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 News:胖子比瘦子感染SARS-CoV-2更致命,肥胖症患者感染死亡可能性高达48%

2020
09/14

+
分享
评论
探酶 /  E探索医学
A-
A+

自大流行开始以来,数十项研究报告称,许多COVID-19重症患者都是肥胖者。近几周来,随着大量新的数据统计研究巩固了这一联系,并表明即使只是超重的人也处于较高的风险中,这种联系变得更加突出。

今年春天,一名男子,在经历了数天类似流感的症状和发烧之后,来到了佛蒙特大学医疗中心(University of Vermont Medical Center)的急诊室。他很年轻,才30多岁,一直很健康,经营着自己的小生意,但他患有严重的肥胖症。当时,COVID-19检测呈阳性,并且呼吸越来越急促。

他被直接送进了重症监护室(ICU),几个小时后就开始使用呼吸机。两个星期后,他去世了。

该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的医学主任,肺病重症监护医生MaryEllen Antkowiak回忆说,他是一个年轻、健康、勤奋的人,他患病的主要风险因素是肥胖。

自大流行开始以来,数十项研究报告称,许多COVID-19重症患者都是肥胖者。近几周来,随着大量新的数据统计研究巩固了这一联系,并表明即使只是超重的人也处于较高的风险中,这种联系变得更加突出。

8月26日发表在《肥胖评论》(Obesity Reviews)上的首个此类元分析(metaanalysis)中,一个国际研究团队收集了大量经同行评审论文中的数据,这些论文共收集了39.9万名患者。他们发现,与体重正常的人相比,感染SARS-CoV-2的肥胖症患者住院的可能性高113%,住进ICU的可能性高74%,死亡的可能性高48%

来自Science 消息,为什么COVID-19在肥胖症患者中更致命,即使他们还很年轻。一系列的生理和社会因素导致了这些可怕的数字。肥胖症的生物学特征包括免疫力受损、慢性炎症和血液容易凝结,所有这些都会使COVID-19病情恶化。而且因为肥胖被如此污名化,肥胖者可能会避免医疗护理。

佛蒙特大学研究肥胖和肺病的医学科学家Anne Dixon称,早期我们并不了解肥胖患者的主要风险因素是什么。直到最近,我们才意识到肥胖的毁灭性影响,尤其是对年轻人的影响。这可能是COVID-19在美国造成毁灭性影响的原因之一,美国有40%的成年人患有肥胖症。

与正常体重的人相比,肥胖人群更有可能患有其他疾病,包括心脏病、肺病和糖尿病,这些疾病是导致COVID-19严重的独立危险因素。他们还容易出现代谢综合征,血糖水平、脂肪水平或两者都不健康,血压可能很高。杜兰大学最近对287名住院的COVID-19患者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代谢综合征本身大大增加了ICU住院、通气和死亡的风险。

但格拉斯哥大学心脏病代谢疾病专家Naveed Sattar说,根据几项针对年龄、性别、社会阶层、糖尿病和心脏状况进行调整的研究,就其本身而言,BMI(身体质量指数)仍然是严重COVID-19的一个强大的独立危险因素。

这种影响波及到美国32%的超重人群。上个月,Genentech的研究人员以预印本的形式发表了迄今为止对美国COVID-19住院患者规模最大的一项描述性研究。该研究发现,在近1.7万名COVID-19住院患者中,77%的人超重(29%)或肥胖(48%)

PS: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定义,BMI指数在25到29.9公斤/平方米之间的人属于超重,BMI指数在30或30以上的人属于肥胖。

另一项研究统计了英格兰逾33.4万人的COVID-19住院率。上个月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尽管BMI在35或以上的人群中达到峰值,但当一个人进入超重行列时,这个比率就开始上升。第一作者的伦敦大学学院的运动生理学家Mark Hamer表示,许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慢慢进入了超重的行列。

使肥胖者易受严重COVID-19感染的物理病理学是从力学开始的:腹部的脂肪向上挤压横膈膜,导致位于胸腔下方的大肌肉撞击肺部并限制气流。肺容积的减少会导致肺下叶的气道塌陷,在这里供氧的血液比上肺叶更多。如果患者已经开始这种不匹配,这样情况将变得更糟。

其他问题使这些力学问题复杂化。首先,肥胖症患者的血液有增加的凝结倾向,这在感染期间尤其严重,在严重感染时,会单独使肺部的小血管产生凝块。

伦敦盖伊医院和圣托马斯医院的凝血专家、医学家Beverley Hunt说,对于健康人来说,“血管中的内皮细胞通常会对周围的血液说:‘不要凝结’,但是“我们认为信号被COVID改变了,因为病毒损伤了内皮细胞,而内皮细胞通过激活凝血系统对损伤作出反应。

再加上肥胖,凝血风险就会激增。Hunt 表示,对于COVID-19的肥胖患者,血液非常粘稠,这是他从业多年以来见过的最粘稠的血液。

费尔菲尔德大学(Fairfield University)的营养学家Catherine Andersen说,肥胖症患者的免疫力也会减弱,部分原因是脂肪细胞渗透到免疫细胞产生和储存的器官中,比如脾脏、骨髓和胸腺。我们正在失去了免疫组织,取而代之的是脂肪组织,这使得免疫系统在保护身体免受病原体侵害或对疫苗做出反应方面的效率降低。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研究肥胖和免疫力的Melinda Beck表示,问题不仅是免疫细胞的减少,还在于免疫细胞有效性下降,

Beck在对肥胖小鼠如何对流感病毒做出反应的研究表明,一种叫做T细胞的关键免疫细胞“在肥胖状态下无法正常发挥作用”。它们减少了有助于破坏被病毒感染的细胞的分子,而且感染后留下的“记忆”T细胞团(这是中和同一病毒未来攻击的关键)也比健康体重的小鼠要小。

Beck的研究表明,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人类身上:她发现,接种过流感疫苗的肥胖人群感染流感的风险是接种过流感疫苗的健康体重人群的两倍。这意味着SARS-CoV-2疫苗的试验需要包括肥胖人群,因为“冠状病毒疫苗对这些人可能不那么有效。”

除了对感染的反应受损外,肥胖症患者还患有慢性、低度炎症。脂肪细胞分泌几种引发炎症的化学信使,称为细胞因子,还有更多的来自称为巨噬细胞的免疫细胞,巨噬细胞会清除死亡和垂死的脂肪细胞。这些效应可能会加剧失控的细胞因子活性,而这正是严重COVID-19的特征。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研究宿主对病毒感染反应的免疫学家Ilhem Messaoudi表示,这样最终会造成大量的组织损伤,招募太多的免疫细胞,破坏健康的旁观者细胞。对于肥胖带来的额外风险,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免疫介导的。

COVID-19在肥胖症患者中的严重程度有助于解释该流行病在某些群体中造成的不成比例的死亡人数。

科罗拉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医学人类学家Spero Manson表示,在美国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例如,贫穷、缺乏健康食品,缺乏健康保险,穷人和锻炼机会差等因素共同导致“肥胖率…非常高”。肥胖“与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所有其他[疾病]有关,使其更容易感染严重的COVID-19。

此外,大量文献表明,肥胖症患者可能会因为担心受到歧视而延迟就医,从而增加了患严重疾病或死亡的可能性。哈佛医学院和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的肥胖医学科学家Fatima Cody Stanford说:“经历过体重歧视的病人不太可能去寻求治疗,也不太可能去寻求进一步的治疗,因为他们觉得在医疗保健环境中不受欢迎。”

她补充说,迫切需要针对此问题进行特定于COVID-19的研究。Stanford说:“我们不知道社区中有多少人正在死去,而他们却没有活下来。也许是由于他们的体重或种族,这是美国两种最普遍的污名形式。”

肥胖行动联盟副主席Patty Nece表示,对于肥胖者来说,额外的风险增加了心理负担。她的焦虑完全加剧了,由于压力,她最近又增重了30磅,而在大流行之前,她减掉了100磅。

关于如何治疗COVID-19肥胖患者的数据很少。美国国家体重与健康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Weight and Wellness)主任、肥胖医学医生Scott Kahan说,已发表的证据支持为这类患者提供更高剂量的抗凝剂。但是,对于是否以及如何调整remdesivir和地塞米松等其他治疗方法,人们知之甚少,部分原因是肥胖患者“经常被排除在临床试验之外,”,COVID-19的治疗试验应尽可能包含高BMI人群。

Messaoudi说,肥胖的人应该格外小心,避免生病。戴上口罩,勤洗手,避免大型集会。

此外,剑桥大学MRC代谢疾病研究室主任Stephen O'Rahilly说,此外,锻炼和单独减肥可以改善肥胖者的代谢健康,并且这样做可以减少他们被感染后出现严重COVID-19的机会。

来源:Science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肥胖,肥胖症,COVID-19,BMI,超重,病毒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相关文章

推荐课程


社群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打赏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