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医疗服务生态激起了多大“水花”?我们研究了这几家互联网巨头

2020
10/10

+
分享
评论
顾莹 / 健康界
A-
A+

医疗健康产品组合的深层逻辑,将成为互联网巨头的终极挑战。

2020年,堪称为数字医疗元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民众感受到数字医疗带来的益处:在线挂号,线上问诊,专业科普等,无不提升了医疗服务的便利性和可及性。

有了疫情期间良好的市场教育,互联网巨头纷纷加速医疗健康领域的业务拓展。阿里健康、京东健康、腾讯医疗健康凭借自身的原有优势,开始打造医疗服务的商业模式闭环;有多年积淀的百度健康也选择重新出发;而今日头条、美团、拼多多等互联网企业,顺势开启医疗健康相关业务的试水,无论是医美、保险,还是卖医疗器械,于他们而言,“不进则退”。

互联网医疗这块大蛋糕面前,抢占用户流量入口的互联网巨头,在各自的医疗健康拓路征程中采用了怎样的战略打法来构建医疗生态闭环?谁又将以“智”取胜,最终成为兼具实力与想象力的医疗健康服务全能型选手?而最引人关注的仍是,他们将在这个领域激起多大的“水花”?

绕不开“医疗服务”本质

彼时,在移动互联网竞争中没能占据上风的百度,开始提出要从过去“连接人和信息”转变为“连接人、信息和服务”。

同样,重新强调转型“服务”的还有京东健康。在京东健康独立融资时,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健康CEO辛利军曾表示:“京东健康没有独立(的时候),整个思考逻辑还是零售逻辑,现在是服务逻辑,就是要提供医疗服务和问诊服务。”

那么,在医疗健康领域,互联网企业所提倡的服务,具体内容指什么,又是为谁服务?回答清楚这类问题,也就能看出互联网企业大致的业务逻辑。

单从具体的服务内容和形式来看,目前互联网巨头服务的具体内容大多包含医学科普、互联网医疗、医药电商、智慧医疗、医疗保险、医院管理、医药研发流通等板块。例如百度健康医典和腾讯医典、字节跳动收购的百科名医网就是医学科普方面的主要产品。

而从整体医疗业务布局视角出发,互联网巨头中,腾讯和阿里的发展进程最为相似。早在互联网医疗第一波风口的时候(2014年),他们便已入局互联网医疗。历经6年的努力,阿里和腾讯几乎渗透到了挂号、问诊、诊后服务、医药电商、医生服务等所有环节。

现更名为“医鹿”的阿里健康曾在2014年借壳上市,目前主要有医药电商、互联网医疗、智慧医疗、消费医疗四大业务。

发展至今,阿里与腾讯不仅有自建业务,还在一二级市场表现活跃。仅健康体检领域,体检巨头爱康国宾和美年健康就已归为“阿里系”。阿里健康也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通过对阿里巴巴集团相关业务进行收购,天猫医药馆实现了全类目覆盖。最终实现年度商品交易总额(GMV)突破人民币595亿元,年度活跃消费者超过1.3亿的规模。

腾讯在医疗健康领域涉及医疗服务、医院管理、医疗保险、医药研发和流通四大业务,其业务板块以“投资”和“合作”为主,例如微医、企鹅杏仁、丁香园、新氧、水滴互助等都是其投资标的。

相比阿里健康与腾讯,京东健康更像一匹黑马,从2019年5月京东健康正式分拆,到完成A轮、B轮融资,直至2020年9月27日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仅用一年多的时间,京东健康就华丽转身,成为全球最年轻的独角兽企业。

同有电商属性的京东健康与阿里健康,收入的主要来源依然是医药电商板块。京东健康的零售药房业务通过自营、线上平台和全渠道布局这三种模式在运营,截至2020年6月30日,共有超过1.5亿名用户曾使用过京东健康的平台购买医药和健康产品或医疗健康服务,庞大的数据使得其2019年87%的收入来自医药和健康产品销售(即京东大药房)。

而阿里健康2020财年医药电商更是贡献了总营收的97%,其中自营业务(阿里健康大药房和阿里健康海外旗舰店)占总收入的比例达85%。

在两家互联网巨头的自营业务比拼中,由于占据自有物流的优势,京东健康的盈利能力则更具竞争力。显然,京东健康绝不会止步于此,它将目光瞄准更富有运作空间的在线医疗服务市场。2019年京东健康推出了“京东医生”,2020年8月,京东健康又上线了服务产品“京东家医”。

反观饿了么推出的大病医保;拼多多瞄准消费者最常用的OTC药品、医疗器械、隐形眼镜等进行精准补贴;美团、今日头条等看好的医美领域······这类互联网企业在医疗领域的布局似乎都比不上BATJ的深入和全面。

但不可否认,在医疗健康领域,互联网巨头地悉数入场已引发了医疗健康行业参与者的关注和重视。

如何应对多维竞争对手?

凭借多年的积淀,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百度健康、腾讯等都已经塑造出各具特色的医疗健康产品。只不过,有观点认为,当下的互联网医疗玩家都还在商业化摸索的初期,其中百度健康入局后最大的惊喜在于:搜索引擎的先天优势,塑造了百度健康连接人与信息、人与服务的商业逻辑,进而打通了信息到服务的最短路径。

不论是有着电商,还是搜索引擎、社交等优势,这类企业本质上都有着互联网基因,属于轻资产投入行业,价值在于可以无限复制的数据资产。

与线下药房、实体医院这类重资产投入相比,互联网巨头的医疗布局似乎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有着多年医药电商从业经验的张沫(化名)向健康界举例,在医药行业,同样是卖药,看懂线上和线下的毛利率与净利润的差别,就能明白为什么京东健康盈利能力更强。例如老百姓、大参林、益丰等线下药房,费用结构里必然会包含线下房租,这就意味着人效不高。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入局医疗健康的互联网企业,不仅要面临横向的同类互联网企业的竞争,在互联网医疗赛道上,还要与垂直细分领域的线上线下资深玩家竞逐(如丁香园、春雨医生、微医等众多创业公司)。由此,企业背后产品组合的深层逻辑,将成为互联网巨头的终极挑战。

尽管相比线下药房,医药电商盈利能力已经突显。但对于毛利更高,前期投入成本更大的在线问诊等医疗服务业务,各家互联网巨头都并没有走出较为明晰的商业化路径。

以被称作“互联网医疗第一股”的平安好医生为例,根据财报显示,从2015年至2019年,平安好医生分别亏损3.24亿元、7.58亿元、10.02亿元、9.13亿元、7.47亿元,合计亏损了37.44亿元。

如何实现商业变现,是每一家互联网医疗企业必须解决的问题。目前来看,仅依靠单一医疗服务业务的企业,将很难突出重围。

但这并不妨碍资本市场认为“科技公司会在医疗领域大有作为”的观点输出。

摩根大通全球投资银行中国区主管、董事总经理黄国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说医疗行业是万亿级的市场,我觉得其中20%到30%应该是在医疗科技领域。虽然目前医疗科技市场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但是现在已经有比较成功的案例,比如平安好医生、阿里健康等企业,通过科技手段来解决医疗服务中“可及性”的问题,为更多的人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市场非常欢迎这样的企业,未来也会有更多这样的公司出现。   

哪条将是商业闭环的最优路径?

一项针对全球2569家企业的调研发现,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将全球的数字化进程至少提前了5-7年。

互联网医疗行业红火的背后,其面临的问题依然十分突出,特别是在商业模式的闭环路径上,现有的互联网医疗企业都还处于早期阶段。

如下图所示,京东健康通过技术打通了用户流量和供应链的对接,一边是零售药房,一边是线上医疗服务;百度通过“人”与“服务”的连接;腾讯则将“患者、医生、治理、医保、医药、医院”这六大主体联动协作起来。

京东健康招股书

有媒体报道称,在力争成为新型医疗生态里的巨头的过程中,BATJ当前的业务布局,还仅只是找到了未来医疗拼图中的一块或几小块,未来医疗的进程某种程度上才刚刚开始。

回到互联网医疗的“服务”,在过去,公立医院几乎是意味着医疗服务的全部。而在未来,公立医院或将是健康服务生态里的一个无比重要的节点。

中国IT价值联盟医疗分会理事长陈金雄从医院端分析指出,互联网诊疗目前主要是聚焦在非核心业务,比如说患者服务、移动支付、轻问诊、医疗咨询和随访等,还有部分电子处方和药品物流,业务还非常轻。第二业务闭环尚未形成,线上不能直接转到线下。真正能够把线上业务线下业务打通的互联网诊疗平台,屈指可数。“整个医疗生态构建完成以后个医疗商业模式会发生巨大的改变,这是一个未来医疗生态的目标。”陈金雄表示。

对于传统医院,这样的互联网医疗服务的闭环或许要搭建很久。但互联网巨头所构建的闭环,也只有真正满足从线上联通到线下,线下链接到线上的诉求,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不难发现,互联网巨头开放的端口越多,数字化融合程度也就越高,同时能让平台经济的效益充分体现出来。对于互联网平台,数字化融合的程度是一个检验标准,而其形成的生态系统,是否会随着用户的增多而变得对用户更有价值,也将是一大判断标准。

要实现线上线下,院内院外的数字化融合并非易事,因为在互联网医疗企业竞争之外,更应该听见院内医务人员的声音。有医院院长承认,部分有关互联网巨头重构医疗生态的观点实际上仍值得推敲。作为一家三甲医院的管理者,林芸(化名)也表示,实际医疗的本质核心是患者需求的满足,医学的人文属性不应该在数字化时代削弱。而这些,将同样成为互联网医疗巨头们需要不断赋予产品,乃至平台的价值。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医疗,京东,互联网,阿里,腾讯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