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死数赶新冠超流感,一只虱子引发的血案

2020
11/06

+
分享
评论
熊粤蛟 / 健康界
A-
A+

人类疾病与虱子的爱恨情仇,拿破仑也败于虱手?

新冠病毒的疯狂肆虐给无数家庭蒙上阴影,截至2020年11月4日,全球因感染新冠而去世已经超过120万。事实上,人类的历史充斥着与传染病的斗争,如此大规模流行的疾病,远不是第一次,也很可能不是最后一次。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造成了约5亿人感染,占当时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因为这次流感爆发死亡的人数也让人震惊,据估计,约2500万~5000万人因此丧生,但是要论致死数,1918流感在人类历史上的大流行病中也只能屈居第二,牢牢盘踞“杀手榜”第一位仍然当属——鼠疫。

虱做桥梁传黑死

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三次鼠疫大流行,第一次大流行开始于公元6世纪,在欧洲大陆蔓延了近200年,由于年代久远,具体的死亡人数已不可考,保守估计在2000万以上

第二次则是黑死病,14世纪席卷欧洲的黑死病造成了约7500万~2亿人的死亡,30%~60%的欧洲人因此丧生,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黑暗、带来死亡,给人类历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

第三次则在19世纪起源于我国云南省,并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里传播到亚洲、欧洲、美洲和非洲的60多个国家,死亡人数超过1300万。

图1 黑死病肆虐的欧洲

在第三次鼠疫大流行期间的1894年,在香港工作的微生物学家亚历山大•耶尔森分离出了导致鼠疫的元凶——一种细菌——后来被命名为鼠疫耶尔森菌,四年之后,法国医生保罗-路易斯·西蒙德发现跳蚤是将鼠疫从鼠类传播到人类的中间媒介,最近,更新的研究发现担任桥梁作用的不是老鼠身上的跳蚤而是人体身上的虱子。

没错,虱子,这个不起眼的小虫子,在对人类造成毁灭性打击的鼠疫传播中扮演着十分关键的角色。

有虱长存人类史

虱子是有记载的最古老的人体寄生虫之一,与人类已经缠缠绵绵了千万年。科学家们估计跳蚤在1亿年前就已经存在,根据现有的考古发现,人们在除了大洋洲以外的其它几个大洲都找到了跳蚤跟人类共存的证据。来自9000年前的以色列纺织品上一只虱子腿显示出某位虱子先祖曾在此安居的事实,而埃及木乃伊头发上的头虱和卵则泄漏了这位贵族不太爱洗头的怪癖,3500多年前的埃及医学论著《爱柏氏纸草纪事》记载的使用红枣粉祛虱疗法则表明当时卫生习惯欠佳人群的普遍存在。

寄生于人体的虱子可以分为体虱、头虱和耻骨虱,一般认为能够传播疾病的是体虱。

图2 头虱、体虱和耻骨虱的分布

一虱可破百万师

而能够通过体虱传播的疾病可不仅仅有鼠疫,这一点拿破仑可以告诉你。

图3 拿破仑

1812年,拿破仑率领60万大军远征俄国,在这场战争中,拿破仑占领了莫斯科,却又被迫撤离,最后回到巴黎时,大军只剩下不到3万人。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百万雄师,则败于体虱。

2001年,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北郊中发现了近3000具士兵的遗骸,经过考证,这正是拿破仑率领的法国大军的一部分。对士兵的骨头碎片和残余的衣物分析发现了虱子的踪迹,在士兵的牙齿上则发现了立克次体的遗传物质——这正是造成斑疹伤寒的病原体。

斑疹伤寒是一种急性传染病,患者大多起病急骤,症状包括发热、头痛、皮疹和淋巴结肿大、肌肉酸痛和咳嗽等,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致死率可以高达10%~40%,本病通常以体虱作为传播媒介,形成人-虱-人的传播链。

当时的战争环境极其恶劣,士兵要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很难,特别是在俄罗斯的寒冬,洗澡换洗衣物就更加困难,军营人口密度又大,士兵不得不挤在一起。这样的条件,自然成为了虱子的天堂,立克次体也借由此在士兵中间广泛传播。据估计,拿破仑的军队至少有三分之一死于斑疹伤寒。

这些从法国远道而来,准备为拿破仑的霸业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士没有死于战场上的枪林弹雨,却成为虱子叮咬之下的亡魂。

此外,体虱还能传播的病原体还有五日热巴尔通体(Bartonella quintana)以及回归热螺旋体(Borrelia recurrentis),二者分别是战壕热和回归热的病原体,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100万士兵饱受战壕热之苦。

图4 虱子能够传播的病原体

免疫弱虱乱象始

小小的虱子,在历史上可谓翻云覆雨,那么为何小小的虱子能够搅弄风云,难道它就是天选之子?答案还要从近年来的一些研究中去找。

基因测序的结果显示,体虱拥有迄今已知的最小的昆虫基因组,虽说麻雀虽小,样样俱全,但是浓缩的精华里某些成分还是不得不被舍去。与其它昆虫相比,体虱的基因组包含的与环境感知和反应相关的基因要少得多,包括气味和味觉受体、排毒酶等,这意味着体虱对于外来微生物入侵的防御反应可能并不健全,所以能够允许病原微生物在其体内繁殖。

而另一项研究则发现,头虱和体虱的免疫反应也有差异。研究人员使用导致战壕热的病原体分别感染头虱和体虱,感染后第8天,头虱已经通过自身的免疫系统将体内的病原体清除,但是细菌仍然在体虱中生长,所以,体虱减弱的免疫反应可能是各类病菌能够在其肠道中生长的关键。

总的来说,体虱对于这些病原微生物的抵抗力较弱,导致机体不能清除病菌,允许多种不同的病菌在其体内大量繁殖,在叮咬人类皮肤时将病原体传播给人类而使人类患病。

虱子的免疫系统降低,遭殃的却是人类。对于造物主的神奇杰作,我们只能说:

但是,随着人类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卫生条件的提高,这些疾病大规模的爆发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虽然老鼠仍然不分国界地上蹿下跳,但是勤于洗澡的人们已经摆脱了虱子跳蚤的困扰。

除此之外,我们还掌握了能够杀灭体虱的杀虫剂、斑疹伤寒疫苗、抵抗鼠疫杆菌和立克次体等病原菌的抗生素这些众多武器。

鼠疫、斑疹伤寒、战壕热等疾病即便发生,也只是偶尔零星地散发,”一只虱子引发血案”的故事也到此为止。

即便我们还在和病毒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但是相信这些也终将成为历史。

参考资料:

1、Rémi Barbieri, Michel Drancourt, Didier Raoult. The role of louse-transmitted diseases in historical plague pandemics.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2020, ISSN 1473-3099.

2、Amanzougaghene N , Fenollar F , Raoult D , et al. Where Are We With Human Lice? A Review of the Current State of Knowledge[J]. Frontiers in Cellular and Infection Microbiology, 2020, 9:474.

3、Previte D, Olds BP, Yoon K, et al. Differential gene expression in laboratory strains of human head and body lice when challenged with Bartonella quintana, a pathogenic bacterium. Insect Mol Biol. 2014;23(2):244-254.

4、Didier Raoult, Olivier Dutour, Linda Houhamdi, Rimantas Jankauskas, Pierre-Edouard Fournier, Yann Ardagna, Michel Drancourt, Michel Signoli, Vu Dang La, Yves Macia, Gérard Aboudharam, Evidence for Louse-Transmitted Diseases in Soldiers of Napoleon’s Grand Army in Vilnius, The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Volume 193, Issue 1, 1 January 2006, Pages 112–120.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虱子,鼠疫,斑疹伤寒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