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达健康管理,后接健康险万亿蓝海,网络互助平台打开想象空间

2020
09/28

+
分享
评论
申佳 / 健康界
A-
A+

这是对背后极富想象空间的蓝海市场的预先争夺战。

从2011年国内首个网络互助平台“抗癌公社”成立至今,10年时间里,大病筹款网络互助行业已发展到1.5亿的客户规模。根据蚂蚁集团研究院《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预计,2025年这一数据将达到4.5亿人,覆盖中国14亿人口的32%左右。

按照大病网络互助金总额在全社会大病医疗费用的占比统计,2019年网络互助将全国大病医疗费用平均保障水平从60%提升到60.73%,贡献度为0.73%,预计2025年贡献度将上升到3%。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在全民医保和商业健康保险之外,基于互联网数字技术兴起的网络互助,正在成为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一支补充力量。

这支补充力量有如星星之火,正借此进入以医疗支付为枢纽的对医疗健康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整合中,上可达前端健康管理,后可接健康险万亿蓝海,这是一个尚待挖掘的新战场,也必将引发对这一极富想象空间的蓝海市场的争夺战。

网络互助平台切入慢病

今年的疫情让民众在线医疗需求激增,网络互助平台也藉此实现了商业链条的延伸。日前,轻松集团将旗下“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提升至集团发展的重要战略位置。“在此之前,(我们)就密切关注用户需求动向,已完成这一赛道的初步卡位。”轻松集团方面表示。

据了解,肝病专家、医生可在此平台为3亿肝病患者提供在线诊疗、处方开具、在线取药等健康服务。轻松集团(  )表示,肝病只是切入点,还将不断探索边界,整合线上线下资源,不断升级迭代、扩大病种范围,最终要落地全面的慢病管理服务。

为此,轻松集团在2019年就和众惠相互、丁香园、中康资讯、美年大健康成立全球首个慢病管理联盟,通过整合健康保障平台、健康资讯、保险公司、健康体检机构资源优势,为慢病用户构建的一体化干预及管理机制。而现在的慢病管理联盟2.0,引入线上医药服务企业叮当快药,升级为慢病管理闭环。

今年5 月,另一家网络互助平台——支付宝旗下的相互宝发布了独立的“慢病互助计划”,三高、心血管病、肾炎等八大类慢性病人群可以在这个新计划中进行互助,获得防癌保障。相互宝根据年龄, 39 周岁以内用户的保障额度为 30 万,40- 59 周岁用户为 10 万。

这是相互宝继大病互助计划、老年防癌计划之后,推出的第三个独立的互助计划。这三个互助计划之间独立运行、独立分摊,互不影响。

业内另一互助平台也在不久前更迭了口号,从要做”中国最领先的保险保障平台“升级成为”中国最领先的健康保障平台“。其CEO表示,希望以平台的方式整合不同的产品服务,做医疗和健康管理相关服务的整合,为用户提供更广泛的健康保障服务,发展健康战略。

很显然,网络互助平台纷纷切入慢病市场,发力健康管理,意在拓展产业链,向前端延伸。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4+7”带量采购、医保控费、两票制等政策影响下,企业产品销量、价格大幅下滑,部分产品落标,销售和利润压力下,与互联网医疗平台合作,通过数字化以及互联网等方式触达患者成为药企的出路之一。与此同时,互联网医疗平台与药企合作,通过提供慢病管理以及问诊等服务来获得收入。

当前,国内用户并未完全形成为互联网医疗服务买单的习惯。赵衡认为,慢病管理平台可以赚钱的部分仍在卖药环节,而平台对服务收费直接影响了后端的卖药环节。此外,慢病管理平台的药品品类要全,慢性病患者不会因为平台有免费的健康管理而更换用药,因此平台还需要拓宽合作药企的数量。

医疗互助和商业保险”互补“

今年2月,政府下发《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将医疗互助正式纳入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称,网络互助行业对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补充作用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对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覆盖面发挥重要补充作用;二是参与门槛低,可及性很好;三是对由于重大疾病家庭成员导致陷入绝境的家庭具有明显补偿作用,可为有效防止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做出贡献。

比如,阳光保险集团与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共同启动的“粉红阳光·轻松爱-关爱女性”公益计划,就是旨在资助在轻松筹平台发起筹款的女性贫困乳腺癌患者。轻松集团CEO张科曾公开表示,很多人认为网络互助是在抢商业保险的生意,其实,前者不仅对后者不存在竞争关系,甚至已经从“互补”关系上升到“合作”关系。

张科认为,网络互助为没钱购买商业保险的人提供一种风险补偿方案。一直以来,我国中西部地区不是特别发达,线下“人对人”宣传保险效率较低,这也使得线下代理人需要向单个客户推销较高费用的产品才能实现利润,造成此前保险产品保费普遍较高。

事实上,低收入人群目前还是缺乏商业保险购买能力,而网络互助正好可以填补部分人群的风险管理空白,因为它门槛极低,有的甚至是零元门槛,这极大扩展了可支付的人群。张科提供的数字显示,网络互助出现5年多来已经覆盖用户3亿人,仅2020年上半年,已支出互助金超过90亿元。

其实,保险和网络互助的产品,在底层逻辑是完全不一样的。保险是B2C产品,“B”指的是保险公司,保险产品是保险公司和客户之间的契约,一旦触发理赔条件,保险公司需要按照合同,无条件为客户理赔。而网络互助是C2C产品,需要用户秉持“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理念,对互助事件进行分摊,运营平台本身不承担风险,但需要在每一个周期,公示告知客户账户扣款原因。

在有效提升全民保障覆盖率及保障水平的同时,壁虎互助创始人李海博认为,网络互助还是C端用户购买健康险的教育工具。不同于保险非常难做“买家秀”,网络互助由于有义务对用户进行公示,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就自动完成了对用户的教育和宣传。在他看来,网络互助是保障入门级产品,相当于理财平台的余额宝,会开启国民的保障意识。

然而,仅有网络互助还是不够的。“用户会逐渐认识到,还需要更充分的保障,便会主动考虑购买商业保险。所以,从网络互助往商业保险转化时,由于进行了深度教育宣传,转化效率一般非常高。”张科表示,网络互助平台希望与保险公司合作,共同为整个社会构建一个更全方位、更好的医疗保障体系。

新战场尚待进一步规范

无论是先行一步的网络互助平台,还是拓展网络互助业务的互联网,眼光瞄准的都是其后续对接的万亿健康险蓝海。而健康险在我国进展缓慢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极度依赖线下的代理人渠道。据了解,通过保险代理人销售的健康险占到60%以上。而随着互联网平台、内容运营平台等的发展,渠道正在变得越来越多样。对于最终用户而言,信息更加透明,既起到了市场教育普及的作用,也增强了投保意愿。

但是就在近日,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的一篇文章将一直处在风口浪尖的网络互助,再次推向了舆论的焦点。

“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这些负面叙述,为互助平台企业敲响了警钟。文章还表示,将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

随后,作为网络互助平台代表被点名的相互宝、水滴互助先后回应媒体,强调了平台的经营稳健,并表示期待监管更多指导,呼吁互助监管尽快落地。

“几年来,网络互助平台在发展的过程中确实有一些‘资金池’风险,关闭的平台也不在少数,甚至最近百度旗下的灯火互助成立不到一年就‘夭折’了,监管对于这个行业有担忧是很正常的。”一名网络互助平台高管表示。

早些时候,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批准发布了全国首个《网络互助团体标准》。该标准由蚂蚁金服牵头,联合了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保险研究所互助保障研究中心、阿里健康等多方研究制定。

在这个网络互助行业标准中,首次提出了互助平台的“四要一不要”原则:要实名制度、全程风控、审核独立、公开透明,不要资金风险。对于资金池问题,该标准建议互助平台选择无资金池形式,或者在有资金池的情况下,设立相应的资金托管制度,确保资金安全。

这一标准,能否为未来国家标准提供参考还有待观察。但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政策研究室主任陆强华认为,疫情之后,大家会普遍重视医疗保障,网络互助业务发展满足了广大人群,特别是中低收入人群的保障需求,可能会迎来新一轮的发展。这一标准或许能成为网络互助行业下一轮发展中的重要指引,成为行业进入规范有序发展的号角。

变局之际,必有洗牌。这是在互联网巨头藉由医疗支付体系的变革创新时点,将原本拥有的巨大流量进行精准过滤,即通过互助平台筛选出关注健康,对医疗支付有危机感,且有一定支付意愿但支付能力不高的用户,借此进入以医疗支付为枢纽的对医疗健康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整合,上达前端健康管理,后接健康险万亿蓝海。

这是一个新战场,也是对背后极富想象空间的蓝海市场的预先争夺战。

欢迎添加作者微信就相关问题进行讨论: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
网络互助,轻松集团,相互宝,水滴互助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