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专家潘宏铭教授:黑色素瘤治疗路在何方?免疫疗法点亮希望

2020
10/09

+
分享
评论
杨亚平 熊粤姣 / 健康界
A-
A+

免疫治疗的出现为黑色素瘤患者带来一线生机。

“朱砂痣”在人们的印象中是一个美丽的词,这三个字仿佛天生自带朦胧的诗意。但是并非所有的“痣”都如此美好,有一种痣具有非常大的迷惑性,甚至危及生命,它就是黑色素瘤。

还记得《非诚勿扰2》电影中的李香山吗?他就是因脚底长了黑痣没有得到及时诊治,被诊断为黑色素瘤之后最终放弃治疗,等待生命的结束,让无数人唏嘘不已。那么,黑色素瘤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疾病,应该如何治疗?

图源:图虫创意

患者5年生存率仅为4.6%

黑色素瘤是由黑色素细胞的恶变而产生的一种肿瘤,发病率虽低,恶性程度却往往很高,可以发生在皮肤、肢端、黏膜(消化道、呼吸道和泌尿生殖道等)、眼葡萄膜、软脑膜等不同部位或组织。晚期黑色素瘤可累及淋巴结和其他组织器官。研究显示,中国人群IV期黑色素瘤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为4.6%,治愈率极低。

过度接受紫外线照射是皮肤黑色素瘤的明确病因之一,另外光敏性皮肤易生雀斑、有大量普通痣或发育异常痣及皮肤癌家族史等的人群被认为是高危人群。亚洲包括我国黑色素瘤患者的发病部位多位于足跟、手掌、手指、足趾和甲下等接触紫外线较少的地方,其病因尚不明确,或与对色素痣不恰当的处理(如冷冻、激光、刀割等)、外伤、慢性机械刺激等因素有关。

CSCO黑色素瘤专委会副主任委员、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副院长、肿瘤内科主任潘宏铭教授告诉健康界,“恶性黑色素瘤因为发病率相对较低,在我国,仅为十万分之零点九,所以关注的医生不多,专家少,而且它分布在各个科室,为黑色素瘤的诊治带来了困难。”

恶性黑色素瘤诊断路线(黑色素瘤诊疗规范2018年版)

健康界了解,罹患黑色素瘤后对患者产生无法忽视的负担,严重威胁患者的生命安全。曾有定性研究表明,41%晚期黑色素瘤患者出现情绪问题,包括焦虑、担心、窘迫、害怕、担忧死亡;同时28%的患者出现不同程度的生活方式或社会活动受限。

免疫疗法带来“曙光”

谈起黑色素瘤治疗的现状,在临床深耕多年的潘宏铭教授介绍,目前黑色素瘤并没有专属的科室,往往是疾病发源哪里,就按哪个组织器官的疾病治疗。“起源于皮肤的当然是皮肤科;有些肢端的黑色素瘤需要截肢,这个时候就需要骨科的介入;黏膜的黑色素瘤则分布更为广泛,起源于眼底的去眼科,肠道则去找消化内科、气管的就到呼吸科或者胸外科......这些都导致黑色素瘤早期发现难、规范诊治难、培训专家难。”潘宏铭教授指出,很多患者发现黑色素瘤的时候往往已经是晚期了,晚期黑色素瘤采用传统的放化疗效果很差,化疗的有效率只有10%左右,较其他恶性肿瘤的预后差。

随着现代医学技术的进步和发展,近年来黑色素瘤的免疫治疗和靶向治疗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众所周知,BRAF是黑色素瘤中最常见的突变致癌基因,临床研究发现,中国的晚期黑色素瘤患者中发生BRAF(V600E)突变比例仅约20%-25%,并且很容易产生耐药性问题,只能控制病情,患者容易出现复发。

值得庆幸的是,免疫治疗的出现为患者带来一线生机。

“我们早期曾参与的研究数据显示,经过免疫治疗的患者生命周期可延长至8年,甚至有望实现患者治愈。”针对黑色素瘤的免疫治疗,潘宏铭教授表示,“黑色素瘤是一个免疫原性很强的肿瘤,新抗原比较丰富。近年来医学界也一直在黑色素瘤中探索免疫治疗的可能性。黑色素瘤是应用免疫治疗最早且最成熟的恶性肿瘤,从早期的干扰素、白介素,到后来的浸润性T淋巴细胞,再到后来的CAR-T、TCR-T都率先在黑色素瘤治疗中取得了进展。”

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以PD-1/PD-L1单抗为代表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成功运用。潘宏铭教授指出,目前国内获批用于晚期黑色素瘤治疗的两种抗PD-1抗体,分别是进口的帕博利珠单抗和国产的特瑞普利单抗,均展示出了较好的疗效,实现重大突破。

图源:图虫创意

国产PD-1抗体治疗惠及患者

那么,国产和国外PD-1抗体在治疗效果上有何差异?潘宏铭教授表示,两者针对的靶点相同,都是PD-1单抗类药物,但是特瑞普利单抗是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原研I类新药,其与帕博利珠单抗分子结构、氨基酸序列不同,结合的位点、抗体的半衰期也有差异,但两种药物的疗效相当。

2020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指南推荐特瑞普利单抗用于黑色素瘤一线、二线及辅助治疗(无论有无基因突变)。

今年3月27日,特瑞普利单抗联合阿昔替尼的治疗方案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孤儿药资格认定。“我们中国自己研发的药物、研究的方案,能够得到FDA的绿色通道认定,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潘宏铭教授自豪地说道。

国产特瑞普利单抗的上市,为中国黑色素瘤患者带来了福音。潘宏铭教授认为国产特瑞普利单抗的应用前景广阔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特瑞普利单抗的应用延长了患者的总生存期。研究表明,特瑞普利单抗在中国黑色素瘤患者中(入组患者以中国黑色素瘤人群中更常见的、但相对皮肤型更为难治的肢端型和黏膜型为主),客观缓解率高达17.3%,患者总生存期达到22.2个月,在数值上比进口同类药物延长了10.1个月,突破性改变了国内晚期黑色素瘤患者生存状况;

(2)更符合国人需求。作为中国首个获批上市的PD-1单抗,特瑞普利单抗在中国人群中具有更加丰富的循证医学依据。中国黑色素瘤亚型与西方差异巨大,西方绝大多数都是皮肤型黑色素瘤,而在我国更多的是肢端型和黏膜型,较皮肤型更难以治疗,更具有侵袭性,容易出现远处转移。黑色素瘤领域的领军者郭军教授团队创新性地进行了特瑞普利单抗联合阿昔替尼治疗黏膜黑色素瘤的研究,使黏膜黑色素瘤的疗效从约10%大幅度提升至约50%;

(3)可及性强。特瑞普利单抗的定价考虑到了患者的实际负担,年治疗费用不到进口同类药物的三分之一。

不过,由于目前肿瘤免疫药物费用仍然相对较贵,还是让许多普通收入的患者对该药望而却步。而医保支付是能让更多中国患者获益的途径,潘宏铭教授认为,国产的抗PD-1单抗若能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减轻患者用药费用,才能真正实现更多患者受益。“在黑色素瘤领域,目前国家医保目录只纳入了化疗和靶向药物,覆盖到一小部分人群,如果能够纳入免疫药物,特别是国产的免疫药物,我认为未来可期。”

图源:图虫创意

最后,潘宏铭教授呼吁,对于恶性肿瘤来说最关键的是预防。主要注意以下几点:

(1)提高警惕,及时就医。出现黑痣,尤其黑痣上面出现毛发脱落,颜色发生变化,边界不规则、增大或者有出血溃烂,要尽快到正规医疗机构找有经验黑色素瘤专家明确诊断、及时干预;

(2)注意生活方式,避免在阳光下暴晒;

(3)爱美要适度。潘宏铭提醒,点痣需要谨慎,也不可“手欠”轻易抠痣,这些都容易让黑痣发生恶变。“年轻人爱美的同时要关注自己黑痣的变化,以防黑色素瘤‘潜伏’。”潘宏铭教授也建议,“如果医院有黑色素瘤的多学科诊治团队,就能够更科学合理的为患者制定一个个体化的治疗方案。”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黑色素瘤,潘宏铭,PD-1抗体,免疫治疗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