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长制药再涉行贿案:医生三年开出35962盒脑心通胶囊,获利12.5万元

2020
10/09

+
分享
评论
余源 / 中国新闻周刊
A-
A+




一直以来,药品回扣都是医药行业的顽疾。

近日,一则判决书显示,河南省商水县人民医院一位医生利用职务便利,3年时间开具“步长”脑心通胶囊35962盒,非法收受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药品回扣款12.5万元。而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步长制药全资子公司。

事实上,步长制药已经不止一次涉及贿赂案,而这背后是其多年来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仅2019年,步长制药销售费用支出就高达80亿元。今年上半年,其销售费用支出也超过35亿元。

2019年5月,上交所曾就销售费用的合理性询问步长制药,公司却回复处于合理区间范围,符合行业特点。这一行业特点的回复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

屡屡发生药品回扣事件

今年7月底,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则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的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王某是河南省商水县人民医院内科主治医师。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销售业务员苏某向商水县人民医院配送药品,其多次以现金形式送给王某开药回扣款。

2016年以来,王某利用开处方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苏某药品回扣款12.5万元。根据王某个人“2016-2019年开药数据表”以及国药控股周口有限公司药品数据表,证实王某2016-2019年间开具步长脑心通胶囊35962盒。

基于王某自愿认罪认罚,主动上缴全部违法所得,河南省商水县人民法院判决,王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没收违法所得12.5万元,由收取机关上缴国库。

公开资料显示,脑心通由步长制药创始人赵步长发明,1993年投入市场,是步长制药首款独家专利药产品,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同时收录于《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享受国家医保基金比例报销的政策支持。作为冠心病领域的常用中成药,其在2001年就已经实现单品销售额超过3亿元,时至今日依然是步长制药的明星产品。

步长制药在2019年半年报中提及,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谷红注射液市场地位突出,四项产品2019年上半年的合计收入达39.04亿元。米内网数据显示,步长制药的脑心通胶囊所占2018年心脑血管中成药市场份额为2.51%,位居行业第12位。

不过脑心通同时也备受争议。2006年,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落马,牵扯出一系列行贿者。行贿企业的清单里,就有步长制药。郑筱萸曾在2002年6月,收受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负责人赵步长给予的1万美元,之后为该公司申报其生产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获批提供帮助。

此外,脑心通还被多次曝出质量不合格的情况。据媒体报道,2017年4月,步长制药的脑心通胶囊中丹参酮ⅡA含量检测不合格被食药监部门曝光;同年7月,主力产品脑心通胶囊被消费者投诉发现类似毛发的不明物质。今年4月,国家药监局点名脑心通制剂,要求其对说明书的不良反应、禁忌和注意事项进行修订。其中,仅不良反应就增加10余项。

此次贿赂医生距步长前次贿赂被曝出尚不满一年。去年10月份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唐某在2012年5月至2018年期间,作为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遵义同泰中医药有限责任公司、海南康宁药业有限公司、江苏先声药业有限公司在贵州省湄潭县区域的医药代表,为提高药品销量,增加自己的收入,先后找到湄潭县人民医院和湄潭县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医生和医务工作人员,让医生在给病人开处方时尽量多使用其代理的药品,并承诺按照药品使用数量每盒或每支0.5元至3元不等的价格给医生相应的回扣,行贿财物约50万元。

销售费用上半年超35亿

屡屡陷入药品行贿事件,反映到步长制药财报上,则是销售费用多年来居高不下。

数据显示,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从2011年的24.45亿元跃增到2019年的80.81亿元,销售费用率也由2011年的41.64%增加至2019年的56.68%。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70.35亿元,销售费用为36.84亿元,销售费用率为52.37%。这远远超过医药上市公司30%的平均销售费用率。

而在数字背后,九成以上的销售费用被花在“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和其他费用”上。行业人士称,这部分费用或暗含利益输送。

据统计,2013年至2019年,步长制药在“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方面的费用逐年递增,分别花去了44.66亿元、51.83亿元、58.41亿元、60.13亿元、70.17亿元、74.86亿元和76.49亿元。今年上半年,36.84亿元的销售费用中,市场、学术推广及咨询费为34.88亿元,占比为94.68%。

如此高的销售费用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2019年5月,上交所向步长制药发函,要求其说明销售费用的用途和合理性。步长制药在回复公告中表示,市场推广是医药行业主要的销售手段,各大公司销售费用中市场推广类费用占比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公司亦将市场推广作为促进销售最重要的方式,因此公司市场推广类费用占比在合理区间范围,符合行业特点。

另外,步长制药在公告中披露了一组令人震惊的数据:“2018年度公司总共组织市场活动19000余场次,参与人数500余万人次;组织市场调研23000余场次,参与人数300余万人次;组织学术交流活动20000余场次,参与人数140余万人。”

事实上,2016年步长制药申请IPO时,发审委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2016年11月7日,步长制药公布的更新招股说明书比预披露稿多了37页,其中就包括发审委要求的补充披露:市场活动费、市场调研费、学术活动费及学术交流费等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的主要构成。据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披露,2013年-2015年,步长制药开展的市场活动、市场调研、学术活动和学术交流场次分别是:32554次、43583次、46349次。

一直以来,药品回扣都是医药行业的顽疾,这也是药品价格虚高的重要原因之一。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间,全国百强制药企业中有超过半数被查实存在给予或间接给予回扣的行为,其中频率最高的企业三年涉案20多起,单起案件回扣金额超过2000万元。

近日,国家医保局制定《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出,对给予回扣、垄断涨价等问题突出的失信医药企业采取适当措施,促进医药产品价格合理回归。

国家医保局还同时公布了信用评价的目录清单,包括医药商业贿赂、涉税违法、实施垄断行为等7类有悖诚实定价、诚信经营的行为被纳入清单。

东南大学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张晓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新政规定失信情节特别严重的企业将面临丧失集中采购市场的风险,这对于药企的威慑作用很大。“如果药企存在以上失信问题,那么就进入不了药品集中采购的门槛,未来发展的这条路就被堵死了。”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余源。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步长制药,行贿,脑心通,监管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