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护险1/6.3万的故事:有一种照拂,温暖你我每一个人

2020
09/27

+
分享
评论
唐闻佳 / 文汇网
A-
A+

这个专业而富有温情的体系,照亮着每个人的归途。

如果生命是一趟单程列车,这趟旅途中,总有些人愿为你点亮路上的灯。

在上海,长护险护理员就是如此温暖的所在。

陈辉,49岁,长护险护理员,从业两年。

陈辉跟随在沪打拼的先生来到上海,在职业上,她的选择说多也多,说少也少,兜兜转转,陈辉成为了一名长护险护理员。

这份工作有专业的成分在,但更多时候需要的是踏实,是肯干,以及对老人的热心肠。

每天清晨5点,随着闹钟响起,陈辉起床,她每天的“第一单”任务是6点半左右赶到上海市中心的一户老人家里,给老人做晨间护理。

用开水兑着凉水,陈辉用手触摸着水温,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温水擦脸、梳头、擦身……老人卧床,没法起身,床沿边的陈辉,要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其实需要保持蹲马步的姿态。

一个小时的服务时段,一点不宽裕,陈辉有节奏地完成每一项操作,做完第一单,她已满脸是汗。

“现在上海入秋了,夏天的时候,我这衣服一上午就得湿好几回。”陈辉说着,有点不好意思。

由于在一个区域内服务,电瓶车是陈辉重要的交通工具。打开车的后备箱,简直是一个小卖部,一大包馒头、真空腌牛肉、饼干等等。

“我们这活消耗大,容易饿。”陈辉说。

这天的午饭,陈辉吃得简单,但注重营养搭配,她给自己的米饭里加了玉米粒、胡萝卜丁,一早炒了刀豆、卷心菜炒肉,菜一盒,饭一盒,拌着吃。

由于好口碑,找她的家庭越来越多,目前基本保持在一天8户,上午4家,下午4家。

清晨通常是晨间护理内容,一小时的服务结束,老人可以干干净净迎来崭新一天,白天的服务内容大多是压疮护理、手足部清洁等基础护理。根据老人需求,陈辉也可以提供指甲护理、协助进食、协助翻身扣背排痰……当一个人因为年龄或疾病的关系被“困”在一张床上,原本看似再平常不过的动作也变得异常艰难,需要人帮助。

最后一档晚上6点的单子,通常是晚间护理,一小时的基础护理完成,老人可以清清爽爽、舒舒服服地睡下了。

“如果没有她,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一名80多岁的老人家这样告诉我们。他的老伴是长护险护理对象,已卧床五年。

“我们也有小孩,都在上海,也不是说不孝,但真的照顾不到,他们都要上班,也住得不近,还好有她(陈辉)在。”老人家说,一个老人照顾另一个老人,有心无力了,“她以前很厉害的,是女强人,家里家外都是她操办,小孩的衣服都不用买,她自己做……年轻时,她管我们,现在只有我们管她了。”

陈辉从业两年,至今记得第一户服务的人家:2018年8月21日,她第一次入户,看到一名90多岁的老太太躺在床上,掀开被子的那一刻,陈辉落泪了。

老太太很干瘦,后来才知道她只有68斤,身上还有很多因为长期卧床导致的压疮,子女也很着急,苦恼。

老太太就此成了她每天都要上门的“重点客户”,洗脸、梳头、擦身……老太太很快也认识她了,喊她“小辉医生”。老人家有力气的时候还会给陈辉留一杯温水,等她上门。

陈辉服务了4个多月,老太太终究还是离开了人世。这个消息是老太太的家人后来特地跑到护理站告诉陈辉的。

那一刻,陈辉伤心,也感动,这家人把她当成了一份子,认为需要告诉她这个消息。

老太太走了,却把陈辉坚定地留在了护理员队伍里。她说,正是这第一个服务对象让她感觉这份工作不是微不足道,而是太重要,太神圣了。

全国首批开展长护险试点有15个城市,上海位列其中,大城养老,率先探路。

截至2020年6月,上海的长护险服务失能老人数已达39.1万人,全市有长护险定点护理服务机构1173家,纳入长护险登记的各类养老护理服务人员6.3万名。

陈辉,正是1/6.3万。

陈辉的背后,6万多名长护险护理服务人员,今天服务的或许是我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亲、母亲,明天,也可能是我们自己。

谁都有父母,谁都会老去,大城之下,长护险是一个包裹着暖意的体系。

这个专业而富有温情的体系,照亮着每个人的归途。

本文转载自文汇网,作者唐闻佳。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长护险,护理,上海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