的工作态度、清晰的思维逻辑和敏锐的观察力,最重要的一点是耐得住寂寞,“很多研究一两年都出不了结果。”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科研,论文,国自然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