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创故事会|曙方医药CEO严知愚:病人是所有医疗行为的核心

2020
09/30

+
分享
评论
和星星 / 健康界
A-
A+

那一缕曙光指示的方向,叫希望。

老师常会问小朋友们一个问题:你长大后想做什么?大家的回答往往五花八门:画家、科学家、演员、大老板、舞蹈家、作家、工程师、设计师……

而严知愚想当医生,且目标明确。高考如愿考入上海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后,他已知晓这将是一份艰苦的学习历程。“学医很苦,我知道。为什么要接受?我相信学成后能帮助需要医疗救助的人。”

初心所向,在此后长达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一直守着“病人为先”的理念,在医药行业深耕。

来自跨国药企的从业思考

1993年,大学毕业后的严知愚在上海中山医院心内科短暂地担任了一年临床医生。在那个人人“下海从商”的年代,他也跃跃欲试。

当时,开放的中国市场环境吸引了大批外国药企在华投资,先进的制药技术、优质的产品、和现代化管理理念涌入中国。严知愚意识到,机会,来了。

“那时候到外企工作或者下海创业是常态。我选择去外资制药企业工作,是(因为)这样仍然能给病人带来帮助。”严知愚回忆道。

如今看来,这一决定给严知愚带来了巨大收获——横跨临床、医药的职业背景和身处于中国外企的国际视角,令他得以更全面地了解中国医药产业。

当时,海外发达国家的医疗技术相对完善,部分药品在国外已有成熟应用。反观国内,外国药企进入中国时间尚短,根基不牢。“相比之下,能明显感受到中外差距。”严知愚希望将海外成熟的医疗产品及技术推向中国市场。

1995年,严知愚加入现在更名为葛兰素史克的跨国药企,从事市场工作。他直言,这与想象不一样。“外企进入中国做医药营销,但最终却做了一件跟经济利益关系不大的事情。”

这件事名为“哮喘之家”,是由葛兰素史克连同上海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共同发起的患者群体服务项目,针对哮喘病人进行知识科普、疾病教育、义诊、讲座等服务。操盘这一项目的过程,让严知愚得以与行业专家及病患密切交流,也深刻感受到了患者对疾病治疗和相关知识的迫切需求。

事实上,当时葛兰素史克致力解决的问题,直到若干年后的今天,仍困扰着不少中国患者。据2019年发布于《柳叶刀》的“中国成人肺部健康研究(之哮喘研究)”项目数据显示,我国有约4570万成人患有哮喘,但其就诊率却低得多,只有28.8%得到诊断。

“当时我意识到,我正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本质上,这跟经济利益关系不大,我们投入了大量精力,唯一的目的是让更多病人了解自身疾病,知道这种呼吸道疾病需要长期、合理地规范治疗。”严知愚表示。

葛兰素史克这种以患者为中心的经营理念启发了严知愚的行业哲思,使他在职业生涯的较早阶段形成了一个坚守至今的理念——病人才是所有医疗行为的核心,医疗、医药行为都应该围绕病人需求展开。

为罕见病困境开处方

2009年,严知愚进入爱可泰隆中国,任职中国公司总经理,首度系统性接触罕见疾病。而在此前,严知愚在罕见病方面的认知和积累较少。

“我之前做的都是所谓的大领域,包括心血管、呼吸、抗病毒、肿瘤、内分泌等。所以爱可泰隆其实给了我一个很强烈的冲击,这种强烈在于:疾病罕见,导致病人和医生都很少,同时它的治疗药物也很少。2009年时,中国的药企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百舸争流,但在罕见病领域,却鲜为人知。”严知愚告诉健康界。

某种程度上,这一问题直到十年后的今天也未彻底解决。仅在今年,罕见病话题就屡次成为新闻焦点,背后暴露出的依然是罕见病患者漏误诊多、就医难、药品少、药品贵等问题。

爱可泰隆致力于解决的是一种名为肺动脉高压(PAH)的罕见疾病。肺动脉高压是肺高血压(PH)的一种,是一类肺血管疾病,表现为静息状态下肺部动脉压力异常增高,可导致右心衰竭。许多原发疾病可以引起肺动脉高压,比如结缔组织病或先天性心脏病。目前,在《第一批罕见病目录》中,收录了一种特发性肺动脉高压(IPAH)疾病,和五种可能引起肺高血压并发症的罕见疾病。PAH诊断困难,但早期诊断已经被证明与更好的预后相关。只是由于疾病诊断困难,患者往往会延误最佳治疗时期。此外,该疾病治疗药物刚进入中国市场时价格高昂,年花费超过20万元,且大部分患者需终身用药。

在意识到患者面临的上述困境后,严知愚为公司提出了三个策略方向,以期多维解决问题。

首先是用药问题,罕见病药品价格高,患者很难完成充足、合理的治疗方案。于是,严知愚带领爱可泰隆团队建立了慈善援助项目,一方面通过慈善援助降低患者用药成本,让更多病人能够用的上有效的药物治疗;另一方面,连同“援助医生”,对患者进行医院服务外的咨询和定期随访,从而教育患者更好地进行疾病管理。

“我们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刚加入爱可泰隆的时候,使用口服内皮素受体拮抗剂(ERA)规范治疗的病人只有100多位,但到了2013年左右,通过慈善援助参与治疗的病人已经接近4000位。能够通过一个活动让这么多患者获得有效治疗,我的心理感受是非常好的。”严知愚介绍。

在保证用药之余,还得推动行业及专家的合作,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上提升疾病的治疗质量。严知愚介绍,以肺动脉高压为例,该疾病成因复杂,除了先天性心脏病外,自身免疫病也是继发肺动脉高压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严知愚推动了大量的跨学科专家就疾病展开讨论与合作。“直到现在我都坚信,罕见病诊疗工作中,多学科合作非常重要。”

此外就是加速引进国际前沿治疗手段,让中国患者得到更优质的医疗服务。“如何让中国病人能较早地从新治疗手段中获益,让国内的药品跟得上国际更新换代的步伐,也是我当时思考的命题。”在爱可泰隆中国团队的促成下,最终中国参与了两个新产品的全球关键临床试验。“它明显缩短了两个药物在中国的上市所需时间。而且,坦率地说,这也给国内的专家教授提供了一个更多地接触肺动脉临床研究的机会。”严知愚说。

这一成熟的药物推广策略给其他罕见病病种的境外药物引入带来了一个参考模板,也对严知愚后期创立曙方医药提供了极大借鉴。但是医药产业发展日新月异,历经多年变革后,不同的市场环境和发展阶段,势必给业内带来新的挑战。

于是,严知愚有了一个更大的想法——成立一家患者为先的、专注于中国罕见病药物商业化开发的平台企业。

希望更多人进入罕见病领域

2018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共涉及121种罕见疾病,这是首次从国家层面上明确罕见病病种。同年10月,中国罕见病联盟在北京成立,联盟副理事长、秘书处秘书长、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时任)张抒扬牵头编写的《中国第一批罕见病目录释义》发布,其中详细记录了121种罕见疾病的定义、临床表现、诊断、治疗、预后等信息。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国家政策更多地会支持罕见病工作。对于罕见病药物的研发、引进等都是巨大的利好。”严知愚告诉健康界。

闻风而动。2019年初,严知愚会同多年好友、同样也是罕见病孤儿药领域创业者王晓晖共同成立曙方医药。“我们的初衷是希望借国家政策的东风,在罕见病药物的产品引进、产品开发方面做出努力。所以,这个时候成立曙方医药,我觉得是大势所趋。”严知愚表示,曙方医药定位于中国罕见病药物商业化开发的平台型企业,致力于为中国罕见病患者提供先进的治疗药物和解决方案,缩短中国与发达国家和地区在罕见病诊疗方面的差距,解决中国罕见病领域未满足的医疗需求。

针对药物和前沿治疗手段的需求,曙方医药目前已与专注于开发中枢神经系统(CNS)的孤儿药生物技术公司 Minoryx Therapeutics 就罕见病药物Leriglitazone达成独家授权协议。据了解,Leriglitazone是Minoryx公司开发的一款新型口服选择性PPAR-γ激动剂,有望成为全球首个填补X-ALD疾病领域空白的治疗药物,此前已在美国和欧洲分别获得治疗X-ALD的孤儿药认定,并在美国FDA获得快速通道认定和儿科罕见疾病认定。 

此次授权合作,让曙方医药获得Leriglitazone治疗X-连锁肾上腺脑白质营养不良(X-ALD)(一种罕见且危及生命的神经系统疾病)在中国内地、香港及澳门特别行政区的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益。严知愚认为,该合作进一步夯实了曙方医药在神经系统罕见疾病领域的产品管线,展示出公司解决中国罕见病领域巨大未满足临床需求的坚定决心。

在严知愚看来,经过多年发展,中国罕见病领域正面临新的挑战。以肺动脉高压为例,目前该疾病的主流治疗药物皆已纳入医保报销。但对于患者来说,有药可医只是第一步。“现在医学进步很多,一些罕见疾病可以慢性化,病人可长期带病生存,能够保持良好的生活质量,甚至能够正常工作。”

在这一过程中,患者的疾病管理就显得尤为重要。“我们经常听到专家们提及希望更多、更好地开展病人的随访工作,但长期、规律、规范的随访工作要求很高,”严知愚认为,目前罕见病医疗资源仍然较集中,而病人分散程度高,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使这一问题显得更为严峻。物流、交通和医院接诊服务的短期变化,使得需要长期疾病管理的患者群体不知所措。在看到这一情况后,严知愚带领团队迅速上线了服务患者的微信公众号平台,以及时给患者提供有益的信息帮助。

据曙方医药患者支持副总监肖磊介绍,该微信平台一方面邀请权威专家为患者提供图文或视频形式的知识科普,介绍疫情期间疾病管理方法;另一方面作为患者求助通道,帮助其解决实际困难,比如联系医生、药房或药品。

严知愚看来,中国在罕见病领域药物临床研究方面具有很大优势——人口基数大,病患总人数多;大多数患者为首次治疗,是临床试验的理想对象;多年医疗积累下,完善的临床实验法规及临床实施能力……“单看每一点,好像也不特别,但是当把这几个优势综合起来的时候,就是中国的巨大优势。”严知愚总结道。

因此,曙方医药计划未来还要推动中国患者早期介入临床实验,这样就能大大提高境外药物上市速度。严知愚表示,“未来我们可能会引进一些尚处于临床中、早期项目,以此促进国内罕见病临床研究,给行业再添一把火。”

曙方医药的英文全称是Sperogenix Therapeutics,“Spero”在拉丁语中有“希望”之意;而“曙方”为“曙光”和“方向”的合成词,意为“曙光照亮的方向”,皆有其美好的指向。而严知愚的希望,是未来能够有更多企业和从业者进入罕见病领域,“大家一起来努力,集体为行业赋能,才能带来最好的罕见病诊疗服务。”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罕见病,药物商业化开发,平台公司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